天上掉下来的馅饼都是有毒的!(上)

96
庄13台妹PKGIRL
2015.05.18 21:29* 字数 8117

这是一篇真实的服装电子商务集团公司职场狗血故事,因为故事稍微有一点点长,但又不是那么太长,所以分成上中下三集,有兴趣请慢慢看看吧!

~故事的开头~

可能要先交代一下背景,话说2013年年底时,本来在某大地产开发集团子公司的产品研发中心作项目策划总监的工作,年底时一方面因为要办婚礼,另一方面因为公司2013年一直没签下项目,所以整个子公司团队被检讨,集团总部要对子公司的人员结构作些调整,当初带我进公司的大主管也可能有异动,所以...六个月试用期满时,我自己主动提了离职。

辞职回家办完婚礼又休息了半年,这半年里,也是我爱上大众点评社区的开端...每天睡到自然醒,吃吃喝喝玩玩写写,生活好不惬意...但是闲久了总会腻的,就像工作久了也会觉得烦想休息,于是2014年中的时候,我又动了重回职场的念头。

世间的事情就是这么奇妙...当你起心动念,往往老天爷就会这么巧地帮你安排机缘,不管示好是坏........

想要重回职场,我连51job都还没开,就发了条朋友圈,说打算重回职场,过两天,微信上一位朋友敲了我,告诉我他公司在找人,要找个电商的主管,问我介绍人,问了问工作内容性质,负责的项目跟公司未来的方向,外加问了薪资水平,我半开玩笑地回他:「以你说的这种要求以及要负责的内容那么多,我认识的人里好像只有我最符合要求,但是我太贵了,你们这薪资若是翻倍,我就来作。」

原本只是半开玩笑的话,没想到我朋友当真了,立马跟我要了简历,发给他人在香港的老板,说真的,当时我不觉得会成,因为...翻倍耶...一般都不会接受的吧!?

结果没想到,看完我的简历以后,这位人在香港的老板大喜,立马请我朋友安排面试,本来是要等老板从香港回来的,没想到,这老板急阿!竟然就决定用电话加上视频面试了,但是碍于网速慢,于是...所谓的视频面试,是指把视频打开,看了我的长相一眼,然后接下来就都用电话面试了~

第一通电话面试之后,基本上老板已经当场决定要用我了,就让我朋友开始跟我谈薪水,不过也基本同意我开出的薪资条件,一毛没砍,急吼拉吼的马上就订了让我到职的日子,然后开始各种安排电话沟通,前期的公司环境人员认识之类的...

当时说好的职位,是集团上海分公司的营运总监(COO),但其实当时上海分公司里已经有一位营运总监(这里叫他L)了,而且来头也不小,跟我还曾经有些渊源,这位营运总监之前是在某知名台湾企业的品牌里面作电商营运总监的,当时在业界也是风风火火挺有名气的,后来因为一些事情,所以从该企业离开,沈潜一段时间又被这家公司的老板找来上任,之所以说有些渊源呢...是因为台妹PK当年刚来上海工作时待的那间台湾人开的电商公司(对!就是我一年前在上海818曾经8过的欠款欠薪上亿倒闭的那间公司),里面有个台湾人总经理,后来跑到了L工作的这个公司,取代了L的位置,接替电商营运总监的位置,也就是把L给踢走了,当时两间公司的人员彼此是认识的,更何况电商圈子这么小,所以L也听过我的名字....

有这样的背景,老实说我对于跟L一起担任上海分公司的营运总监是有顾虑的,虽然说个别负责不同的项目跟方向,但是头衔都是营运总监,双头马车本来就难跑,更何况...有历史渊源在,所以在还没进这间公司前,我就先跟L打过照面聊过也沟通过,先友好一番....

本以为,应该就这样进了公司,和L一起推展公司业务了,没想到,在我进公司前几天,大半夜里,凌晨十二点半,老板从香港打了电话来,气急败坏没头没脑的跟我数落了一大堆L的不是.....

好像是说L能力不行,L拖延业务,L仗著公司团队是他建立起来的,威胁老板如果老板要削弱他的权力,那他会带所有人走,更严重的是,老板还透露他怀疑L和他底下的团队有贪污嫌疑,于是老板告诉我,为了让我进公司后好做事,做的也开心,不用搞人事斗争,他作了决定:「即刻开除L!」当时我就傻了...真是电光火石阿!

这是发生神马事情....也太腥风血雨了吧!!!

于是,从我接到我朋友跟我说他公司要招人,到老板面试我,到我过完生日8/14入职,短短半个月的时间内,我就成了这个港资上市公司大集团上海分公司的营运总监COO,而且说的夸张点,因为我老板基本上不在上海,然后L又被开除了,于是上海分公司我作主,行政、财务、公章也都我一把抓,说白了...我其实就是上海分公司总经理了...Orz

2014年8月14日起,我开始了我职业生涯当中(自己创业的不算),第一次职务最高权力最大但同时也最短命的一段工作经历........

~新官上任第一天~

入职的日子到了,怀踹著不安的心情,依照老板的指示,入职日当天近中午我到了公司,为何要到中午才到呢?因为老板说...他要先派人进公司整理被开除的L留下的东西,然后安抚一下公司内部情绪...

这第一天到职,就展开了风风火火的一天,老板召开全公司会议,让全公司的员工认识我,接著又叫来了会计财务,还有总公司的董事长特助、行政总监都一起,把整集团全公司的行政人事、业务划分、财务状况全部都跟我说明了一遍,接著又解说了一大堆的项目规划以及执行进度,信息量虽大但基本上还是能消化,唯独一点不明白,在老板各种跳跃性思考以及资讯沟通当中,提到了集团的股东结构时,我整个听的云里雾里,接下来又提到公司所拥有的品牌在天猫上开的店,帐目结算不清?

原来天猫的款项是汇到集团投资股东之一的公司帐户里,因为该品牌原本属于这个股东公司旗下,后来因为合资创立集团,所以该品牌的网路经销权交给了集团,并归到了上海分公司的业务项目旗下,但是因为天猫的帐号注册所属公司和银行帐号无法换,加上各种各样的原因,所以天猫上销售的收款迟迟没有入上海分公司的帐目当中?

当讨论到这个议题时,老板开始语焉不详了,一下说没事,还没汇入那是因为还没跟股东公司对帐,双方还有欠款关系;一下又说最好还是有备案要准备开新的天猫店,以免大家撕破脸....

听到「撕破脸」三字我就傻了,撕破脸?不是集团投资股东之一吗?怎么会撕破脸勒?

这是我第一天到职,整个集团的结构和过往故事都还没搞清楚,一时之间还真不知道如合理解老板这番话,正想多问两句深入了解,老板又风风火火地拉著特助和财务们离开公司,留下我一肚子的疑问......

虽然我心里有疑问,我还是依照著和老板讨论的规划跟进度开始进行公司各项人事、工作的整顿,没想到,入职第一天,老板告诉我的这一小段话,竟然是未来各种狗血事件的开端.............

~莫名封仓事件~

个么接续前面说的,新官上任的我一进公司不免俗地就开始了解公司里的各种项目进度和人事状况啦!

基本上,在我进公司的当下,公司里的状况是这样的,2014年初上海分公司刚成立,然后前任营运总监L,负责搭建起公司的所有行政、财务、人事架构,并且拓展业务,这个工作量是相当大的,而且不只是业务方面的工作,行政阿、财务阿、人事这些事情也占据他很多很多的时间,导致业务的推展和业绩不甚理想,这也是我老板一直诟病的,但说真的同样身为执行人员,我相当理解L当时的难处...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前朝臣子犯下的错误,我肯定不能再走一样的道路,更何况我还要面对L留下来的团队所会产生的反抗心里.....

是的!前面说了上海分公司团队是L创建出来的,意思就是说,整个电商运营加上客服部门团队,全部都是L的人,包括电商运营部门的主管,也是跟了L很多年的老部下老同事,包括L在内,一整票人都是从五湖四海外地来上海努力打拼的小年轻,还有甚至是老乡、亲戚的,那大家知道的阿!团队老大莫名其妙被老板一夕撤换,然后又空降了一个脸生的台湾籍主管,他们谁会服?

我心里有准备,所以也不打算用高压政策去管理,一开始就理性怀柔,一一跟大家沟通工作内容,强调我是来帮助大家解决问题的,并且主动协助每个小主管重新规划下半年度的营销计画,教他们怎么处理眼前各种遇到的疑难杂症,公开公正平和的态度,也算是在困难重重的状况之下,开个比较好的头...

没想到才进公司不到一周,正当我和所有人都沟通好接下来的工作方式,第一件狗血状况发生了,我老板前脚才刚离开上海回深圳、香港,后脚上海分公司位于杭州的货仓就出状况了!

前面说了,我公司是集团里的上海分公司,负责新媒体电商业务,以及从集团股东公司转移过来的数个品牌的网路经销权,但是大家知道的,卖东西的电商嘛~肯定是要有仓库的!那是需要很大的空间的,像上海市区这种寸土寸金贵的要死的地方,是不可能有仓库的,那怕是我当时那公司位置是在虹口,这种地价相对便宜的地方,于是,为了节约成本,上海分公司的仓库是设在杭州萧山的,那里有集团股东之一,也就是我说的原本拥有这些品牌的上市公司的大厂区,因为是集团投资股东嘛!厂区空间又大,于是就切割了一个厂房出来给我们公司当仓库了...

本来都是自家人,这种节约成本资源共享的事情很正常,就像是大家也常会遇到的,某某人家的小孩从老家去大城市里念书、工作,投靠在城市里有房子的亲戚,住在人家家里的一间房间里,付点意思意思的房租,搭个伙之类的,既节约成本也有人照应,这本是美事一桩,没想到,竟然闹出了各种事情....................

那天上班,我照样正常地早上早早到公司,泡上一杯咖啡吃著早餐,开始看著邮箱里所有汇报公事的信件...接著刷刷点评论坛,然后再发几封邮件,开了一两个小会,中午懒得外出,同事就帮我带中餐回来,没想到,这样平静的一个工作天,到了下午我却接到老板特助从深圳打来的电话:「PK杭州仓库被封仓了!」

嗄!?封仓!?啥情况...我只知道公司欠款付不出租金或是付不出货款,会被房东或是供应商堵住仓库门口封仓,就像我当年在那个倒闭的台商电商公司里遇到的事情一样,怎么一个财务体质健全且银行现金多多的公司也会发生这种事???

这实在太让我惊讶了,接下来杭州仓库主管的mail来了,封仓状况清清楚楚图文并茂地报告了,他如何在一早到仓库上班时,看到仓库大门被厂区另外上了一把大锁,以及杭州厂区老板(也就是集团投资股东之一)透过厂区主管员工说明,未避免有人私自偷运货物出厂,所以必须封仓的消息....

这下可好...搞电子商务的怎么能被封仓阿!每天都有订单每天都要出货的,这工作人员进不了仓库,货品也出不来,那就是全面被迫停止出货啦!要出事的~天猫要被客人负分滚粗,京东一号店也都要赔违约金的阿!

老板一句话:「PK你是上海分公司的头,杭州仓库也归在你下面管的,你要马上去杭州解决这事。」

于是我马上喊了公司的司机,当天下午直接奔往杭州出差,但是到底为何会封仓?我整个一头雾水,于是拨了通电话到深圳,向老板的特助及行政总监了解状况...终于知道整个故事.....知道这个,在他们急吼拉吼让我火速到职前,并没告诉我的故事......

~豪门恩怨纠葛~

在公司司机开著车载我狂奔在前往杭州的高速道路上,我透过电话、微信,开始全面的了解,整个故事的始末...

首先要先说到公司集团的结构组成...我老板,恩...不能说太明,是个商界相当有名气的大名人,大陆人,但是商界关系可以说是全亚洲甚至遍布美国的,于是和这拥有多品牌的上市集团(在此称A集团)合资成立了我公司的母公司集团(在此称B集团),合资成立新的事业体,A集团是大股东,但是合约上明言了我老板出任董事长担任B集团的CEO,拥有运营及人事任命权,且是终生制的董事长,除非B集团股东会议通过撤换...

但是A集团的背景比较不简单,大家懂的,豪门恩怨嘛!A集团说起来其实应该算是家族企业,老爸和儿子一起干的事业,儿子年纪虽轻,但是都是海外回来的,野心十足,对于B集团拿走了多品牌以及新媒体经营权一直不是很服气,在我老板担任B集团CEO之后,重振建立起B集团的各项成绩后,就开始动脑筋,要拔除我老板的权力,收回各项业务的经营权力....

这本是豪门之间的恩怨,没想到战火却突然延烧开来了.......

先是B集团位于南方城市的子公司,里面有几位来自于A集团的老臣,趁著我老板以及行政总监、特助人不在南方时,趁机政变夺权,拿走南方城市子公司的公章、并且快速快速转移南方城市公司的所有现金资产,接著在未经B集团合法股东会投票决议的状况下,A集团的父子档私自背著我老板私自以B集团最大股东身份,发布了不合法的股东会决议,申明我老板已遭撤换,不再担任董事长及CEO,命令B集团旗下全中国的子公司不准再听命我老板。

然后就发生了杭州仓库被封仓事件,意思说,为了防止我老板转移资产,所以必须封仓...

你们说我晕吧!你们上层豪门恩怨我管不著,我上海分公司的电商业务得运营阿!你们爸爸妈妈吵架别妨碍小孩的正常上班上课阿!

于是狂奔到杭州的路上,我努力地收集著杭州仓库属于B集团上海分公司正常运营的资料,杭州厂区必需要开仓让我们正常运营,否则就是违法的证据,但不收集不知道,原来杭州仓库的租赁,根本没有签合同,更扯的是,仓库运营半年,竟然没交过一分房租,说是因为都是自家人(股东关系),所以一切简单,房租也可透过股东、集团、分公司间的内部划帐处理,所以一直都是『方便』行事!

是阿!方便行事!那是在没吵架时方便行事~现在吵架了,撕破脸了...却没有合法证据要人如何能处理呢??更何况南方公司还发生政变夺权事件,甚至有威胁恐吓的类暴力事件发生,老板都安排了保全公司黑衣猛男陪同我去杭州了,这可怎么办才好呢??

心里不安地到了杭州,立马和杭州仓库主管会合前往厂区内仓库,本来都做好了可能有冲撞的心理准备,没想到,进了厂区上了楼,却发现,仓库大门上面那把另外被锁上的大锁竟然已经拿掉了!!??我和仓库主管一头雾水,领著一帮黑衣猛男保镖进了仓库,简单地巡视了一遍仓库里面的物件有否短少,然后仓库主管就抢时间要准备将一大批要调度调货的货品通知货运来取件了,本以为仓库被打开了就没事了,没想到货运一来几箱货品要出仓时,又出问题!

厂区主管看到我们要从仓库出仓十几箱货品,马上出面来拦了!说上层规定,不准仓库大批货品出仓,我和仓库主管都急了,这批货品是要调度寄往台湾支援台湾分公司的电商销售的,所有广告及推广资源都排好了,货品寄到台湾也要几天,不出货就要来不及了,于是我开始联系相关人员了解到底是为何又不准出仓,凭什么不准出仓,这是我们自己的仓库阿!

一联系才发现,原来又是各种「方便行事」惹的祸,原来半年来,杭州仓库这边大批货品出库,都没有所谓的「出库单」,行政流程不规范阿!所以A集团的股东就以此为由,加上A集团身为杭州厂区的负责人,提出没有「股东会」同意的正规出库单,都不许出货,否则视为非法转移公司资产...

这下可好,看来我得直接去找最上头A集团的老板了...

负责A集团杭州厂区的人,是该集团老板父子档中的小儿子,我拿到这位「董」的email和电话之后,开始疯狂地发信、打电话、简讯说明自己身为B集团上海分公司的COO,必须确保上海分公司的各项业务正常推展,此批货品并非非法转移公司资赶,而是B集团子公司正常营运所需之调货...

由于我是新上任的COO,而且还是由我老板直接亲自任命,A集团的老板们根本不认识我,那个晚上,各种Email、简讯、电话的沟通真的是让人心力交瘁,到最后杭州厂区的负责人,丢下一句:「既然如你所说,你是B集团上海分公司的COO,那你理应负责B集团上海分公司的所有业务执行推进,以及合法保全公司资产,如果这批货品是真的正常运营调度,那你全权决定及负责。」

当时已经是三更半夜了,我收到这则消息,欢天喜地,以为这关过了,货品可以正常出库了,结果...我真的是图洋图森颇,没有跟豪门玩过这种勾心斗角的游戏,真的一时之间看不出这句话背后的心机及含意阿~

~少主心计挖墙角~

在杭州解救封仓出库大作战第二天早上,我和仓库主管一早就进到公司了,准备好这批货品要调货出库的所有信件往来以及相关文件资料,再次地跟杭州厂区安全主管沟通允许放行,但是尽管手头的文件齐全,安全主管仍是一脸纠结,一再重复著这句话:「这个是正确的股东会同意的文件吗?」

我看状况实在不行,再一次电话联系阻止我们货品出库的源头,杭州厂区的头儿,也就是A集团父子档老板中年纪最小的那位少主,电话里,少主话不多...最后结论是:「这样吧!你下午一点半到我办公室来一趟,咱们谈谈。」

为了让必须出库的产品出库,我不得不在约定好的时间,前往该少主的办公室,基于「安全考量」我老板让仓库主管(男生),陪同我一起去,一进到这位少主的办公室,我愣住了,诺大的豪华办公室里,巨大的办公桌后面,坐著一枚一脸稚嫩眼睛圆圆大大的小鲜肉,是的!真的是个娃娃脸的少主,差不多也就27岁最多...年纪小我很多岁,但是却是位「董」!!!(没办法,谁叫他老爸是集团创办人)

他坐在庞大的豪华董事长椅上接见我,话不多,态度还蛮客气的,仅试探性地让我自我介绍,说明一下我的背景,以及聊聊最近B集团上海分公司的各种业务及跨公司之间的各种事项,在和他谈话当中,我隐隐约约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虽然他身为B集团股东,向集团分公司的COO了解职业背景了解公司业务是理所当然的,但是从他咕噜噜转的大眼睛,还有沈默寡言却一脸心事的表情里,我判断,这位长相稚嫩的小鲜肉少主,心里绝对再打别的主意.....

约末30分钟的简短谈话结束,我一再强调这批出库货品,绝对不是要非法转移公司资产,之前营运总监L(当时实在只能推到他身上了),因为忙于上海分公司的建构和业务推广,在仓储管理的进出库行政流程上,一时疏忽没有即时建立完整体系的确不对,但是眼下,弱势这批货品不出库调往台湾,那将面临高额损失(有台湾方面的email为证),我以身为上海分公司COO身份,签字同意出库,请杭州厂区放行,后续将立即开始重整杭州厂区仓库进出库行政管理制度建立,以及进销存的全面盘点。

听到我这么说,小鲜肉少主,貌似终于同意这批货品出仓,但是同意的同时,请仓库主管先离开,说是有事要再跟我多说两句,仓库主管离开之后,小鲜肉少主眯著眼睛看著我,问我知不知道集团里发生什么事情,他这问题一出,我心想不妙...我这刚进公司的高阶主管,貌似看来是不可避免的即将被卷入漩涡之中了,当时我只能「装傻」,但又不能「真傻」,我的回答是这样的:「说真的,不管集团发生什么事情,对我而言,我的任务很简单,我就是把上海分公司的业务运营好,整顿运营架构,提升业绩,推动项目发展,我的个性很直讨厌各种暧昧不明的事情,该怎么做怎么做,绝对都是依法依公司规定办事,请X董放心,我绝对会保护好公司资产,让公司运营更上一层楼。」

听我说完这话,小鲜肉少主,貌似还是不是很满意,他又偏著头想了想,跟我说:「好,希望你说的话是真的,希望你叫PK,是因为你在事业上会PK,而不是其他方面会PK,那你先回去吧,然后,你什么时候回上海?回上海前,我们可能要再谈一次。」

挖哩勒!什么叫做回上海前还要再谈一次,这下真的大事不妙!我嘴里应承著说,大概下午四五点出发,另一方面,一回到仓库,我立马交代好仓库主管准备出货,拿著我签字签好的货品出库单,直接坚持一切合法要出库,有问题就说杭州厂区的老板已经同意出库了,接著我马上收拾东西,发了一条简讯给小鲜肉少主,告诉他上海那边有天猫延迟出货的紧急事情要处理我必须马上返回上海,接著快马加鞭跳上车让司机带我离开厂区,直奔上海!!!

果不其然,我才刚离开杭州厂区,车子刚上高速道路不到15分钟,电话响了,小鲜肉少主打电话来了...一开口就问我在哪,要求我立刻掉头返回杭州,这是集团总公司的命令,有我老板被集团总公司撤换董事长及CEO的执行命令要我签字。

我傻阿!我怎么可能掉头~

这就是个圈套阿,虽然我不是那么那么懂法律,但我怎样都知道,有他们当初合资的合同协议在那里,明言我老板的董事长职位不是说换就换的,而我老板没出席股东会的状况下,A集团以B集团最大股东的身份,自行开出的董事会命令,我怎么能接呢?

于是,我各种拖延各种假意说上海那边的事情相当紧急必须回去,请小鲜肉少主mail给我就好,我先看看了解一下是什么状况,接著假装高速道路收信不好挂掉电话,直到回到上海前,完全不再里会小鲜肉少主各种夺命连环call外加微信消息,回到上海以后,才回微信说,「已经回到上海,信件收到,一切依政府规定的法律处理。」这种不选边站的中性回覆。

接著...我就收到小鲜肉少主继续来探问上海分公司的事情,比如说,行政和财务归谁管?还跟我问上海分公司全公司人的微信和电邮,我回答行政跟财务也是我管,至于微信跟电邮,我回答他:「前任营运总监许多业务没交接清楚,我才刚到职一周,很多事情还在厘清当中,上海分公司刚经历主管突然被撤换,已经动荡不安,此时不宜再有任何影响。」

此消息发出后,小鲜肉少主回我:「同意的。」接著就没消息了...

但事实证明,年纪小,不代表心机少,人家可是商界老手养出来的儿子,在国外喝过洋墨水的,此次政变事件,参与的也不少...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罢手.....

接续下集:天上掉下来的馅饼都是有毒的!(中)

喜闻乐贱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