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4、 静默中含带着温暖

忙碌的一天。

安沫筱疲倦的靠坐在医院的坐椅上不愿意动弹。这算什么?自己有点太好心了。

手机响了起来,她拿起看看,是宿舍门口的公用电话号码。

“喂喂喂,老大,你在哪儿啊?学校里快闹翻天啦!老鸭子都疯了。”夏筑尖锐的嗓音让安沫筱眉头一蹙,把电话拿开,离自己耳朵远远的。

“出什么事了?”学校里她跟谁都走得不近,学校闹翻天跟她有什么关系?

“先说新闻。”这种时候还不忘八卦……“昨天晚上校长家里被人掏了。”

“那老鸭子又疯什么?”安沫筱纠结了。

“你人一天没来了,你说他是什么反应?”夏筑无奈。

“啊啊,我忘了给他打电话请假了。回头再说吧,我累。”安沫筱拍拍额头,她真忘了。

“哦,那行,晚上电话。拜拜。”夏筑挂掉电话,安沫筱蹲了片刻走进病房,看了看床上的人。拉开窗户,搭了张椅子坐下。从包里掏出出一只金属的烟盒,取出一支烟,娴熟的点上。她吸烟的姿势同她给人的感觉一样懒散。深吸一口,烟雾在喉间婉转,再吐出。如此反复着。

“醒了就喝点水。”四周很安静,安静到她忽然说话让人觉得突兀。

身后传来杯子和桌子碰撞的声音。安沫筱没有回头。

“想问什么?”习羽扬懒懒的声音。

“你想说什么?”安沫筱反问。

“不知道。”他偏偏头。

“外面已经闹翻天了,你有什么打算?”她看了他一眼。

“他不敢追究我的责任。”他一脸的鄙夷。

安沫筱掐灭指间的香烟,望着窗外发呆。所有的事情,都让人感觉好笑。

“我只想一个人,静静地过完这平凡的一生。没有大起大落,没有恩怨情仇。平淡的。所以我注定孤独。孤独让我寂寞,孤独同时让我安心。因为我选择了孤独。就不会有任何人能伤害到我。不属于任何人,不爱任何人,包括我自己。”习羽扬轻轻的说。靠在床头看着安沫筱。双眸在夜色中透露着坚定与不驯。“我可以不在乎任何人,任何事情。但是我也有在乎的东西。我可以嚣张的去揍人,也可以温柔的对待自己喜欢的人。但我不知道自己算什么。”

沉默,令人感觉到夜的凉。

安沫筱点着了第2根烟,递给习羽扬。扭头继续看着窗外。轻轻的笑着。习羽扬深吸一口,缓缓吐出来。透过烟雾,看着她。

她知道在这个世界上的某个地方有他的存在。起风的时候,她能感受他的气息。

他知道,他应该忘了她。她却无时无刻不占据他的思绪。当夜的降临。他点上一支香烟,深吸一口……因为她会吸烟……

她说,她是一粒平凡的灰尘。混在天地之间。没有招摇的外表,没有傲人的气质。想在一堆灰尘里寻找她的踪影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风一吹,她身不由己的飘动。起伏,漂流。疲惫不堪时也无法停留。

他说,他是一阵风。他走过许多地方,见了无数的人。他寻找她的踪影。他说,他知道她就在他身边。可是,她总让他寻不到。因为她的飘渺……

她冷漠,快乐,调皮,惹是生非……矛盾的个性牵动无数人的心,也包括他。她似风,抓不住。明知道就在身边了,已经看见了,到眼前了。可是,终究擦肩而过。

习羽扬看着眼前一臂远的她。感觉那点距离像条银河,像月亮与人一般。他进一步,她退一步。即便是抓住了她的心,抓住了她的人,却总是抓不住一样东西。恍然间,她离他还是那么遥远。

猛然间感觉面颊一凉。习羽扬的双手捧着她的脸,静静的凝视着她。而她的思绪已经飘了很远很远,远到自己回神都惊讶,有点跑题了……

“笑,总是在笑,不停的笑。不知疲倦的笑。有人说,太多的笑容背后是有太多的泪。无论是谁,在经历了一些事情之后,在人前再怎么嬉闹开心。只有心里明白,笑容背后,究竟有多苦。”习羽扬拥她入怀。轻轻拥着。能感受到对方的气息与温度。

笑?她的确总是在笑。不管面对谁,嘴角都挂着浅浅的,淡淡的笑意。不嘲不讽。平淡的,似看穿一切的笑。有的人看不惯她的笑,还曾有人当着她的面说:“男笑贫,女笑娼。”言下之意显而易见。她不在乎,也不在意别人怎么看,怎么说?要是整天都去在乎别人的看法,她干脆别活了。

笑的背后有苦吗?应该没有苦吧,有时会感觉很涩。眼涩,留不出泪。脸涩,笑不出来。咽涩,说不出话。心涩,只觉冰凉。

她想找出点话来反驳他,或者讽刺他,让他不要这么自以为是的以为看穿了她。可是她什么都说不出来。他们毕竟不熟,她可以借个肩膀给他靠靠,不代表她会闲事管到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