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上海女子图鉴》

2018-6-14

周四、多云


窃以为,《上海女子图鉴》不管是在主角选择、妆容,拍摄手法,场景的选择,道具的选择,意境的营造,音乐的选择等方面都略胜一筹于《北京女子图鉴》。

可能,上海本就是一个比较有年代感的地方,场景的选择、主角的妆容、采光、背景音乐的选择,都与上海这座优雅、复古、有情调韵味的及其契合,死死地抓人眼球锁人心。很显然,相比之下《北京女子图鉴》逊色许多。

首先从主角的选择上几点。《北京女子图鉴》主角,戚薇,本身身上有一种乡土气,并且这风格贯穿始末,没有在多年的历练中蜕变,很是跳戏;北京应是一个开放、冷漠的城市,耳濡目染之下身处在其中的人应该也会如此,但是,很显然,主角并不是一个成功的长时间摸爬滚打在北京的人。《上海女子图鉴》恰好弥补了上面所说的一切。从开始的懵懂、淡雅,到后面,举手投足之间都有着上海人独具的那种优雅的气质。当然,在这其中,打光和妆容、服饰也起到很大的作用。

一部影视剧的成功并不是可以单独说哪一方面的成功,而应该是各部分之间相互协调的结果。

其次就是,打动我的应该是林立与罗海燕他们两个完全不一样的人身上所呈现的对于爱情、婚姻、独立的看法。林立认为,这世上不存在爱情,那只是荷尔蒙作怪;婚姻也是完全没有必要的,想在一起时就在一起,想分开时就分开,不需要对对方负责,在此强调的是:两个人是独立、自由的个体,而婚姻意味着:你与另一方紧紧的栓在了一起,必须对对方后半生负责。他的观点和我不谋而合,不过这一想法必须建立在你能够自足的情况下,显然,我暂时是不具备这一能力的,所以我注定是“多余人”。罗海燕即使经历多次恋爱,依然相信爱情、向往婚姻,在她看来,婚姻不是交易,而是对对方的一种承诺,当然,她在此也强调个人的独立,不过,她与林立的“独立”性质是不一样的。林立强调的是精神、生活独立,不需要对另一方负责;罗海燕强调的是经济独立,女性不依附于男人的经济而活,成为全职太太。综上所述,我赞同林立的婚姻观、爱情观的同时对于罗海燕的经济独立观也是赞同的。

最后就是电视剧的背景音乐很有感染力。《say goodbye(孤独版)》《Lights still on》都是孤独的歌,只有独孤的人才能体会到其中的孤独。歌词简单却直击人心。沉醉其中,容易上瘾。

听着《say goodbye》时我脑子里漂浮的都是李守辉的影子,可能是因为他恰好正在上海,还有就是我只谈过他一个人,所以能想的人有限。


我是谁
我在谁
镜子啊
在思念谁

你是谁
你拥有谁
时间啊
它忘了谁

找一个地方
让我能够更坚强
就像在梦里的天堂
找一个地方
让我自由地飞翔
和所有悲伤say goodbye

酒杯里的伤
青春的模样
和一些寂寞
一些疯狂
那些旧时光
像影子一样
跟我去流浪,去远方

找一个地方
让我能够更坚强
就像在梦里的天堂
找一个地方
让我自由地飞翔
和所有的悲伤say goodbye
和所有的悲伤say goodbye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