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地球赤子之火种(60)

目录

上一章

60. 新团队

“大家快点坐好,我估计这一段时间地震会比较频繁。”卡斯帕提醒众人。丁峻当仁不让地在主控位置坐下,非常在行地摆弄面前的各个仪器,观察表盘。

“小子,你真行!”卡斯帕啧啧夸赞,“之前你还跟我说,在潜艇上实习过几个月,你这个架势,不是实习过这么简单吧!”丁峻没有搭理他。

王曼农问,“为什么叫它‘胶囊’呢?很丑的名字。”

卡斯帕没有直接回答,他打开面前一个显示屏幕,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是潜艇的外观结构,长条的胶囊状封闭结构,“这只是它的初始状态,现在周围的冰层还没有融化,过一会儿你们会看到它神奇的进化历程。”卡斯帕得意地说。他继续用手指挪动屏幕,上面开始显示潜艇的内部构造,“这里我隔开了实验室,还可以继续以前的工作,Frank,你和晓秋可以继续你们的课题。”

奥莱德愤怒地说,“你们能不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曼农抢着说,“我来告诉你吧!你本来是留守第三行星的工作人员之一,但是被稀里糊涂地提前解冻了,对不对?他们告诉你是工作需要,你就跑到这里来跟卡斯帕一起做研究。其实这位大爷诈死留在这里,准备独吞这颗星球当上帝……好像现在这些人就你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卡斯帕哈哈大笑,“小姐,你快人快语!不过这个总结非常到位,Frank,你不要想太多了,继续做你的研究就好了!”

奥莱德的脸色有点悒郁,心里说了句,fuck,我到底该相信谁!

潜艇还在抖动,但幅度并不大,叶晓秋卸下身上的保险杠,径直往潜艇后部的“实验室”走去。卡斯帕对着他喊了一声,“晓秋,你等一下,待会儿我和你一起看看你的基因配图。”叶晓秋停了一下脚步,微一点头,继续走了过去。

“晓秋真的是非常热爱自己的工作。”卡斯帕说,“真是处变不惊!斯波克,你和丁互相配合一下,你们两个都对机械电子设备最为熟悉。”斯波克和丁峻互相满怀敌意地看了一眼。

卡斯帕又用手指滑动,告诉他们,“这两边的小房间是生活区,一共四个,每个里面都能解决私人问题,只要给我留一个单独房间,你们几位自便。能量棒的储藏我估计也够消耗很长一段时间,特别是斯波克还给我们带来了不少。行了,大家都振作一点,我估计距离大地震还有一段时间,Frank,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看看晓秋的工作情况?”奥莱德想了想,站了起来,他和卡斯帕走到“胶囊”的后部去了。

叶晓秋正在仪器上专心地看什么,听到脚步声,他没有回头。

“晓秋”,卡斯帕和蔼地说,“把你上次说的新基因图谱让我看一下。不过我估计,我们的工作要延后了,得等这一切过去再说。现在最重要的是,把那个搞定。” 他用手指了一下巨大的人工子宫,里面是一个胚胎。

叶晓秋没有吱声,只是让他看自己的机器,卡斯帕架上眼镜,“不,亲爱的,你上次没有明白我的意思。你在基因图谱里写了太多的Y,这样对于新生物的优化是不利的。你知道在人类社会里,XYY基因的人,是一种病态。”

“我知道。”叶晓秋坦率地说,“可是我憎恨X,我不想让它们成对出现。我正在尝试拼装Y,让它们出现得更合理一些。”

“这样会比较麻烦,不如直接改造X。Frank来帮帮你吧!”卡斯帕微笑着说。

奥莱德愤愤地说,“卡斯帕,我很信任你,可是你不要让我做非法的事情。我不明白,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在大地震之前我们不能和来行动的人一起撤退?”

卡斯帕卸下眼镜,万分亲切地看着他,“Frank,既然我们已经到了这一步,就不要互相猜忌了。外面的人很好,只是无法和我们及时联系,大家只能各顾性命,你要相信我。我并没有做什么非法的事情,斯波克,我前面介绍过的,他就是联合政府的特派员,来负责监督这项工程的。”

这话一说,奥莱德脸色稍霁,“那么兰格和……”

卡斯帕打断他的话,“那是个意外,意外!他们两个插入脑电极的时候遭遇停电,这个不是我能预料到的。Frank,请你相信,现在我们几个,还有外面的那几个人,我们都是同一阵线的朋友,不存在敌对和纠葛。”

这番话说得无比诚恳,奥莱德嘀咕着说,“那好吧,卡斯帕,我相信你!”

再一次震动袭来,这次比前几次都更加猛烈和时间长,大概持续了将近十分钟。等这波震动过后,卡斯帕对两位学生说,“这个研究先不要着急,让你们两个熟悉一下胶囊,才是当务之急!”

三个人从实验室出来的时候,惊奇地发现丁峻和斯波克正在相互配合,保持着潜艇在震动中的稳定性,非常有序和默契。卡斯帕得意地笑了,快活地眨眨眼睛,哎,在鄙人手下,其实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仇敌也能互相亲吻。王曼农挨着丁峻坐着,正在摆弄一个东西,卡斯帕赶紧走过去,“小姐,请你别弄坏它,这是我正在调试的一个中微子收发装置。”

“啊?”王曼农想起安德烈正在做的那个东西,由衷地夸道,“卡斯帕,你是个天才!回头我真得投你一票!”

“谢谢你,小姐!”卡斯帕得意地笑笑,“二位先生,你们两个合作得如何?”

此时此刻,丁峻也不想花无谓的精力在斗口上面,于是他直接说,“感觉到你的潜艇有点变化,好像在外观上首先起了反应。”

卡斯帕命令打开外视大屏幕,周围的冰层已经开始融化,潜艇微微松动,轻轻地和周围的冰块发生撞击,“距离真正的变化还早。如果发现有冰块撞过来,可以将其高温融化,以减少它们对潜艇外壳的剪力。”卡斯帕看着几个屏幕上的显示数据,如此说。丁峻和斯波克马上明白他的意思,手指不停地输入命令。

奥莱德眼见此状,好像心里有点放松了,他开始找王曼农聊天,“小姐,你们历时很久才到达吗?”

王曼农本来就是随随便便可有可无的性子,也不大会记仇,更重要的是,她也根本不知道海德堡号已经死在斯波克的手里,所以对斯波克之前囚禁她也不觉得如何仇恨。见人家跟自己说话,就不带任何情绪地回聊,“是啊,路上出了很多事情,好不容易啊!”她回眼瞥到那个叫叶晓秋的家伙坐在她旁边,冷梆梆的像一块冰,切,以为自己好酷么,懒得理你!

“你叫Frank?我叫Manon,叫我Manon就好了!你在做什么研究?”王曼农兴致勃勃地自我介绍,她希望奥莱德能和叶晓秋换一个位置,坐到她旁边来。丁峻瞅了她一眼,心里说,这货还真是没心肝,这就又交上新朋友了。不过也不能说是不是所谓的斯德哥尔摩情结在作祟,此时此刻,的确感觉到双方的敌意略小,即使是斯波克,在处理问题的时候也会用眼神和表情征询丁峻的看法。

“我们在写新的基因图谱,”奥莱德心无城府地回答,“看看能不能创造出新的人类出来,不过目前还不太成功,最成功的例子仍然是基于前生物体的克隆,而不是优化。”奥莱德也想和叶晓秋换个位置,他看看同伴冷冰冰的面孔,想想还是别提要求了。

隔着人说话真是太不方便了,王曼农心想,但是她又有点好奇,“新图谱,是重新组合DNA吗?”

“只是一个方面,具体说起来也比较复杂。简单概括就是改造X和Y基因。”

(待续)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