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笼狐妖之恋

图片发自简书App

小时候我总爱粘着奶奶在灯笼篝火节上给我讲故事,我记得那时候配着灯笼的微光听她讲很多很奇幻的故事都很美妙,每一个故事都是那么的引人入胜。我觉得那时候她嘴中的故事比安徒生的童话要好听许多。

转眼已经是过去十五年了,以前存在情怀的灯笼以及故事都被别人给淡忘了,甚至很多人都背离了故乡,留下一座空空的小镇。相比之下,从前只靠灯笼来点亮整座小镇的日子真的真是怀念。

尤其是在今年的灯笼篝火节上我听到这么一句话之后更加追忆起了过往的小镇记忆。因为这个女孩在我身边问了一个我很熟悉的问题,她问:“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妖怪吗?”

这是奶奶每一个故事的开篇第一句话,因为她的故事中总会有妖怪的出现,但是这些妖怪却不会吃人,而是带着温情的面容,也许它们跟我们这些人类相比更加趋近于一个人。那时候我就坐在走马灯的旁边,奶奶就给我讲起了故事。

“小枫,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妖怪吗?”奶奶用慈祥的面容望着我,她知道我的回答肯定是“没有”,所以她就继续讲着:“在我们小镇的外面有一片森林,那里面就住着一种妖怪,它们叫狐妖。”

于是故事就从这一句话开始晕染开来,铺开了一整个点缀着萤火的盛夏。

“喂,你叫什么名字啊?”一个小女孩躲在森林的一棵古树之后问着眼前这个衣着脏兮兮的小男孩。但是那个小男孩并没有理会她,只是自顾自的往前走过去,眼睛聚焦在树丛里的杂草之上。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他是在找东西,于是小女孩又问了一句:“你在找什么呀?”

这时候小男孩看了她一眼但是还是缄默不语,过了一会儿他似乎在草丛里面发现了什么,于是他把手伸了进去,这时候就听见草丛里面穿出来“咔嚓”一声,等到他把手拿出来的的时候一个捕兽夹已经死死的咬住了他手中的木棒。

小女孩见了就说:“你是在破坏猎人的陷阱吗?”

他回过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说:“别人都叫我小正,不过你喜欢怎么叫我都可以,甚至叫我‘喂’我都不介意。这些捕兽夹太讨厌了,我奶奶有一次到这山中来就被捕兽夹给弄伤了,花了好长的时间才恢复,所以我就希望不要再有人因为这个受伤了。哪怕是动物。”

小女孩好奇的问:“为什么呀?”

他的回答很幼稚却很真实,他说:“因为动物也怕疼,也会流血。”

这时候小女孩就问了一个很奇怪的问题,她说:“那要是妖怪呢?”

“妖怪也会疼啊。”小男孩随口就说了出来,也不在意这是小女孩的圈套。

接着小女孩又问:“那要是坏的妖怪呢?”

小男孩看了她半天,然后没有回答就走了,因为他确实回答不出来。离开的时候正值黄昏,下山到家的时候夜幕已经铺开了,家中的奶奶已经在门口等他了,满眼的焦急,因为小正也是第一次这么晚才回家。虽然奶奶不会动手打人,但是嘴上的责备还是逃不过的,奶奶总说小正这孩子太野了,没事的时候就爱往山上跑,也不顾山上有多危险。

因为他的爸妈都离开这个小镇去打工了,在家的两人不说相依为命那么悲苦吧,但是一眼不见还是怪担心这个小男孩的。

木质结构的砖瓦小平房虽然不大,但是只有两个人的话还是显得有些空荡荡的。不过这里面却藏着小正的一个宝贝,就是一个胶卷相机,因为里面存着爸爸妈妈的照片,以及全家福。然而这并不是最宝贵的东西,因为爸妈久居在外的原因,小正早就已经习惯了孤单的生活,有时候他都只觉得自己的亲人只有奶奶。所以奶奶的心愿才是他唯一的宝藏。而这一个相机就是帮他实现奶奶愿望的宝藏。

至于奶奶的愿望是什么,这还得从森林里的一棵古树说起。传说灯笼镇外的那片森林里的那棵古树从几百年前就生长在那里了。盘虬卧龙的树干,枝叶繁茂,每到盛夏都会开出许多美丽的灯笼花,而且有时候在夜色中那些花朵还会泛着迷人的光彩。但是这并不是每年都能看到的。

小正听奶奶说,在奶奶小的时候就曾经看到过那些花蕊在夜幕中发光的美丽景象。不过从那以后她就再也没有欣赏到过这样的美景了。奶奶还说那时候还有一个小男孩陪伴着她,可是在那晚之后就在也没有见过那个小男孩了。

奶奶说此生就只有两个事情是她所向往的,第一就是再看一次那古树的绚丽美景,第二就是希望再次遇见那份久别的感情。只是现在奶奶腿脚也不好了,想要看到这些都已经心有余而力不足了。不过虽然人可能已经没有机会再见了,但是古树的美景小正还是可以帮她拍下留作这辈子的纪念的。

所以小正每天就爱往山上跑,其中一个目的就是希望有机会遇到古树发出五光十色的场景。他一直坚持着,到现在已经是五年了,虽然光景不长,但对于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这些耐心还是不错的。

第二天放了学他就来到这个地方解除这里的陷阱,饭点到了就回去吃饭,等到晚上就独自一人打着灯笼来到山上。但是五年下来没有一次是看到过那样的场景的。所以今天也不会例外,人世间的巧合总是少的,真的遇上了那就是珍贵的缘分。

不过这天晚上他虽然没有看到古树的魅力,但是他遇上了昨天的那一个女孩子。而她见了小男孩之后还是习惯性的躲在古树后面,远远的说话:“你是昨天那个人吧?”

小正看着她问道:“是我,你怎么一个人在森林里啊?”

“我出来透透气,我妈妈只允许我晚上出来。”

小正有点不明白这是什么道理,于是就问她:“白天出来不比晚上出来安全许多吗?我听别人说这森林里有妖怪的,你一个小女孩子不害怕吗?”

但是女孩子支支吾吾的并没有回答清楚,而且依旧躲在树干的后面不肯出来。小正看着她神秘的举动就开始好奇的往她的方向走过去,但是却被她叫住了。她说:“你……你,不要过来……”

“怎么了?你怕生吗?”

“我妈妈不允许我接触陌生人。”

小正听候随口就回答道:“可是我们也不算第一次见面啊。出来见个面还会出什么意外吗?”

“我……我,总之就是不行!”小女孩斩钉截铁的拒绝之后小正也没有强迫下去,只是站在原地问她:“你叫什么名字啊?这总可以告诉我吧?”

看她腼腆的样子就知道她又要磨蹭一阵子才肯说了,果然过了三分钟之后她才吐出两个字“言言”。至于是不是这一个“言”字小正也不知道,只是遇见后他都这样唤她的名字。

两人在一阵无声的尴尬之后言言就开口主动讲话了:“你这么晚来这里干什么啊?”

小正犹豫了一下回答道:“你知道这棵古树会发光吗?我奶奶说它发光的时候特别美丽,我奶奶小时候见过一次,但是她还想再看第二次,所以我过来打算拍张照片带回去给她看。”

言言看着他半天没说话,然后盯着古树看了好久才对小正说:“你就因为这个?可是我并没有听说过这棵树会发光的事情呀?你还是回去吧,这里挺危险的。”

“你一个女孩子都不怕,那我有什么好怕的。更何况我又不是来做坏事的,就算遇到狐妖我想它也不会伤害我的。”

言言听后脸上带着不解说:“你多大了?怎么想法那么幼稚啊?”

“反正我要等到九点之后再走,你管我幼不幼稚。”

这时候言言突然从古树后面走了出来,一边走还一边说:“你就不害怕我是妖怪吗?”

小正一脸不屑的说:“那你就吃了我好了,反正我是不到黄河心不死。”说完他就找了一块草坪独自坐了下来,开始摆弄着他的相机。

而言言也走过来坐在他的旁边看着他手里的相机问道:“这相机好破啊,你从哪里捡来的呀?”

小正两眼直勾勾的看了她小半天才说出话:“谁说它破的,它比我们家的房子要好多了。”说完之后他补充了一句,“你家很有钱吗?”

言言摇了摇头说:“不是啊,我只是看到许多来这里的旅游的人拿的相机比你的要好看很多而已。但是我从来没用过这个东西。因为我们家没有。”

“是这样啊,要不然我给你拍张照片吧。”说着小男孩借着月光给她拍了一张,之后他说道,“你这么晚还不回去家里人不担心吗?”

言言摇了摇头,指着森林深处说:“我家就在森林里面,里这里很近。”

小正“哦”了一声就没在说话了,两人在那之后也就保持着这样的状态谁都没再问谁问题。只是看着那天的月亮等到了九点。而正当两人各自回家的时候意外就发生了,小正听到言言的叫唤声回过头来的时候她已经被捕兽夹咬住了。鲜血直流,疼痛声自然是不断的。那天晚上小正背着言言把她送回家的时候已经十点了。

等到自己到了家之后已经是十一点了,本想着推门进去奶奶应该已经睡着了,于是他就蹑手蹑脚的往里走,只是没想到这个点了奶奶还是没有睡着,在听到动静之后开口的第一句话话就是:“是小正吗?”

“奶奶,你还没睡呀?”

“你这孩子,能不能让奶奶省点心!”

“奶奶,我没事,我只是在山上遇到了一个女孩子,她被捕兽夹弄伤了,所以我送她回家去了。没发生什么事情,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等你出事了奶奶哭都来不及。”

奶奶的嘴中满是责备的意味,但是这些话说完之后还是会在半夜给孙子掖被子。这些小正也是心知肚明的。等到第二天一切又开始重复着,奶奶总是守在家里,而小正还是忙着往山上跑。

那天晚上他见到言言之后本来想先开口跟她打个招呼的,但是没想到这一次居然是言言先说话了:“你来了啊?”

小正看着她说:“你在等我吗?”之后继续问道,“你的脚没事吧?受伤了还出来,干嘛不在家好好休息养伤啊?”

言言坐在草坪上仰着头用眼睛看着他说道:“在家里太闷了,知道你会来的,所以想出来找你聊天呀。”

“你没有朋友吗?再说了,你不是挺害怕我的吗?”

“那是之前,现在我知道你不是一个坏人呀。”

“你看人也太草率了吧,之前还说我幼稚,那你多大了啊?”

“十七。”

“那我还比你大一岁呢,还说我幼稚。”

这时候言言顶了他一句说:“你也没有朋友吧?”

“你怎么知道?”

“看你和女生斤斤计较的样子就知道你没有朋友,这还用想呀。”

小男孩看着她问道:“那你又是因为什么才没有朋友的呢?”

言言犹豫了很久才说:“因为我是狐妖,我们狐妖之间是不允许交朋友的。”

于是小正顺着她的思路问了一句:“为什么啊?”

“这就是规定,没有为什么啊,我妈妈说如果狐妖之间交朋友或者有感情的话会被惩罚的,以前还有人因为这个事情失去了自己的另一半,所以后来就没有人敢这样做了。”

小正听后无奈的无奈的吐了一句说:“这是什么烂规定呀?你们狐妖真奇怪,那你们怎么繁衍后代呢?”

“找人类啊。”她说着转过头来盯着小正看了好久。

这莫名其妙的眼神弄得小男孩开始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于是他就把话题扯到了别的地方,他问:“你这脖子上的项链好漂亮呀,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你说这个吗?”言言把脖子上的木质的装饰品摘了下来摆在手心继续说道,“这是我小时候别人送给我的生日礼物。”

“一定是你很在意的朋友吧,要不然怎么会一直带着到现在呀。”

她有些伤感的说:“我都已经好久没见过他了,不过见到了也不会怎么样吧,毕竟我们都是狐妖。”

“别说的那么伤心嘛,这个世界上虽然会按照规矩死板的运作,但是总是会有美好的意外存在的,天晓得你跟他会不会有结局呢。”说着他用手指了指璀璨的星空然后补充了一句,“要不你对着星星许愿吧,可能会实现的。”

“你当我傻呀,天上又没有流星。”

小正反驳道:“你就是傻,谁说只有对着流星才能许愿的。”

“难道你对着这些普通的星星许过愿吗?”

小正一本正经的说:“不仅如此,而且那个愿望还实现了。”

说着他将小时候的事情一点点的告诉了言言。当然这些都是奶奶告诉他的,现在只是转述而已,奶奶说小正小的时候跟这片森林很有缘分,每次带着他来到森林里的时候他都会笑,而且在里面玩的很疯,好像对森里了如指掌似得,而出了森林之后就会哭。小正还说其实他并不是奶奶的亲孙子,而是她从森林外的马路上捡到的孩子,不过奶奶并没有隐瞒这件事情,而是直接告诉了他。

而小正从小的愿望就是奶奶能够非常的疼爱他,像对待亲孙子一样。听到这里的时候言言插了一句:“奶奶以前对你不好吗?”

小正摇了摇头说:“不是啊,她对我向来都很好。”

“那你这也叫实现愿望了吗?”

这时候他却说:“你眼里的愿望就是希望得到没有得到的东西吗?可是我觉得愿望也可以是一直保持着已经拥有的东西,这也是难能可贵的。”

这一句话说的言言哑口无言,除了看着他好像也给不了什么其他的回答。这时候言言注意到了小正脚踝上的一道疤痕说:“你也被捕兽夹咬伤过吗?”

“不知道哎,坦白的说我失忆过,在奶奶捡到我之前的记忆我都已经忘了,这可能是很早以前的事情了吧。不过现在好好的,还能走路。”说完他笑了起来。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看了一眼手表,露出一个尴尬的表情说:“居然已经九点半了,我该回去了,不然奶奶又要骂我了,真可惜今天这棵树还是没有发光。”

就在他要走的时候言言叫住了他:“喂,你不打算送我回家啦,我脚上还有伤哎。”

权衡之下他还是选择了送言言回家,这当然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一路上两人还是有说有笑的。两个背影融入静谧的夜色还是一件挺不错的事情。有着星光,偶有蝉鸣。一路的笑声也是多少人曾向往的事情吧。

只是现在的人都被迫于社会车轮的碾压之下背弃了这些原本追求过的东西了,功名利禄的巨山阻遏了他们的道路,而为了攀爬,他们只能选择遗忘这些曾经拥有的负担。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无人说的清楚。总之趋之若鹜是现在社会的常态。

但是在故事里的两个人是不会在意这些事情的,言言趴在他的背上问道:“你刚才为什么在听到送我回家的时候犹豫了一下啊?”

“我想时间太晚了,我怕我奶奶担心我而不睡觉,老年人嘛身体不好的,再不多休息点怎么吃得消,你说对吧?”

言言听了支支吾吾的的说了一个“我”字之后就被小正给打断了,他说:“你不用不好意思的,既然我都已经选择送你回家了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而且很快就会到了。”

这时候言言在他的脖子上发现了一个红色的胎记,于是她就问:“你脖子上的这是伤疤还是胎记啊?”

他说:“我也不清楚,我不是跟你说过以前的一些事情我已经记不清了吗,也许这是胎记,也许这是以前受伤结下的疤痕吧,谁知道呢。”说着他指着前面的小房子继续说道,“到了,你该下来了。”

小正说完她就从他的背上慢慢的挪下来,然后扶着路边的篱笆进屋了。关门前还看了小正一眼,之后突然笑了起来。不过小男孩并没有看到。

过了这一夜明天就是灯笼镇的篝火节了,明天学校也没有上课,奶奶说那天所有的人都要在家做灯笼祈福,大户人家可以做好多挂满一整片院墙,而他们只能做一个,照一照房门前的一小块地方就够了。奶奶说这寓意着红红火火迎进门,但是别人却会嘲讽这是照给小偷看的,小偷要是看了这么破烂的大门也就不会再进门偷东西了。

一句挺伤人心的话,但是这也只是别人的背后议论,他们自然是没有听到的,况且这也是事实,别人爱说,自己也无能为力。

这房子虽然破烂,但是遮风避雨的地方还是有的,虽然比不上城里的摩天大楼,然而该有的温馨还是一点都不缺。

等到天亮之后奶奶就开始编织灯笼的骨架,而小正就给她削竹条。奶奶近乎失明的双眼编个灯笼都花了一上午的时间,之后糊纸的工作是由小正来完成的,黄昏时分这个灯笼才被挂在门楣之上。而此时小镇里的灯火通明早已经掩盖了这里的灯火阑珊。

小时候奶奶还会带着他到小镇中心的街道走走逛逛,现在只能是他陪着奶奶留在屋里度过这个节日的夜晚。或者推着奶奶的轮椅带她到比较高的地方看一看小镇中心那一片人山人海的热闹景象。和奶奶谈天说地也是一种幸福。

于是日子就这么过去了,一些平淡夹杂着跟言言在一起时候的欢乐,韶华老去,然而满足感却是每日都有。

那天言言在古树下问了小正一个问题:“如果我真的是狐妖你会喜欢我吗?”

“喜欢呐,这跟你是不是狐妖这个前提有什么关系?”然后小正木讷的问了一句,“你不会要嫁给我吧?”

“怎么?你不乐意啊?”

小正听后若有所思的说了一句不着四六的话:“好熟悉啊。”

言言在原地看着他一脸的茫然,于是就问他:“什么好熟悉啊?”

他摇了摇头说:“没什么,是花香,是木槿花的香味,小时候奶奶经常从森林里面带木槿花回来给我泡水喝,她说木槿花清热解毒的。”说着他走到一株木槿花的旁边采下一朵然后递到言言手里说,“你闻闻看,是不是很香啊。”

她看着他眼中多少带着点失落,心中想着也许他是在故意回避问题吧,他嘴中的喜欢只是一句客套话而已吧,毕竟自己是狐妖。

小正看着她似乎明白了她在想什么,于是他就说:“有什么不乐意的,不过在那之前我得先帮奶奶完成心愿才行。”

这一句话瞬间就点燃了言言低落的情绪,于是她说:“那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吧,其实这一棵树只有在一对恋人面前才会绽放火树银花般的魅力。”

“那我们现在不是在这吗?为什么没有啊?”

言言腼腆的说:“要……要……哎呀,算了……”

小正看着她感到莫名其妙,就说:“到底是什么呀?你不说我就挠你痒痒了。”随后就是一阵不断的笑声。

后来他从言言的嘴里得知需要接吻才行。这件事情如果你情我愿的话也就没有什么抹不开面的,但是他却怯懦了。以前他好像也听说过这件事情,至于是听谁说的现在已经想不起来了。回到家之后他写了一封信,还跟奶奶说起了这件事情。

奶奶听后在他面前和蔼的笑着,然后问他:“你真的准备好了吗?”

但是这一句话里有话的意味小正却没有听出些什么,只是简单的回答道:“奶奶我想好了,言言人很好,我觉得她到我们家来能照顾好你的。”然而这也是一句很有深意的话语,只是不知道奶奶是不是听明白了。

她只是满口答应:“好好好。”但是说完之后背过身去就留下眼泪。也许她是在想孙子长大了,或者懂事了之类的事情吧,也或者这里面有着别样的故事。

接吻的那一天他带上了相机,虽然没有更好的衣着,但是还算干净利落。到那的时候言言已经在树下等候了,她看到小正之后就说:“让一个女孩子等你不合适吧。”

“那是因为我给你准备了礼物,所以耽误了一点时间。”说完他歉疚的笑了笑,然后又说到,“你真的准备好了吗?以后你要到我家帮我照顾我奶奶了。”

言言点了点头也没说话,脸上是喜悦又或者满足,总之带着笑容。

之后他拜托了言言到时候帮他拍一张和发光的古树的照片,等到一切都安排妥当了之后接吻的戏码才正式开始。

其实那只是简短的一瞬间,闭目,双唇相触而已。但是小正的心里却突然骤然紧张起来,思绪万千,五味杂陈。果然该发生的事情还是片刻迟缓都没有,绚丽的美景,言言的眼泪,以及小正平静的眼神。一切都静止在了那一张盛夏的照片里面。

小正消失了,在拍完照片之后就化作了无数的光点飘散而去。就像海的女儿一样化作五彩的泡沫散落天涯。

留下的就只有那张照片以及小正给她的一封信:言言,我走了,我想现在我可能不需要做太多的解释,你应该已经明白了其实我也是狐妖。其实之前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要不是跟你接触之后让我想起了以前的一些事情我还真的不知道我也是狐妖。其实该说些什么呢?我也不知道自己算不算对的起你,毕竟骗走了你的一个吻。以后我的奶奶只能靠你来照顾了,我相信你会照顾好她的,对吧?至于照片你就帮我洗出来带给她好吗?要是她问起我的话你就说小正出去打工挣钱了,等挣够了钱给她治病,带她出去玩。还有最后一句话是给你的,抱歉,你的吻我没办法还给你了。

故事讲到这里就告一段落了,一切都只剩下了言言落单的背影而已。那时候还小的我对这样不美好的结局就会伤心好久。但是奶奶慈祥的目光看着走马灯却依然还是笑眯眯的,宛如这就是她的故事一般,虽然时过境迁但依旧记忆犹新。

只不过现在奶奶也是没办法再给我讲故事了,人老了意识已经不清晰了。除了能认出我以外其他的事情大概就没有多少记忆了,如果她就是故事里的言言的话那她应该还记得那火树银花的古树吧,而我是不是也应该让她再一次看见那样绚烂的美景呢。又或者说我可能会重蹈小正的覆辙,成为下一个故事的主人公。

想到这里我身边的妍妍推了我一把,然后问道:“你在想什么呢?”

我摇了摇头说:“没什么,我只是想起了奶奶的一些事情。”回答了她的问题之后我问了她一句,“妍妍,你是狐妖吗?”

我知道那只是故事,而我这样无理的问题可能会惹她生气,但是她却毫不在意的对我吐了吐舌头说:“你才是妖怪呢?”

然后她就拉着我的手跑进了灯笼篝火节的人山人海之内。

一棵树,一座小镇,一场盛夏的表演,那些都已经成了过去了,有些人或者一些事情都来不及追忆就悄然而逝,有些该珍惜的东西还是不要选择忽略。毕竟没有什么事情或者人是这个世界上多余的。

就像这一座即将被废弃的小镇,虽然破败,但是它孕育出的人们,编织出如梦的故事,浇灌给我们的是那些最值得珍藏的记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首先是弑神者里,有大量的神话 不从之神系列 不管时代和国家,赋予神名字与神话的基本上都是人类。 威胁人类,有时候又...
    空白_7阅读 3,500评论 1 8
  • 加长版的出租车内放着喧闹的摇滚音乐,车外嚣张的小混混在卸车轮,车门打开走出一个摇晃的中年醉鬼, “what ...
    微微桃花书阅读 26评论 2 0
  • 一提到学习,我相信每个人关于它都有聊不完的话题,从小我们就被灌输着终身学习的信念。一个人无论是在工作还是生活当中有...
    夜泊痕阅读 289评论 8 7
  • 微信支付,得了张【小说vip代金券】。晃进去,搂两眼#热门书架#,爱我去,没一个我喜欢看的。只看标题,就完全没有阅...
    TiAmo黄小坏阅读 30评论 0 0
  • void reverse(char * input, int len){ ...} 在调用reverse函数时. ...
    快乐小哥阅读 3,672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