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目二,是渡劫

其实,对于车,我向来害怕。从来都不敢坐上,我们家车子里,驾驶座的位置,我担心我会不小心,碰到什么,它自己就跑了。

象我这样胆子小的人,也要学车了,太阳真的是从西边出来了。很多人,很多了解我的人,一下子都对我“刮目相看”起来了。

我是自己拿着钱去报名的,钱交过了的时候,内心还在忽悠着,因为,我不敢相信我自己,可以能行。

可事实真的就按着顺序往前走着,我开始在手机上刷学时,学驾考理论。我很刻苦认真,每天都学几个小时,睡之前也是要学上一会儿。

当学时刷够了,我记得东西也差不多了,每次模拟都是九十多分到一百分。尽管是这样,我的心里也还是有些惊慌,毕竟很久不进考场了。

我的同学告诉我,进到考场后,什么都不要问,因为监考官们非常严肃。于是,我谨记在心里了。

预约好科目一,考试那天,爱人陪我去了。我一直记着同学的话,到考场里自己小心的答题,有些小问题尽量自己解决,尽可能地不去打扰到监考官们。

有人声音里尽是谦卑,举起手提出自己的电脑出了问题。

那就回家先学会了用电脑再来考试吧。

一句话,那人不再吭一声。

而我,细致的答着题,最后又数了数错题,刚好九十二分,不敢再乱动,点击确定,提交了考卷。

科目一,算是合格了。

欢声笑语,喜笑颜开,夫妻双双把家还。

接下来的日子,便开始学车了。谁能想到,这个开始简直就像经历了一场劫难。

更没有想到,最近学车的人,多数是如我这个年纪的女人。驾考难度大了,我们这些人才开始迈出这一步。不知道这是我们的悲哀,还是我们的幸运。

悲哀的是,每一科目考试的过程中,全都是电脑监控,是做不得一点点假的。

幸运的是,每一科目的考试,都必须要自己认真去面对,去学习,去操作。这也是对生命负责。

我的教练是一个温和又会说话的人,他讲的每一句话,我都认为是有用的。

第一次上车,我连方向盘都不知道怎样转,实在汗颜,但更多的是紧张。

然后,接下来的日子,于我都是折磨。刚学会转方向,就要爬坡了。在半坡上停两次,教练让我们练习半坡起步。

我开始根本掌握不了半联动,所以总是往后溜车。尽管心里已经不是特别害怕了,教练坐在旁边,对我也是一些安慰的。

我对每一个项目的第一次操作,都是乱七八糟的,但回家之后,我会把学过的,教练讲过的每个点位,再去用脑子过一遍。

第一次学倒库,左一把又一把,我不知道是怎样倒进去的,听着教练的指导,但内心里是没有一点概念的。

稀里糊涂的,感觉非常难。回家后,我就用手机在屋子里的地板上练,刚好地板是一个方块的形状,我就一遍又一遍的演示着,脑子里回想着教练说的点位。

我这人有个毛病,不懂的地方,我喜欢找出原因,到底是哪里让我不明白了,是怎样出现的问题。

第二次练倒库,我的心里就有了一些比较清晰的轮廓,操作就好了许多。

好笑的是,我甚至在洗澡的时候,嘴里都在念叨着,看不到线打死,往后倒,看到角两个指头时回正方向盘,快看不到库角的时候,再打死,看车平行了回正方向盘。

我闭着眼睛,头上淋着水,爱人听到问我在说什么,我说在加深教练讲的点位,他就笑了。

后来,我跟很多考驾照的女人聊起过,原来,并不是我自己一个人这样像傻子,好多人都是这样的。

练车的女人,在一起的时候,话题不会有别的,只有练车的心得,或者说是练车带给每个人的折磨程度。

我这个人,只要做一件事情,就希望做到完美,而学车竟是让我伤透脑筋,极其打击了我的自尊心。

其实,我的内心里对开车并没有兴趣,只是时间难得清闲,而很多的女性朋友,她们都会开车了。再有我的亲人,他们都希望我学会开车,可以随时随地去哪里,这是一种方便。

我就是这样被时代,还有随大流的心思,推进了驾校的大门。

刚开始,有一段时间,我都想去退钱不学了,人家说钱是不退的,大姐你还是坚持练吧。

没有了一点退路,硬着头皮一天一天往驾校跑。天很热,我的脸被晒成了黑炭。

就这样,慢慢的,每一项都懂了。对于倒库,很多人都说是最难的,而我认为,坡道定点才是最难的。我总是对不好边线。

终于,学时刷够了,教练帮我约了考试时间,而我是不自信的。尽管自我感觉除了坡,其他的几项我都做到了心里有数,但还是非常紧张。

考试前一天是要模拟考场的,我跟着几个同学一起去的。那两天温度高。其实,我很少独自去做什么,一般情况下,都是有爱人陪着的。

可月初,是爱人最忙的几天,他工作上走不开,我是硬着头皮去另一个县模拟和考试的。

模拟的时候,我们都分了车。我特别想知道考场上的坡道点位。我希望模拟教练可以告诉我一些参照物,让我操作。

但是,很遗憾,没有说。那么我就问,得到的回答是,我问一句,答案是模棱两可,模糊不清。

坡道点位,我是寄希望模拟考场的,因为在驾校,我用雨刷器总是对不好。

模拟完,我跟同来的同学交流,问他们的教练给讲了什么,我很羡慕,一些参照及点位讲的那么清晰。

第二天考试,我五点多起床了,到了考场,如果我能再临时模拟一下该多好,可惜,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没有。

考试的时候,倒库侧方曲线直角,都是一气呵成,一分没扣,可到了坡上,边线超出五十公分,一下扣了一百分。两次机会啊,都是在坡上。

当我听到考试不合格的时候,我想,我的脸应该是拧巴成了毛巾的,哭没用,气也没用。

由此,我总结出来一点经验,想要考过科目二,一定要练扎实了每一项。

因为,我的坡道是薄弱的,最终挂在了那里。

可是,有些时候,也是要在模拟场地找点位做参照的,即便是我们在驾校练的已经很好了,可一旦换了新的场地,仍然会失败的。

第二次考试,爱人全程陪伴。

模拟的时候,我一看又是上次的教练,爱人坚持换辆车,可开票的人说换车就换点了,人家是好意提醒,我不好意思了,就说好。

其实,我之前的考试,全部都是按驾校我的教练教的,一分没扣,只有坡上是我的薄弱点,教练说,可以模拟时让人家给找找点。

有好友告诉我,应该给模拟教练买盒烟的,我第一次是带着的,只是没有机会拿出手来,车上太多的人。

而这次,我就想,送给教练烟吧,尽管我不喜欢送礼,可我用到人家了。

记得第一次模拟,教练问我是几次考,我说第一次,他马上看了我一眼,说了句,才第一次啊。我不知道,才第一次是个啥意思,是说我这次过不过都没有关系,反正后面还有很多次机会。

我上了车,前面有一个人在模拟,教练在打电话,他说,你买两盒烟给安全员,可要注意一点,车上有监控,千万别拍到了。

我听着,心里在想,这是他的熟人要在另一个考场考试了吧,他还让提一提他的名字,就说是他让给烟的。

轮到我了,我坐在前面去,顺手把烟悄悄放在了他的座边,他没吭。

四圈,依旧是没找到我自己的停车点,而边线,给我说了一点,我的心里稀里糊涂。

突然间,感觉到这个人并不是给不给烟的问题,这是负不负责任的问题。

第二天考试,爱人坚持让我再换个教练模拟一次。

不换不知道,我什么都没给人家买,可这个教练却是一点一点都给讲的那么细致。我告诉他我在坡上没找到点,他就问我前面那几项怎样,我说还可以。

他说好,我帮你找找点。然后,我倒库侧方一项一项走了一遍,他点点头说,你的倒库啥的挺好。

我的心里顿时信心满满。

还未到坡前,他就让我停下来车,用手指着细心地给我讲解。他说只要讲一说就会透的,我感激地点着头。

按他讲的,我操作了两圈,心里有了数。也明白了一些点位,是非常重要的,胜过我们练好长时间。

下来车,我深深的对着教练弯下腰,真的非常感谢他。

这是一种尊重,对彼此都是。教练尊重学员,是一份责任心。学员尊重教练,是一份感激。

说与不说,是不一样的,稀里糊涂跟心中有数,与考试有着直接关系。

事实证明,我考过了。

人,在这个世上数不清,可,人与人为善,并非都能做的到。我敬重人的品质,一直都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