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木头人

123是个木头人。

她(它)像人一样吃饭,像人一样睡觉,甚至像人一样发呆。唯独,不会心痛。就好像她很冷血一样。123是不承认的,不过别人是那样认为的。

123喜欢土豆丝,喜欢酸菜鱼,喜欢落日。钟情于像狼一样专一的动物 ,并且疯狂的迷恋向日葵。

她养过一只不爱吃胡萝卜的兔子,养的肥肥胖胖的。有一阵子123还和它共享过一小叠梅干菜扣肉,她啃瘦肉它咬肥肉,吃饱了各自眯着眼心满意足。

123比较喜欢呆在自己的房间里,没什么事的话基本不出门。某种空间的安全感,让她看起来有点自闭。

不喜欢下雨天,不喜欢被人指挥,不喜欢和一大堆不熟的人站在一起瞎扯。有很多朋友但不常聚,不知道是被遗忘了还是遗忘了别人。

123喜欢过一个man,兔子就是那个时侯买的。

还记得那个外地的小贩蹲踞在马路边,很有耐心地告诉123如何养兔子。关在笼子里的兔子小小的,只有123手掌那么大。

(123抬起手掌看了看,嗯--也有可能是自己手掌太大了)

那个man看到过兔子。他说,这是我们的儿子。呵呵

123坐在草地上,对着头顶的烈日沁了一鼻子的汗。

原本闹腾不止的兔子安静地躺在他身旁。123很满足地笑笑。

一年后,兔子死掉了。邻居拆房时,大块大块的板砖掉下来发出的巨大声响,把胆小的它吓死了。

123没见到兔子的尸骨。很遗憾。

跟遗憾的是123连摆什么表情都不知道。听到这样荒诞的死法甚至还有点想笑,笑着笑着就笑出泪了。

兔子,愿你安好。

之后123去买了俩小龟,她看它们时它们也会看着她,三双眼睛轱辘轱辘地转。

心血来潮的时候123会带着它们去上课,小心翼翼的,不让别人知道。要是有人胆敢碰它们一下,123凶巴巴的就变成了泼妇。即使这样,小龟到最后还是消失了,它们趁123不在时爬走了,生死未卜。

再后来,123和那个man冷战。久而久之,那种比白面刀切还廉价的情感,没了。

有点点伤心了。

不过没事没事,本来就没心没肺的人,不会在乎的。

唯一内疚的是那仨可怜的小家伙,陪了她那么久,到最后,都不得善终。

哦,忘了说,兔子是母的,所以不是儿子。----不过什么都不重要了。

浑浑噩噩了很久。

123喜欢上了一根长满柳条的病木桩子。一半希望一半绝望,一半快乐一半忧伤。他说他叫321.

123不是很喜欢321的名字,好像念着他的名字世界就会在倒计时中被摧毁。

321在123比较难过的日子里和她开点暧昧的玩笑。不正经的,但无伤大雅,

说不清什么感觉,有个人陪,至少心里好受点。

123觉得321是个大好人,好的只能用‘好’形容。

321是好人,可是好人只把123当朋友看。

这点123再清楚不过。

可后来头脑发热的123还是像个怀春的少女一样说了句不该说的话。

结果---意料之中。

感觉---自寻死路。

不知道这样的友谊是不是就沾了污点?

唉---有点小失眠。

望着天空123突然觉得很疲惫。

忽忽---

3月了,所谓的阳春却阴雨绵绵。

突然很渴望自由。

想赶在6月前种满 满园的向日葵。

还得攒钱买条狗。

希望它可以陪着自己看看落日余晖,走过荒芜沙丘。

---ending---

长大后再也写不出走心的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