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小便是一个不受宠的公主”

我自小便是一个不受宠的公主。

我的母亲是谢府嫡长女,楚国的贵妃。本是高高在上的人,却处处被自己的庶妹压过一头。

就是谢容妃,我的小姨,趁着父皇陪母妃回家省亲的时候,爬上了父皇的床。

那时我在母亲肚子里已经六个月了,原本父皇是喜欢母亲的,母亲温顺贤良,从不争风吃醋,乖巧的让人心疼。可正因为她不争不抢,才让那个女人钻了空子。

谢容妃只爬了那一次龙床,便怀上了。于是我有了一个比我小六个月的妹妹,她叫段暄,是郑国的宣齐公主。

如果说谢容妃的出现分走了父皇对母亲的宠爱,那么段暄的出现彻底让我们母女俩掉进了冰窟,自此门可罗雀,母亲空有贵妃的头衔,我也只是一个没有封号的公主。

若是一直冷冷清清的与母亲一起生活倒也惬意,看着庭前的花开花落,执笔画一画天空的云卷云舒,闲时还可去庭院里荡个秋千。

“映姐姐—”

我正睡着午觉,被这一声“映姐姐”扰了清梦。想都不用想,这是楚国最受宠爱的宣齐公主,段暄。也只有她才能在这深宫中发出如此清亮的声音,仿佛是山中清泉。

对于段暄,我实在是喜欢不起来,她的母亲抢走了父皇,害的我母亲哭瞎了双眼,却也说不得什么怨言,嫡长女的身份让她自小端庄自持,那所谓的骄傲有时竟像极了软弱。

段暄她总是喜欢来找我玩,照她的话说,我们俩的母亲是亲姐妹,我们俩又是亲姐妹,那宫中没有比我们俩更亲的人了。

她时常带着父皇赏赐的果子糕点与我分享,偶尔还会将父皇赏给谢容妃的首饰拿一些送给母亲。她一边吃一边抓起一个精致的糕点塞到我手里:“映姐姐,你快吃呀,别光看着我吃,这可是胧月国的特色糕点,祁云宫的明姐姐,揽月宫的晚妹妹都没有呢!”

祁云宫的云嫔所生段明是大公主,我是二公主段映,段暄是三公主,揽月宫的苏妃所生段晚是四公主。宫中还没有皇子。

我吃着她塞给我的糕点,没有一点味道,不知道她是真的被宠爱得天真无邪,还是来故意炫耀。

我只觉得心中隐隐作呕。

原本我还能不搭理她,压抑住心中的不喜。可自从他出现,一切都变了。

他是慕容煜,皇后娘娘的侄子,慕容太师的长孙。在年轻一辈的男子中,慕容煜无疑是最出色的,且不论身世,他才华横溢,相貌堂堂,眉宇间的凌厉之气,怕是没有一个姑娘能心平气静的面对。

我与他第一次见面是在一处人并不多的池塘边。

清晨太阳还未完全升起,将这时荷叶上的露珠采下,用来煮茶,是母亲最喜欢的。许是前一晚没有睡足,我伸手够远处荷叶时,竟一个不留神掉进了池子。

被慕容煜救上来时,我低着头,不敢多看他一眼,浑身湿漉漉的让我有些不自在,想到还是在这样一个气宇轩昂的男子面前湿漉漉的,就更不自在了。

他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是不是可以以身相许?

他给我披上了他薄薄外衣,我有些慌张的连一句谢谢都没有说,就逃走了。

以后我天天看着那件外套出神,想到那天他救我的场景,心跳就控制不住的加快。

“映儿可是有喜欢的人了?”母亲笑着问我。

“没,才没有,母妃不要取笑我。”

“映儿长大了,也该是谈婚论嫁的时候了,到时候跟你父皇……”

母亲还未说完这话,脸色有些消沉。其实她不说,我也知道是什么原因。自越朝四分五裂,抱着东边几郡残存下来,西有盛国称帝,北有漠王,南除了我们楚国,还有一个郑国虎视眈眈。

在这乱世之中,总有一些公主会被推出去和亲,两年前,祁云宫的大公主便嫁给了越国皇帝李泽,不到一年便薨逝了。如今正与郑国商谈,宣齐公主是父皇的掌上明珠,父皇自然舍不得她,那免不了要将我嫁出去。

正有些黯然伤神,一声“映姐姐”拉回了我们的思绪。

如今我与段暄已经十五了。

“映姐姐,你知道吗,慕容太师家的煜哥哥不光人长的俊朗,性子我也极喜欢。”

我攥紧了拳头,“煜哥哥”……他们已经,已经这么亲密了吗?心中的压抑的悲伤与嫉妒,已经快要把我吞噬。原来喜欢一个人,可以这么大胆的说出来吗?

我几乎每日听着段暄给我讲她与慕容煜的故事,有几次我关上门不让她进来,可她竟然去找了容妃,容妃用阴阳怪气的语调对母亲说:“姐姐呀,暄儿喜欢跟映儿玩,那是映儿的福气,你瞧揽月宫的晚儿,见不着自己的父皇不说,也没有什么小伙伴同她玩,一天到晚一个人闷着不说话,像个傻子一样。”

“谢何然!我与你从小一起长大,也不曾有什么地方亏待于你,你却处处要与我一争高下,你与我做对无所谓,可你若敢动我映儿一下,我定不会轻饶你!”

容妃轻柔的似不经意间抚摸着自己的肚子:“贵妃娘娘莫要动气,如今谢家保着你让你一直坐着贵妃的位子,可若有一天不再是贵妃,还能如此趾高气昂吗?我这一胎若是个皇子,那可是···”

“给我滚出去。”还没等她说完,我便将她推了出去,关上门,再也不理。

“母妃,你不必听那女人说的话,你瞧她这副模样早把宫中的妃子得罪了个遍了,没有人愿意理她的。”

母亲只是把我拦在怀里,喃喃的说着:都是我不好,我不好。

晚上父皇来了,我早已经不记得上一次见父皇是什么时候了,也许是去年中秋宴上,也许是上月在御花园远远的瞧见了他。

“映儿也不小了,我看可以与郑国商议一下婚事,免得在宫中四处惹是生非。”父皇没有什么好脸色,想都知道是容妃告了状。

“皇上,妾身无能,没能好好教育这丫头,今后自当严加管教。可和亲一事,还请收回成命。”母亲看不见,却也尽力地摸索着站起来拜了拜。

此后他们说的什么,我没能听见,父皇命人将我赶了出来,心中郁闷,不知不觉走到了那时慕容煜救我的池子。

没想到,我竟又见到了他。

“二公主,别来无恙。”他的声音那么好听,一瞬间我忘记了所有的不愉快。

“不知道竟能又在此处偶遇慕容公子。”

“自那日之后,我便时常来这,想着那姑娘还未报答我救命之恩,定会处处寻我,只是没想到那姑娘原来是二公主。”

“慕容煜,看你像个彬彬有礼的佳公子,说起话来竟如此轻浮。”他说这话是对我也有些许好感吗?可我只是一个不受宠的公主呀?更何况暄儿如此喜欢他。

更何况父皇今夜来说的是我和亲的事情,若是定下了这事,那我此刻与慕容煜便不能有什么,不然岂不是耽误了他大好前程?

不行,我得赶快回去问问母亲这件事情。

父皇应是还没走,大门外还有人看守,于是我翻墙翻进了院子。

这翻墙的技术就是为了躲段暄练就出来的。

可进来之后我便后悔了。

母亲房中传来父皇的阵阵低喘,母亲若有若无的抽噎呻吟让我震在了原地。

“你不愿见朕,就把自己的眼睛弄瞎?”父皇这样吼着母亲。

“你看着我啊!好,看不到也没关系,用你的身体好好感受啊,是我啊,阿嫣!”

我攥紧了拳头,想冲进去把那个男人打死,如今,叫他一声父皇我都觉得恶心。

可我不能,我不能让母亲知道我撞见了这一切,她会活不下去的。

终于忍到了那个男人走了,身体早已颤抖的迈不出一步。

过了许久我才在寒风中擦了擦眼泪走了进去。

“母妃,映儿···”

话到了嘴边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是不是有人欺负映儿啦, 怎么手上这么冷,跑去哪里了?映儿不必担心,你父皇已经答应母妃,不会让你去和亲了。”

“他不配!他怎么可以···”他怎么可以用这个威胁母亲呢!

母亲似乎是感觉到了我的不对劲,轻轻将我揽入怀里,嗓音有些喑哑,但竭力的平稳着:“放心好了,就算你外祖父不管我们了,还有外祖母啊,你外祖母姓慕容。”

因为外祖父有两个女儿在宫中,一个是母亲,一个是容妃,谁得宠对他来说都一样,可外祖母不同,外祖母只有谢何嫣一个女儿,只有我这么一个外孙。外祖母姓慕容,虽与皇后一系不是一家,朝中也颇有势力,外祖母的母亲还是大长公主。

之后倒也平静了一阵,段暄不来找我了,那个男人也再没过来过。我身上时常揣着一把匕首,我再也不会让他欺辱了母亲。

慢慢的我与慕容煜也熟络了起来,虽然他是外臣,但因着他是皇后娘娘的侄子,又在宫中当值,所以我时常能见到他。

我也经常去皇后宫中请安,只为了能够多见他几次。

“慕容煜,你为什么不喜欢段暄,偏偏喜欢我这个不受宠的公主呢?”从小不被宠爱,到底是让我心里有些自卑。

他愣了一愣,随即换上宠溺的表情,抚着我的发丝:“只是一个刁蛮无理的人,哪里比得上映儿知书识礼。”

我低头莞尔一笑。

我们一起在屋顶上对着月亮谈天说地,一起在池塘边赏荷言笑,有几次我换上小太监的衣服,他带我偷偷溜出了宫。

“慕容煜,这街上的东西可真有趣,我长这么大,从没见过这么热闹的地方。”我一手拿着糖葫芦,另一手还不停的往嘴里塞糕点。

“映儿,以后不准叫我慕容煜!”他脸上有些愠色,用手拭去我嘴角的糕点渣渣,将我揽入怀中,“映儿,答应我,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听着他的心跳,我的心也跟着砰砰的乱跳:“好啦,我答应你,那我以后叫你阿煜吧。”

本以为不久他便会求婚,我们便会永远在一起了。

可自从那日,慕容煜对我愈发冷淡。

段暄不似我小心翼翼,她总是围着慕容煜说东说西,毫不避违。慕容煜也与她愈加亲近。

我看着他们俩言笑晏晏的样子,心如刀绞,我怎么也想不明白,明明他刚对我说了那样的话,转头又与另一个女人卿卿我我。

“慕容煜!你到底什么意思啊?”我希望他能与我解释一下。

“不是说好了以后叫我阿煜吗?”

“你还真有脸说,明明是你先背弃诺言,如今倒要在一个称呼上为难我。”

“我何时对你许过什么诺言?不过是一个被人遗忘连个封号都没有的公主,我娶宣齐公主怎么看也好的过你啊,不然等宣齐公主与我成婚之后,将你也接了过来,我想皇上不会有意见的。”慕容煜说着这些伤人的话,嘴角还有一丝戏谑的笑意。

“你!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我再不济也是个公主,慕容煜,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你怎么能···”

“拿你当什么?饭后小甜点咯。”

我一气之下甩了他一巴掌,疯了似的哭着跑了回去。

那天路上的宫女们都说我的了失心疯。

我虽没有得失心疯,却也真真的病倒了。

天底下的男人怎么都这么坏!父皇与母妃原本那么恩爱,因为一个谢何然变成了如今这番模样,如今慕容煜也因为段暄不要我了。她们母女二人还真是一个德行。

我躺在床上这些天不愿见任何人,虽然也没有几个人找我,病了几个月了,也只有皇后娘娘派人送过东西,还有韦将军的儿子韦安给我写过一封劝慰的信。

我与韦安自小相识,因着韦将军与母亲颇有些交情。

这些日子总觉得院里有人来往,可我也实在没有心思去想这些事,只是每日会撑着身子跟母亲说些话,免得她担心。

变故来得太快了。

那天乱兵乱马,刀剑无眼,段暄替慕容煜挡了一箭,看着她深情款款的样子,可下一瞬间慕容煜将我从床上抱了起来。

他抱着,一路上都紧紧的抱着,但我感受不到一点温度。

我隐约知道慕容煜是造反了。

慕容氏和韦氏,还有父亲。

楚国从此不姓段,姓慕容,慕容煜尊慕容皇后为太后,我成了皇后。

只是母亲却再也没有醒过来,临走时她将我的手放入慕容煜手中,我以为她是恨父皇的背弃,才趟了这趟浑水,却不知,她是为了不让我嫁去郑国。

皇姐那么好的人儿,小时候我们还一起打过秋千,在异国他乡只待了一年便没了。

是啊,那个皇帝欺辱了母亲之后还是要将我嫁去郑国,他真是昏庸啊,他看不出来郑国想要的是楚国的疆土,竟然为了和解还要对守国安邦的韦将军下手,为了宠着容妃还要对慕容氏下手。

那天慕容煜抱着我,对我说出了事情的原委:“映儿,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对你说那样的话,如果不那么做,他早就对慕容家下手了,是段暄求着他的。”

“我怕你被送去郑国,我怕我保护不了你。”

“我不是故意要瞒着你的,我说过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你原谅我好吗?”

我用力搂紧了他,将头埋进他的怀里,眼泪止不住淌了出来。

我虽是气急了骂了他,打了他,可后来病中时竟也想着他能幸福就好。

我没想到他会为了我担上这叛国的罪名,好在他成功了,好在他能励精图治,不处处向郑国低头,不听信任何谗言。

此后楚国皇宫中只有我一位皇后,没想到我段映这样一个不受宠的公主也能成为如今如此尊贵的人。

只是这代价太大了。

夜里偶尔想起段暄的那声“映姐姐”心中有些难受,谢容妃在段映为了救慕容煜中箭后逼死了父皇,自己也自裁了。她把一切的错都怨在父皇身上,她临死前叫嚣着:“她死了,他终于死了!”

她说的是我母亲。

是啊,我现在一无所有了,只有慕容煜。

在他登基的头一年,宫内宫外都在说帝后和睦,我觉得幸福,可也有些患得患失。

一年之后,宫里来了一个小姑娘,我这才知道我心中常有的不安来自何处。

那个小姑娘叫刘萱,她像极了段暄。

也是那一年,我没了我第一个孩子,是刘萱下了毒,可他不信。

他说,萱儿向来是被宠着的,没心没肺,怎会做这等狠毒之事?

可她不是叫我“映姐姐”的暄儿啊。


段暄篇

为什么他会弃她而去?

我背上替他挡了一箭,可背上不疼,只觉心疼。

他都没有回头看我一眼,便抱起病榻上的人走了。

那个人是我的姐姐,段映。

我竟然快死了才知道,这乱兵就是他慕容煜造反的兵马,他要夺了父皇的江山。

可笑我竟还为他挡箭。

可笑前些天我们还说着甜言蜜语,说他要做我的驸马,说他想与我生生世世在一起。

后来听闻楚国新登基的皇帝是痴情之人,在位一年,后宫之中却只有一位皇后,并无其他妃嫔。

怎么她以前就不知道慕容煜这么喜欢姐姐呢?要是早些知道,她也不会碍在他们中间。

她自小活的便不自在。

她母妃是皇帝宠妃,那个集三千宠爱于一身的谢容妃,她自然是宫中所有人都宠着的公主,可因而也招人嫉妒。

宫中也没几个孩子,大公主长她许多,四公主段晚倒是与她相差不大,但四公主的生母苏妃与她母妃不合已久,小时她与段晚一同在池边喂鱼,段晚竟自己跳下了池子,还要说是她推的。

她百口莫辩,可因着母亲受宠,这事儿也不了了之。

她倒是想让父皇深究,她本就没做什么亏心事,可父皇这样含糊过去,外人看来倒真成了她坏心肠了。

她能找的只有二公主段映了。

映姐姐的母妃是她的姨姨,她们俩的母妃是姐妹,她们俩也是姐妹,世上没有比她俩再亲的人了。

尽管母妃跟她说过好多次,不要去谢贵妃的宫中,更不要同段映交好,但她就是喜欢她的映姐姐。

她的映姐姐总向莲一样与世无争,她能拿着那些奇珍异宝,果子糕点让别的孩子挣来抢去,可映姐姐总是一旁坐着,不说话,也不看一眼。

后来她总是留着,把最好的留给她的映姐姐。

宫中有一处桃林,这桃林是她父皇为她栽种,他说她便是像桃花一般芳华的人。

在这桃林里,她遇见了他,那个她爱到为之付出生命的他。

要说慕容煜与旁人有什么不同,倒也说不出什么了,只不过身份比旁的公子哥尊贵些。

她是被从小宠到大的公主,任他是皇后娘娘的侄子,慕容太师的长孙,在她眼里,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追求她的人。

可后来不知怎么的,就被他给迷了眼。

也许是在桃林里,他大胆的拂去她发间的落瓣让她心底起涟漪。

也许是在听到父皇大骂母妃她害怕时他的怀抱让她感到安稳。

总之,她沉沦了。

他告诉她,她父皇真正爱的人不是她母妃,而是她母妃的姐姐,那个哭瞎了眼的贵妃娘娘。

宠爱她们娘俩只是为了让宫中所有的明枪暗箭都投向她们的晨星宫,只是因为容妃与贵妃的容貌相像。

她似乎记得了,父皇在醉酒时总会喊着“嫣儿”。

以为那是含糊不清叫母妃“然儿”叫错了,却根本没想过贵妃的乳名为“嫣”。

顷刻间所有的东西都轰然倒塌,她什么都没有了。

索性还有他,慕容煜一直伴他左右。

他要向皇帝请旨赐婚。

那皇帝的亲信大臣渐渐与他交好,只是慕容一家与他有了隔阂。

慕容家是皇帝想要除之而后快,这时他攀附上皇帝最宠爱的公主,不就是想与慕容氏划清界限。

可他不在乎。

她在心里认定了,慕容煜是为了她与家族决裂。

可谁能想到,那只是表面。

她心痛的不行了,她想着慕容煜对她的好,想着映姐姐予她的笑,她想她是这世间最幸福的人,可下一刻她的慕容煜与她的映姐姐在一起了。

他们扔下了她。

原来所有的海誓山盟都是假的,他只不过是虚与委蛇,他想要楚国江山。他一边与慕容氏商讨大计,一边接近她拉拢皇帝的大臣,一边还要顾着美人的安危。

那她算什么?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前言:前几个月准备写个长篇,存稿到了六万+左右,这段时间忙来忙去,不知道什么时候这六万+的文章被自己删了,费尽心机...
    归来无少年阅读 263评论 0 0
  • (一) “启禀公主,慕容将军进宫了。” “嗯”李长暄,头也没抬的看着手中的书卷。 下跪着的小宫女,忐忑不安。生怕一...
    又可儿阅读 2,985评论 2 5
  • 推荐指数: 6.0 书籍主旨关键词:特权、焦点、注意力、语言联想、情景联想 观点: 1.统计学现在叫数据分析,社会...
    Jenaral阅读 3,923评论 0 6
  • 昨天,在回家的路上,坐在车里悠哉悠哉地看着三毛的《撒哈拉沙漠的故事》,我被里面的内容深深吸引住了,尽管上学时...
    夜阑晓语阅读 1,968评论 2 8
  • 一。匹配。 判断一个字符串是否符合我们制定的规则? 二…捕获 字符串中符合我们正则表达式,规则的,内容捕获到。 三...
    艾宾浩斯记忆法阅读 393评论 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