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在谈创意时,我们谈些什么?

图片发自简书App

在这个鼓励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时代,创意在不断升值,创意也在不断贬值。为了跟随时代的脚步,以国家政策为导向创业创新不断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头来,真创意一路过关斩将、体现出其独有的价值,不但能独立支撑自身健康可持续发展,甚至在创业的大流中巨额套现;“假创意”便在大浪淘沙中流产,不复存在。我所说的“假创意”并非全是指舶来之物;可能是我们提了一个简单的问题,我们的智慧不够;也可能是我们有智慧但缺乏方法。有所欠缺,便无所成。

当我们在谈创意时,我们先谈一谈孩子的天马行空,因为这是智慧的开始。

这是赖声川老师在《创意学》的第一讲和第二讲中都讲到的一个故事:一对母子走在上海的街头,当儿子抬头看天空时,兴奋地指着天空说:“妈妈,你看那一只狗!”妈妈的回应是一巴掌:“记住了,这是云,以后不要说是狗!”赖老师对此有感而发,这一巴掌把孩子童年的创意便被压抑起来了。但我们都知道,这是我们在教育过程中的常态,周五去参加了一个创课沙龙,也有队伍在其中反映,一直以来的单一化评价不仅让孩子丧失了创意,甚至让他们失去了自信,“我画的不像,所以我不愿意提笔。”也一如我们的成长,用十二年让我们变得标准化,用四年让我们试着铸造创意,然后无论是工作或是深造,创意便成为永恒的话题。显然不能一溜烟地把创意缺失的“锅”丢给教育,因为创意确实需要天马行空,但更需要的是在生活中的体验,对生活葆有好奇心,以问题为导向地思考,这也是赖老师所说的创意是可以学的,包括他在学习导演的过程中,创意的产生来源于多导多试。

图片发自简书App

所以在赖老师的创意金字塔中,底层是遮蔽创意的内在屏障,可以流通的创意便需要在智慧和方法中不断生成建构。如果我们是家长、是教育者,希望能够保护好孩子的天马行空;如果我们已经不是孩子,我们需要创意,也请不必怨天尤人,不可能所有的创意都被遮蔽,总有流通的那些创意,在生活中好好感受,尝试提出难度大的问题,运用我们的智慧和方法尝试去解决,因为创意可以学。


当我们在谈创意时,我们再谈一谈结构的奥秘,因为这是创意学的方法论。

结构是基础,小到汉字的结构,大到建筑的结构。结构让作品有了完整性,结构让生命有了完整性。正如赖老师所言, 结构是东西内在需求的外在呈现,他用佛罗伦萨百花教堂圆顶、用莎士比亚的十四行情诗、用易卜生的佳构剧论证了结构决定了事物的完整性。

从科学的角度而言,最能体现这一点的大概要数化学。物质结构决定性质是化学中的一条基本规律,在元素周期表和有机化学中体现得淋漓尽致,结构架起了宏观和微观的桥梁,因为核外电子排布的结构,因为官能团的结构,所以在化学反应中产生了这样或那样的化学现象。

从教育学的角度而言,布鲁纳的认知结构理论也首当其冲。他说:“不论我们选择教什么学科,务必使学生理解各门学科的基本结构。”于是他提出了任何学科结构都可以用某种形式交给任何年龄的任何人这样的命题。虽然这一命题太过绝对,过度强调了学科结构的重要性,在考虑儿童在其发展中的认知特点的基础上高估了学科结构的可转化性。但是毫无疑问这种结构性在儿童发展的过程中显得日益重要,诚如赖老师从话剧角度而言的“学会看结构就是学会看大画面”,在学习者的发展过程中,学会结构就能通向“训练迁移”的大道,就能有大观念,知识才能成为一条线、一个面,而不是分布的散点。在教育实践中,如果说课堂也是老师导演的一场剧目,也许不太妥帖,但却有相似之处。把握了结构的老师能够把课堂完整的呈现出来,欠缺结构的课堂会变成知识点的大杂烩。

结构的奥秘是创意学的方法论,不仅体现在话剧之中,亦如我们做学术研究。正是因为欠缺结构,所以在学术创新中寸步难行,恐唯有多多输入,才能建构起自己的结构,才能在结构中找到真创意。

当我们在谈创意时,我们还要谈一谈生活的串联,因为这是创意的流通。

赖老师的即将上演的新剧《隐藏的宝藏》采用的是侧舞台的视角,演员的表演方向不是面对观众的,而是面对舞台两侧,留给观众的是侧影。这一创意来源于赖导自己在每一场戏在舞台侧面看戏的体验,因为这种体验独一无二,想把这种体验分享给观众,便想到了这样的表演方式,创意够新,值得期待。这里的串联便是导演的视角与观众的视角。将上剧场放在美罗城也是他把生活和剧场融合在一起的例证,他还想把阮玲玉放进自己的话剧中,用时空来串联,这已不是他第一次运用这样的创意了,可以算是极具个人之特色了。就我目前所看过的赖导的戏,他好用戏中戏的风格,因此每每观剧之时,总能鲜明地体会到时代的更迭之感,人物关系的交织,人物命运的纠葛、生命的轮回之感:《如梦之梦》如此,《圆环物语》如此,《千禧夜,我们说相声》也是如此。

撇开赖老师在话剧之中的创意,我们想要的创意也是来源于生活的串联,最易拾取创意的莫过于“跨”。每每谈到某一领域的展望时,总有一条方向是跨领域的相结合。以前我们谈到教育学时,总以其内在原理为研究主线,而今我们试着将脑科学融入其中;在教学上,以前我们强调学科结构,而今我们开始重视以问题为导向的跨学科学习,STEM的理念越发深入人心。关于创意,关于生活的串联,我们不仅要在横向上“跨”,也要在纵向上“挖”,从本质联系上汲取创新点,创意的流通是四面八方的,不必局限,脑洞大开为好。

提出问题,得出答案,运用智慧与方法,从生活到艺术的过程,便是创作的过程,便是创意产生的过程,内容新是创意,形式新也是创意。

创意学,学创意,徐徐图之;生活观,观生活,用心体验。创意是一种能力,更是一种态度,不必介怀,不必强求,且学且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