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程烟雨--三峡恩施游记(二)

字数 2672阅读 101

10月3日一早出发鱼木寨。天气还算给点面子,有雨,但时隐时现。

鱼木寨位于鄂渝交界处,是一个建在山崖顶部的小村寨,四周群山环绕,悬崖壁立。寨顶中部高平,略呈椭圆,形若蝌蚪,以峭壁深渊与周遭阻隔。寨楼空兀于万山之中,寨门奇伟,雄跨进寨之路,两侧绝壁耸峙,楼借山势,山借楼威,浑然一体。有着一夫当关万夫愁之险峻。

寨楼之外,苍茫云海
如烟似雾卷云天,柔情缱绻绕峰崖

相传古代马、谭两大土司连年征战。马土司困守山寨,谭土司久攻不下。寨子三面都是万丈峭壁,并有雄关保卫,只能从西南面寨门前一段狭窄山脊上攻寨。山脊长约二十米,宽仅两三米,两边百米悬崖,尽头就是巍峨扎实的青石寨堡,开一小门,只能一个人进出,真是一夫当关,万夫难开。谭土司只好在山梁外扎营,欲以逸待劳,困死寨内的人。人们在寨子里面不仅耕田种菜,养猪喂牛,还挖地为湖,放苗长鱼。为了断谭土司侵犯的念想,于是从山寨内抛出无数活鱼给他瞧。谭土司一见,颓然长叹:欲下此寨,无异缘木求鱼也。于是此寨就叫做了鱼木寨。

鱼目

鱼木寨的寨门建在一个山脊上,在不到2米的山脊上用青石垒成,据考证寨门是清同治年间重建的,寨门上刻有“鱼木寨”三个大字,阳刚遒劲,厚重有神,立体感十足,足见书法和雕刻工艺之不凡,四周均是数百米的悬崖峭壁,唯有此道通寨内,在此守关,以一挡百,难怪谭土司望楼兴叹!

一夫当关
本姑娘摆的不是空城计,摆的是POSS
此地村唤鱼木

鱼木寨古时是一座集政治、军事、文化为一体的土家族山寨,寨内有土家古堡、雄关、古墓、栈道和民宅,是国内保存最为完好的土家山寨,是研究土家族历史、建筑的实物见证。寨内至今仍保留有完整的古代土家人生活、饮食、婚丧、建筑等,这里还形成了一种奇特的习俗:白叟假如过生日,必须按照丧葬典礼操办,身后墓穴要建在客厅内,构成“人鬼同屋”。寨内建筑以木为主,石为辅,石与石、木与木、木与石之间的结合,均用古老巴国传统的营造方法,以榫头相联,阴阳相扣。

雕木花窗,户户如是
木房子
石木房子

这里有两座规模较大的古墓。一座为“双寿居”,均由青石构成,一进三重,规模宏大,有侧门,有正门,雕刻精美,每道门都有对联,字体风格自然流畅,刚劲有力,虽经百年风雨,仍保存完好,十分难得!还有一座向梓墓,规模仅次于“双寿居”,但雕刻工艺一样十分精致,多幅对联,都很完美。土家族人视死如生,舍得投入墓葬,这些习俗都是从人类原始祖先进化而来的。

双寿居
双寿居
双寿居石雕
双寿居石雕

此处民风淳朴,渔樵耕读,注重读书识字,人杰地灵。不到500人的小村庄,出过30多个大学生,也出过2位州署专员,的确不简单!能在如此封闭的环境中走出去,说明这里的人把读书识字作为文化传承的血脉,世代相传,从寨门到墓碑上的石刻文字中可以让人感受到这浓浓的文化之风,这样的书法一般人是很难写出来的。

双寿居

经寨门进寨后是一条青石铺成的小道,顺着青石小道走下去,沿途散落着几户人家,村子里随处可见的石磨、石碗、石水槽、石盆等许多石器,让人感觉原始古朴。总体感觉鱼木寨过去因受外界干扰少,信息不畅,仍保留有许多原始的生活习俗。

进寨后唯一的青石小道
yoyo:其实大人很无聊,就知道拍拍拍,好贪心,可是能带走吗?
久久:悄悄地进寨,打枪的不要

村中有一较大的建筑——“六吉堂”。是当地一大户人家,建筑规模宏大,大门是歪斜的,据说是讲风水的原因,让大门避开对面的山峰,以前曾作为村小学堂使用的,现在修复一新,很有气势,铺设了大青石的操场,粉刷一新的墙面上给人一种大户人家高墙大院的富贵之气,里面还存有戏台,还有一个大院子,“六吉堂”墙上还雕刻有家训,南阳柴夫子训子格言:“费尽了殷殷教子心,激不起好学勤修志;恨不得头顶你步云梯,恨不得手扶你攀桂枝,你怎不寻思,试看那读书的千人景仰,不读书的一世无知,读书的如金如玉,不读书的如土如泥……”。

六吉堂
南阳柴夫子训子格言
六吉堂一角,故纸述沧桑

因为花哥之前也未来过,而且鱼木寨未曾正式开发,并无多少路标指示,我们几度走错路,甚至还沿着一条十分险要的小道近乎垂直地向大雾迷漫的山谷走下一段,想想这里可是有yoyo和久久这样几岁的小孩子的,而且雨后山路湿滑异常,现在想来还是有点儿后怕的。还好花哥果断放弃这条道并返回找了个当地的村民作向导。但在迷路找路的过程中也还是有乐趣的,至少见过未知山谷那缥缈的云海、还有一段金色的梯田,在泥泞中反复,在草木林间徘徊……,这种未知甚至不知所措的迷茫难道不也是一种难得的体验吗?我始终相信,人在旅途里最令人刻骨铭心的,总是一次次的意外、偶然、惊讶,甚至挫败、错误、失去。旅行的意义从不在旅途本身。

向梓墓
迷路金色梯田
迷路金色梯田
迷路金色梯田
迷路金色梯田
放心,有压阵的老花。其实此刻他也是一脸懵逼
绿色田野

虽然有了向导,但我们还是小瞧了鱼木寨道路的艰难,基本上都是泥泞小道,山路、田垄……,都是深一脚浅一脚的,反正大家都成了泥腿子了。期间果果滑倒摔过五跤,后来在前往“三阳关”的路上,果果一直由洋洋来照顾了,小单却是靠蕊子来帮忙,真心感谢她们。而4岁多的小久久在上下路段基本靠我来抱了,值得骄傲的是yoyo,全程基本都靠自己,明媚只是做些防护而已。现在想来,鱼木寨这条线哪是什么休闲线,完全的一条户外驴线,明媚、yoyo、Jojo久爷、小久久第一次户外就接触到这样的线路,并且基本完成,也算是件值得自豪的事了。

徒步中
细心的洋洋
驴道
小手拉大手,一起向前走。yoyo:我带你去看花花世界
啷个了啷,啷个了啷,山歌唱起来呦,但愿别招来狼
我们的队伍向前进
废墟,曾经繁华
我们体力棒棒,不累,只是心累而已

由于前往“三阳关”的路越来越难,且无甚风景,只是有点虐而已,对于孩子来说并无意义,也无兴趣,还很危险,所以大多人都在关前决定放弃下行,为了照顾几个小家伙,我也未去见识一下,包括还有“亮梯子”这等惊心动魄的隘关险道。有句话说,蜀道难,到了鱼木寨的三阳关九到弯、亮梯子方知蜀道小巫见大巫。可见亮梯子的险是蜀道之最。想想还是有点小小遗憾的。

在这里明媚居然想就地放下yoyo,自己下去三阳关,胆肥心大如斯,给个差评。
假装我也去过亮梯子,队友提供的照片

在往回走的一路,Jojo久爷已经彻底累憨,在一村民家门口我们休息时,Jojo久爷基本处于半崩溃状态,几乎是哭了出来。哈哈!明媚与yoyo走的还挻欢,在一田垄间一位土家老人还送了yoyo一把板栗以示鼓励,后来在车上我吃了几个,味道还是相当纯正的。

翻山越岭,如履平地,潇洒飘逸的小姐姐yoyo
正在泥泞中艰难跋涉,踽踽独行的Jojo久爷
蓝瘦香菇的Jojo久爷在想什么呢?

我不知道现在的Jojo久爷回想起那一幕时会有什么样的思想,但我想当你花上几小时甚至更久的时间攀上一座座山峰、走过一段段坎途,拖着沉重的双腿还涨红着脸,带着急速的心跳和沉重的喘息回望来时的路,你一定会发现很多事情自己不尝试永远会以为自己做不到。其实,人的可塑性是惊人的,没有什么唯一,没有什么不能改变,没有什么不能适应,能阻碍自己的只有心理的惯性。

果果与小单的快乐旅程,不累不累,悠哉游哉
明媚与yoyo的泥鞋子

中午大多人都在向导家定了餐,看起来很好的样子,我们未定,但也尝了点儿地瓜,十分香甜。想想,在这近乎与世隔绝的大山中一切都是原生态的,空气就是氧吧负离子满满、水是高山流水、食物是自耕自作、天地所赐,难怪途中与一村民聊天,说这里的人大多健康长寿。

丰盛的农家大席小炒
伴我同行
咦~!我在嫌弃什么呢?天知道!
瞪!瞪瞪瞪瞪!
我是摄影师
胜利!丰收!
胜利!丰收!
胜利!丰收!
胜利!丰收!
哈哈,一点也不累啊?
这就结束了?本公主还未尽兴呢!

傍晚时分再次回到利川,晚上继续找食吃,这回明媚与Jojo久爷想吃炒菜,恰好宾馆边上就有一家,进去一看,洋洋、小单、蕊子他们也在,好巧。那么就这里了,结果差点等上一个小时才吃上,很奇葩的是这家厨子是一桌一桌炒菜的,我们来的晚,就最后啰。所以没有下次了。

一程烟雨--三峡恩施游记(一)

一程烟雨--三峡恩施游记(二)

一程烟雨--三峡恩施游记(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