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黑楼梦》,无语!这楼上是什么声音……

文:无语!这楼上是什么声音……

片头:

人类发泄只是矛盾产生中期的一种不可控的表达方式,可有可无!

男欢女爱的矫揉造作声

这里离山西大学很近,生意最棒的要属小宾馆。拆迁的消息已喊了6年之久,可丝毫没有动静。老G是村里有名的地痞,光他名下,就有3个院落,相邻而建,就这排场,要是赶上拆迁,得分十来套小两居和门面房了。离坞城路不远的地方,小年轻很多,禁不住诱惑,自然过来租房的不少。让人面红耳赤的就是晚上22点以后,那声音……此起彼伏,别提多撩人啦。

不定时出现烦人的拖鞋声

晚上20点41分,DXP刚打开家门,一股热狠狠的暖气扑面而来,太原这种小地方(有人讲太原属于准二线城市,说真的,作为一座省会城市,它真心落后),忒不容易!还没脱完衣服,就听见楼上咚咚咚的声响。听单元邻居说了N次,楼上也刚搬进来,家里还有个78岁的老太太。也听说,DXP一直要求老人家留下来,直到离开眼前的这个世界。大概是待烦了的原因罢,老人家每天在用拖鞋泄愤。

自建房窗户飘进的吵架声

HY在小东流住了已是第3个年头,每个月除了正常开支,烟钱就花掉了一大半。最好笑的莫过于,他义气的很,每次给朋友散烟,都基本一盒子出去了。因为是公交公司的合同制员工,每天下班总是比别人晚一个小时。正好第二天端午,他早回了一次。路过菜市场的时候,拎了15块钱的老四川凉拌肉,今天准备闹俩菜。刚哼了一首汪峰的《北京北京》,铝合金窗户外,就飘过一串脏字。听声音判断,是20岁的青年男女在吵吵闹闹。HY是个缺媳妇的主儿,他想这女人归他就好了。

快速路无法忍让彼此的干仗声

路上车子总是很多,尤其上下班高峰。平阳路是XY经常走的路线,老司机嘛,拿方向盘很随性。可这天硬是碰见了外地过来的出租车司机师傅,左晃右穿,没有5分钟,他们就干到了一块儿。市区由北往南仅有的3个道,已经有2个半被占。还没等XY下车张嘴,对方已经移到了驾驶室的位置,说着一口标准的窊流话。你一言他一语,互不先让。后方已经基本堵死的时候,他们马上就要大打出手了。

看不懂的无声胜有声

黑仔是福建到太原上班的白净书生。没有毕业证的原因,只能拿着500的实习工资。工作之外的时间,最喜欢的就是听单位的老员工暼侃。正好吃完午饭回公司的路上,眼瞅着老板带着墨镜从对面过来。所有人都往那个方向在打招呼,只有黑仔近视眼,看不清楚,无动于衷。第二天一上班,黑仔就被喊到了老板偌大的办公室……一分钟后,黑仔径直走向财务的办公桌。后来打听出来了,老板奖励他200块钱,就因为那天貌似没有“礼貌”。

PS:其实,矛盾的爆发点总是在当事人身上,而当事人往往由两者、双方组成。

再次PS:世界变化的太快,用相对论的解析,你可以让生活慢下来,也能让自己慢下来,接受不应该有的接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