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细微之处潜移默化——我眼中的英伦(8)

目录
上一章节
推荐作品:风云际会
白厅大街

从大本钟到特拉法尔加广场之间就是著名的白厅大街。由于刚才在旅游大巴上看得很匆忙,所以我们决定顺着白厅大街往回走,重新回顾英伦文化。

唐宁街10号——英国首相官邸。门前聚集着一群人,他们大多是来照相的,不是想象中的示威人群(来时听说由于英国脱欧,导致英镑汇率大跌,引起广大民众的不满)。

还有一个中国老年旅行团也在这里,只听得耳边回响着一句熟悉的话语:“就在10号门牌前照相,赶快一点。”由此想起国人的照相习惯,不论到哪里,都要先在火车站前照张相,必须要显示出××站的字样,以示自己到过这里。

马路对面有几尊人物塑像,其中就有曾战胜过德国战神隆美尔的蒙哥马利,他的前面有三个玫瑰花环和一个罂粟花环。

在欧美地区,罂粟花具有牺牲、爱、尊重和怀念的意义。所以在很多战争纪念碑前,都装饰有罂粟花。

白厅街的街道中心有五六尊塑像,它们排成一长溜,代表着英国的不同历史时期。我们经过的第一个就是胜利纪念碑,每年的二战胜利日,在这里都将会有很隆重的纪念仪式。

“THE WOMEN OF WORLD WAR II”纪念碑,与胜利纪念碑相呼应,由伊丽莎白女王二世揭幕。整座纪念碑上环绕着17件独立的女士衣装和制服,象征着二战时期由女性承担的上百种工作。

碑文沿用了战时配给证上的特有字型,翻译成中文是“二战中的女神”。在此我真心认为,还是用具有千年文明传承的中文表述较为传神。

海军部旧址(现在是皇家骑兵训练场)前有皇家骑兵站岗,熊皮帽,蓝礼服,金绶带。左边是俊男骑士。

右边是美女,巾帼不让须眉。可随意与他们合影留念。

在他们中间有一个荷枪实弹的现代卫兵,就和国会大厅前的一样。我突发奇想要和他合影,他却显得非常紧张,一直说“No”和“Sorry”。好像很怕我的样子。原来礼仪兵可随意合影,而真正意义上的卫兵是不能照相的。

海军部旧址的海关大钟。曾几何时,称霸世界的英国皇家海军每作出一项重要决定的时候,这座钟都要被敲响。

就在177年前,随着海关大钟的轰鸣,英帝国决定对中国的清政府发动“鸦片战争”。

街头时尚

走在白厅大街,满眼都是西洋版“九纹龙”。

白人多以纹身为美,两臂和脖子上的花纹绚丽多彩,估计身上也很漂亮,只是看不见,很有我们的唐宋之风。不只是图画,纹字的也不在少数。有一个美女的右肩上,就纹有两个汉字——天使。至于有没有“精忠报国”或“监狱地图”之类的就不得而知了。

白人女子不只是纹身,她们大多会在鼻子的周围扎几个洞,穿以圆环或小钉。有那么几个还把圆环穿在了两个鼻孔之间,以我的理解,她们的图腾可能是牛。

按照流行循环的原理,今年“乞丐裤”又流行回来了。满街都是破裤子,越烂越好,只开一个口子都不好意思上街。估计口子开得越多,越能显示地位尊贵——“丐帮N开长老”。三妹也穿了一条开了七道口的裤子,我怀疑她是怎么穿上的。

媳妇还告诉我,在我们那里的服装城,今年也买的全是乞丐裤。看来我真的是老了,太跟不上潮流了。原来今年全球流行“忆苦思甜”。

街头的黑人也很多,女士们大多梳着“美杜莎”式发型。如果说这是她们的标准发型,或许也不为过。

目录
下一章节
推荐作品:风云际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