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奥斯卡」遗忘的18年年度神作,豆瓣两万人打了满分

在荒凉僻静的小城Inviolata里,拉扎罗是最与众不同的那一个。

他沉默又善良,永远不卑不亢。无论是谁的请求,还是怎样的请求,他都会允诺并伸出援手。

也就是说:拉扎罗是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

但人们并不善待拉扎罗的好意,永远都是恬不知耻地要求拉扎罗。

剥削存活在一层又一层的谎言里,善良在一旁沉默地开花

事实上,这个小城里的所有人,都活在一个巨大的骗局里。

——一个由邪恶的资本家构建的可笑的骗局。

因为山高路远,信息闭塞,小城里的人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变成了什么样子,他们只知道自己是伯爵夫人的佃农,因为负债不得不为侯爵夫人工作。

这里没有学校,没有医院,除了一望无垠的农场里做不完的农活,什么都没有。

侯爵夫人也不让这些人离开,他们只能在这里工作,世世代代,永无休止。

可佃农制度,早已取消了很多年。

正义的伙伴并不代表正义,反而是在享受正义带来的恩泽。

这一年,侯爵夫人带着他的儿子、管家、以及管家的女儿来到Inviolata度假。

在城堡里,侯爵夫人指着窗外被众人指使的拉扎罗,告诉她的儿子坦克雷迪,她说:

我剥削他们,他们剥削更弱小的,这就是永远不可能被停止的食物链。

坦克雷迪很快便与温顺的拉扎罗熟识。

坦克雷迪是一个文艺又中二的青年,他把Inviolata的沟壑比作月牙,他站在荒原上与狼群对话,他还视拉扎罗为自己的朋友,以骑士的礼仪将自己的弹弓送给拉扎罗。

最重要的是,坦克雷迪看不惯母亲的所作所为,他决心推翻母亲对小城里人们的统治。

可是在他向母亲宣战的信里,他却不敢划开自己的手指留下指印,最后留在信上的血,是来自拉扎罗割破的伤口。

他害怕了。

在没有觉醒的意识里,解救更像是一场入侵

虽然坦克雷迪的伎俩没有骗到侯爵夫人,却唬到了管家的女儿。所以在信号基站接入Inviolata的时候,管家的女儿拨通了报警电话。

随着警察的来到,Inviolata与世界的屏障被划开,现代文明如潮水般地涌入这个小城,侯爵夫人丑恶的资本家嘴脸也显露出来。

但是在警察组织人群离开Inviolata的时候,没有一个人敢越过城外一条浅浅的河——那是侯爵夫人给这群人划下的警戒线。

最后,怀着疑惑、期待和恐惧的情绪,他们离开了这个自己曾被奴役多年的小城。

唯独拉扎罗没有走,他掉下了悬崖。

在跋涉前往文明世界的路上,没有一个人记得拉扎罗。

对万物生灵来说,神祗都是可敬的,唯独人类不这么想。

拉扎罗的命运,藏在Inviolata的传说里——

一只老狼因老态龙钟被赶出了狼群,它很饥饿,于是便跑到人类的家里,吃掉那些鸡鸭。人类试图杀死它,但又没有这个勇气,于是便日夜值班,设下许多陷阱。人类很讨厌这匹狼,觉得他凶残又强壮,但他们并不知道的是,这只是一匹衰老而虚弱的狼。后来,老狼的故事传到了一位圣人的耳中,他拥有与动物交流的能力,人们尊敬他,服从他。人们去找圣人,圣人接受了人们的请求——与狼进行和平谈判的要求。于是他出发去寻找那一匹狼,圣人一路长途跋涉,他走啊走啊,而冬天也降临了,圣人精疲力尽,他又冷又饿,却仍然找不到狼的踪迹,他不知道的是,狼也饿了,而且他已经跟踪圣人很久了。终于有一天,圣人倒下了,他倒在雪地上,狼也终于现身了,狼慢慢地,一边龇牙咧嘴一边向他靠近。正当狼准备要吃掉他的时候,狼突然间闻到了一股气味。这一股他从未闻过的味道阻止了他。他又嗅了嗅,这是什么味道?一个好人的气味。

摔下悬崖的拉扎罗醒了,他看着空无一人的Inviolata,决心去寻找坦克雷迪。

虽然坦克雷迪缺乏勇气,但是他起码是善良的。

他沿着路一直走到外面的世界,终于在最后,遇到了曾经与他一起生活在Inviolata里的安东尼娅。

曾经的安东尼娅还是个曼妙的少女,如今已经变成了一个沧桑的妇人。反倒是拉扎罗还是当年的模样,时光似乎没在他的身上留下一丝痕迹。

安东尼娅认定自己看到了神迹,她跪下来,对着拉扎罗顶礼膜拜,随后她又将拉扎罗带回自己的家。

但是其他人并不这么想,他们认为容颜不老的拉扎罗是魔鬼,不愿意与拉扎罗活在同一个屋檐下。

——时间过去了这么久,他们对待拉扎罗的态度没有丝毫变化,一如当年侯爵夫人对待他们的态度。

时间只能带来改变,并不意味着可以转变处境。

虽然安东尼娅他们来到了文明社会多年,但并没有享受到文明社会的果实。

他们住在垃圾场里,没有生活技能,也没有工作,因为除了农活他们什么都不会。

为了生存,他们只能抢劫和诈骗。

世界正大光明地解救了他们,又光明正大地抛弃了他们。

蓝血并不是贵族的象征,傲慢才是

当然,拉扎罗还是找到了坦克雷迪。

阔别多年,坦克雷迪依旧记得拉扎罗,他们像挚友一样拥抱问候。

此时的坦克雷迪再也不是当年那个贵公子了,他穷困潦倒,食不果腹。

但是坦克雷迪依旧认为自己的血管里淌着蓝色的血液,他礼貌又谦逊的邀请拉扎罗和安东尼娅一群人去他家参加午宴。

自己生存都是问题,又哪来的午宴呢?所以第二天,当拉扎罗一行人赶到坦克雷迪的家门口时,被坦克雷迪的妻子拒之门外。

一个神祗的死

为了坦克雷迪,拉扎罗孤身一人前往银行,想要求银行归还侯爵夫人的一切。

那把坦克雷迪送给他的弹弓,被他放在身后,此刻被周围的人误认为是一把枪。

拉扎罗就那么沉默地站在人群中间,就像他当初在Inviolata,一动不动地站在滂沱的大雨里一样。

可人群很快就发现那只是一把弹弓,他们冲上去推到了拉扎罗,对着他拳打脚踢。

这时一头在银行里的狼突然问到了一股气味。

这一股从未闻过的气味赶走了它。

它又嗅了嗅,这是什么味道?

一个好人临死前的味道。

《幸福的拉扎罗》是意大利新锐导演阿莉切·罗尔瓦赫尔执导的第三部电影,也是凭借这部电影,她获得了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的最佳编剧。

电影的口吻,更像是一个游吟诗人一边抚摸着壁画,一边动情地讲述壁画上的内容:神的宽厚无私、人们的愚昧、欺骗和瓦解、两种文明的交融、传说、复活、以及最后神的灭亡。

同时,抛开电影里无数对于宗教的隐喻,拉扎罗应该是2018年最讽刺的银幕形象:

他如同圣灵穿梭在两个不同的时间和世界里,却永远游离于在世俗看来最卑微的阶层里。他是一个“纯粹的好人”,却没有朋友,也得不到认同。他以绝对的善意面对世界,人们对于他的善意只有漠视和践踏。

他干净地就像月亮。

没人在乎月亮。

每年奥斯卡公布获奖电影的时候,总会有一大批自媒体人焦头烂额。大奖花落谁家?电影好不好看?它凭什么得奖?某某某等奖了有什么意义?

而这一次当我看到入围名单的时候吃了一惊,在我看来《幸福的拉扎罗》应该是去年最好的电影,远超《绿皮书》和《小偷家族》一大截,怎么连个提名都没有?看来奥斯卡越来越“政治正确”了,果然今年是奥斯卡的小年。

而真相是,在这一届的奥斯卡,意大利参赛电影竟然不是《幸福的拉扎罗》。

我就这样一边为《幸福的拉扎罗》惋惜,一边感慨:奥斯卡,也不过尔尔嘛!

微信公众号:电影火车站 看电影让人生有趣三倍!

你想看的都在这儿 欢迎关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2018-1-22日精进【敬畏】-【体验】-【持续】-【交给】-【显现】 1、缺啥补啥,怕啥练啥 2、一切为我所用...
    其实_1d17阅读 35评论 0 0
  • 窗边的钢琴再也弹不出你的颜色 我像是一个失落的孩子 无聊的敲着琴键 这爱似暗涌 起伏着 涤荡着 全乱了
    最是多情掩初春阅读 53评论 0 0
  • 不管再宇宙的何处,到了夜晚,都能看见浩瀚星空,当生灵开始繁衍,当万物开始生息,我们的先祖就曾预言,灵本善,恶为源,...
    股将阅读 4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