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芙蓉如面柳如眉(55)

文/李小胖的妈妈


上一章

下一章

然而,就在宋谨烽把婚戒给孟怡戴上,即将亲吻新娘的时候,一个“我反对”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众人的眼光一致的望向门口,声音的来源,背着光,大家看不大真切女人的模样,只从声音跟轮廓可以判定:是一位年纪很轻,身材不错的女孩。

宋谨烽此时此刻却是完全愣住了。甚至开始神游天外:她怎么会在这里?这是怎么一回事?

到底是同床共枕的,仅从声音宋谨烽就可以认定,来人正是昨天还在床上与他耳鬓厮磨的助理兼情人小梦。

然而曾经无比喜爱的娃娃音,此时却像是从地狱里爬上来的夺命call,他太清楚自己的定位了:

即使他现在看起来光鲜亮丽,穿着阿玛尼,住着大别墅,开着兰博基尼,在整个孟氏都是一副大权在握的上位者姿态,无数的毕业生和同事都以他为榜样,从一届草根,努力奋斗,终于咸鱼翻身成为孟氏的金龟婿,很可能就是下一任的孟氏总裁,简直就是一部苦难青年的励志剧。

然而这还并未成为完美结局,这个婚礼,是他跻身上流社会,认识更多房地产大鳄,甚至于政界要员的重要机会,机不可失,昨天他还和小梦提起了这个事情,并承诺事成便可以金屋藏娇,给她买她梦寐以求的那个LV包包了!

然而这是怎么一回事?

宋谨烽来不及想明白脑子里未解开的麻团,就见小梦已经一步一步朝着他们的方向走来。

姿态妖娆,嘴角带着魅惑的笑,观众席上的孟母已经急的站了起来,恨不得冲上台间,将宋谨烽撕个稀巴烂。

不过到底被孟东华拦住了,作为孟怡的父亲,他显然并没有太过惊讶,许是见惯了太多的大风大浪,眼前的这一幕,显然还未被他放在眼里,拦住孟母之后,还耐心的拍了拍她的手,示意她稍安勿躁。

好在有孟父的提点,今天参加的客人并没有什么宋谨烽以为的政府要员和地产大鳄,无非就是宋谨烽一家还有孟家主分支的一些亲戚。

虽说是亲戚,却没有一个比孟父更加有权威,更多的是要靠孟父给些小项目甚至施舍救济的。因此,只要恩威并施压制一下,孟父并不担心这些人出去之后,会传出一些对于孟怡影响不好的传闻。

眼下的光景,似乎只有宋谨烽的母亲和大哥二哥一众还云里雾里,不明白这是什么个情况。

很快,小梦已经走到了宋谨烽面前,相对于宋谨烽的紧张,她倒是显得游刃有余,捏着娃娃音百转千回的叫了一声情郎,慢悠悠的从宋谨烽给她买的迪奥包包里,小心翼翼的抽出来一张超声波检验报告,递了过去。

宋谨烽两眼发直,伸手欲接,却被孟怡一把抢过,她是怀过孕的,自然知道这上面写的宫内活胎是什么意思,想着自己还在为失去的孩子自责伤心的时候,这个男人却已经抱着其他的女人共赴巫山云雨,孟怡不禁气的浑身发抖,牙齿打颤。

她用力将报告摔在了宋谨烽的脸上,又一个用尽全身力气的巴掌尽数甩在了小梦的脸上,伴随着一声“啪”,打的人姑娘原本白嫩嫩的脸蛋迅速的发红,肿胀了起来。

孟怡似乎被自己的举动也有点吓到了,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指,又抬起头,看了看台上的宋谨烽和小梦,以及台下的父母。

视线扫到角落的阿眉时,她不禁苦涩一笑,原本以为自己年轻、漂亮、有资本,不费吹灰之力的赢得了宋谨烽,就是得到了所谓的爱情,殊不知,抢来的爱情,终究也是会被别人抢去的。

人说:出来混,总是要还的,现如今,她流产,在婚礼这样重要的场合丢了这么大的人,果然,是现世报来了。

突然她不想再看到这些人的目光:或嘲笑,或同情,或者干脆在无声的控诉自己,不过是她咎由自取,她要逃,逃到一个没有人认识自己的地方去。

于是,孟怡向父母的方向屈身鞠躬之后,双手提起了婚纱,向着门口跑去,虽然孟母直起了身,却被孟父拉住了手,在他有意无意的纵容下,孟怡很快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外……

孟母已经叹着孩子命苦,哭着倒在了孟父的身上。

宋谨烽显然想美好的开始,却没预料到糟糕的结局,尴尬的站在台上,拿着报告单和小梦相对无言。

想埋怨,想发泄,可他再乱也知道这不是好的时间和地点,他还想要攀着孟怡的高枝来发展自己,怎么能让她就这样消失?

正待去追,却被不知道哪里来的黑衣人捉住了双手,立时动弹不得。只得将求救的目光投向了孟东华。

不知孟东华对孟母说了什么安慰的悄悄话,此时,孟母显然已经不再过度忧心女儿,反而怒气冲冲的瞪着宋谨烽,若不是被孟东华拉着,恐怕早就冲到台上,给这始乱终弃害人不浅的男人一个排山倒海,葵花点穴手,或者九鹰白骨爪,以泄心头之恨!

而孟父接收到他求助的目光,只晃了晃手,马上有保安和黑衣人出现,将礼堂内包括霍安泽和蒋眉在内的所有亲朋有序的请出了礼堂,并直接专车安排,护送到了相应的酒店就餐。

转眼间,礼堂内只剩下孟怡父母和宋谨烽家人,外加小梦。

显然,宋谨烽家人已经被孟家的处事方法惊了不少,不过在上海的这些天,他们跟着幺儿(宋谨烽)混,那也是吃过阳澄湖大闸蟹,去过五星级酒店,见过大世面的“上流社会人”了,呆愣了一会儿,也就回过了神。

宋谨烽的老娘先发话,姑且叫她一声宋大娘,只听她操着重口音的普通话说:“这是咋回事儿啊?幺儿,你过来,那闺女,你也这儿来,那是啥也,递给我老太婆瞅瞅!”

孟父刚张开的嘴,默默的闭了回去,后背靠在了椅背上,闭上了眼睛,闭目养神。

孟母心里想着: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亏的她最近因为公司的事情,还对他和颜悦色的,累的半死准备了婚礼,都被他这个渣男搅和了,还想娶她的宝贝女儿,门儿都没有,只可惜她时不常叫芳姨给他熬的汤了,就当是喂了狗了!然后瞟了宋谨烽的方向一眼,用鼻子“哼”了一声,便不再言语。

小梦战战兢兢的看了眼孟父孟母的方向,跟在宋谨烽身后亦步亦趋的走到了宋大娘的身边。

宋谨烽已经跟宋大娘说明了这姑娘怀孕的事实,至于为何不做怀疑,不过是因为小梦跟他的时候,还是第一次罢了。

此时他恼的不行,宋大娘却已经喜笑颜开的拉住了小梦的手,开始嘘寒问暖了起来,不时的高声说一句:看她这个屁股,就是个能生儿子的!

说的小梦又羞又臊,而孟母从孟父处得到女儿已被接回家的消息后,更是轻蔑的看了她一眼,直接走出了礼堂。

孟父则踱步至宋谨烽跟前,一字一顿的说道:“宋谨烽,事到如今,我不怪你挪用公款给自己养情儿,你也别再来纠缠我的女儿,明天开始,你不用来孟氏上班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