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文学社冬游记》

               

  记一七年十二月庚午日,冬阳明朗,清风惬意。余五十等人姿东南行二十几里,待时几,至明江畔。


图片发自简书App

游舟已备矣,弃车而上,声鸣响起,乘风起航,徐徐缓进,水清江静,江天一色蔚蓝美,高山秀水景更独。舟行伴温茶,透明窗,观远处,似景如画,心悦之。无意江畔小舟入眼帘,徐徐乎如羽划江面。

图片发自简书App

  顷刻,轻舟瞬转,现于独特之壁,众皆惊叹:青山驾于秀水之上,岩石于平地而描,盖明江花山之壁画也。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壁立险陡,故不知从何而攀,舟行逾之近也,岩画缓缓映入视野,形不止一二而各显其奇,高处离地几百有余,近处临江仅十来米,静观细望,非人,非兽,非物,实奇合为一体,形态各异。回展遐思,历经千年仍依稀见痕,论风吹雨淋其形依存,吾皆众为之震撼。问其解人,作画者其谁?答曰:古骆越人也。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说不清哈代是要褒扬还是还是批判迈克尔·亨查德这个角色,但他确实从多层次上塑造了一个有血有肉的男子汉形象。亨查德确实...
    荒原苍狼阅读 28评论 0 0
  • 过了好几个月,秋叶和铃铛在微信上聊天 “铃铛,我告诉你一件事” “什么事?” “你要替我保密,不要告诉其他的人,我...
    芃芃女孩阅读 80评论 0 3
  • 归家之路从来都没有坦途。 中秋刚过,正值国庆,这一年也是我第二次仓皇回到家。安康到岚皋的路上,我戴着耳塞,托着下巴...
    好名字都取完了阅读 381评论 4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