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程

1/

“我们纠缠很久了,栣。”我笑的苍白,就这般看向他。

“栿,我知道。为什么会有告别的意味?可是我已经离不开你。”他垂下长长的睫毛,我恍惚间看见他眼中的流水。

我知道他说的是实话。毕竟是九年。我们已经如此熟悉。少年的青涩,青年的敞开心扉,成年后的极端爱恋。还是被现实湮没。

16岁时开的花,在25岁颓败。我们的身体甚至已经习惯于对方,我们的命运已交横错杂。

如今,要生生地,将我们劈开。

2/

高中。我们是挚友。

你什么都与我说。你笑着便把沉重的信任与秘密交付于我,我错愕,却也一直在你背后。

那时你便与灺纠缠。你们一起吃饭,一起回家。那时我仅仅只能站在你身后。

我最熟悉的情境,是你笑着跑开,身上的白衫被风吹起。而后你看向灺眼中的小心翼翼。

你还与我说话,也便足够了。

3/

大学。

我们习惯于周末见面,互相照拂。无声中靠近,没有任何言语和追求的过程,我们成为所谓的“亲密关系”。我成了第二个灺,你是我始终唯一的栣。

你习惯从背后环住我,黑暗中在我耳畔讲话。我们是相互依存的微小个体,无法分开,却又各自独立。

大三时同居,相拥而眠。不知为何,你我一起时,更多的是平淡的温暖,像中年夫妻。我们都是以成倍速度长大的人。

可能因为寒冷,所以我们才拥抱。你我一起,只是加剧孤独。

4/

工作。

你去了一家待遇很好的外企,我考取事业岗,成为实习律师。

争吵频繁,甚至会动手。你拉扯我的头发,很长一段时间,我总看到地板上的碎发。长而黑的卷发,如此躺在地上。

我总觉得自己在加速衰老。也就如此,我剪短了那些缠绵不倦的黑丝,留下干净清爽的短发。

那天你回来的时候,我再窗边抽烟。今天你没有拥抱我。

“栿,你的长发从大三时便开始留,只偶尔修剪。”在沉默很久后,你打破了诡异的气氛。

“栣,不必当真。大三时,我们都还太年轻。不必表现得如此在意。”

因为不爱,你从来不与我说我爱你。

因为不爱,我们之间仅存肉欲。

身边的伴侣,互诉我爱你三个字如同日常问候。他们亲吻,拥抱,牵手。感受心底激起的波澜。

我们熟悉对方的温度,气味。甚至在彼此身体上留下印记。可我们依然平淡。

5/

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消耗殆尽对你的感情以及耐心的?

爱与恨,是可逆反应啊。当他们化学平衡的时候,我便失了所有兴趣。

去年,我们约定唯一的一次双人出行。去海南。20:00的飞机,你放弃来。

我独自到海南。游荡在几个沙滩间。粗粒,细沙;金色,白色;骇浪,柔水。一个海,不同的风情,不同的人。像你。

不知名的古老海洋生物,呆滞在壁橱一样的水笼中,被展示人前。

我拍了很多照片,只物无人。每一次看到,都有心酸。

究竟是什么太孤独?究竟是什么导致孤独?

6/

酒店。手机屏幕里,登陆微博,刷新出你与灺的合照。你们的背影。她靠在你肩上,心安理得。从未分开过的,是你们。

我是旁观者。为何越来越贪心,想要进入你的生活?

我依然在海南游荡。这次登上一艘快艇,在海上飘。与我同行一位男子,一对母女。男子身上的白衫给我留下印象。

恍惚中,母亲与驾驶员争吵,我只去劝。倏尔被推搡下水。我没有穿救生衣,于是沉没。

周身无力,无意生存。被海水包围,有些冷。我的长发散开来,在罅隙中,我看见以及手腕上的伤疤,仿佛又流出血液来。

我是随意被抹灭的那一个。

呛了很多水,觉得身体要爆炸。离光线越来越远。黑暗中有人托起我。

7/

医院内醒来。口腔残余苦涩的海水气味。

工作人员找到我存在在岸上的手机,只存一个号码的手机。打通了给栣的电话。

护士通知说,栣已经赶来。但是孩子没有了。

多可笑,我都不知道有一个生命存在。果然我们没有结果。脆弱的生命,我依然存活。

次日夜晚,栣推门进来。

“栿,我们回家。”他轻拥我入怀。

“栿,若是我与你同来,便不会出现这样的事……”他的怜悯。

“回去也是要打掉的,不必如此。我不需要你负责。这是意外。我的责任。”

“昨天,是她生日。所以来晚了些……”

“嗯,一年一次,的确应该好好庆祝。”我苍白的看着他笑。

栣,她一年一次的生日,你便忘了身心俱损的我。

8/

回去后我便剪短了头发。

灺要出国两年。我依然以插足者的身份与你厮混。我们苍白的关系,无法结束,无法开始。

她回来的前夜。我们有了开头的对话。

“栣,我们纠缠很久了。”

……

……

次日早晨你去上班。我收起了所有自己的东西离开。家中除了衣物,没有任何物品与你有关。我关上门,再也不回来。

9/

一周后,凌晨两点。我在大理的一个旅馆内,看到手机屏幕上你发来的短信。

“栿,我以为你永远不会从我身后离开……”

“栿,你在哪?回来,我们便结婚。我等你一个月。”

我笑着删除。九年,你等我一个月。

一个月后,栣与灺订婚。

他始终都是如此。他内心依然有孩童,他缺乏包容与宽慰,所以才理会我。

10/

大理。我来了一家小酒吧。

那天我抬头,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一件白衫。快艇上的独身男子,救我的人。

“好些了吗?”他看我温柔的笑。

“嗯。无以为报。常来,我一直在。”

沉默很久。

“为何你总让人如此心疼?”他抚摸我的头发。

最快的时间,我们相识相知。他是杙,比我大十岁的杙。

我又以出乎意料的热忱投身于新的爱恋。异常战争后,一个游戏又开始。我本以为是飞蛾扑火的玉石俱焚。

但他带我回家。我看到他小院内盎然的花草。两棵比我高的山茶,还有凤仙花,月季,芍药,桂花……

“闲时种的,喜欢吗?”他眼中闪过期待,还有一点小心。

“当然。”

“其实,我很希望,你能留下……”

我看向他笑,眼睛眯成一条细缝。

我应该用最短的时间辨认出你,温厚纯良的男子。

11/

他如父亲般照顾我。做饭给我,厨艺很好。他给我睡二楼的主卧,自己去三楼。他夜晚会来给我盖上被子。但他从不逾矩。

如此半年。我们也没有确定的关系。

我不能让你等太久。

“杙,我觉得,可以重新开始了。”

“好。”他轻拥我入怀。下巴抵在我的头顶上。

“栿,我爱你。”

我在他怀里听见他的心跳声,深觉心安。于是畅快而安静地流下眼泪。

过程,结局。都应心怀感恩。

完结。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是好的结局吗?

身边的人问我是不是自己的故事。我只能说,我去过海南,落过水,认识栣,身边有杙。但我独身。

我曾经很期盼有一个好的结局。如今终于在文字中得以实现。写出了我与杙的圆满。可是真正的花好月圆又在哪儿呢?

我的过往,皆为无果罢了。我要用很长的时间去等待。

“如果是你,你会自己过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七章 心理治疗的过程构想(上) 1956年秋天,我十分荣幸地获得了美国心理学会首次颁发的三个杰出科学贡献奖之...
    暖阳_1332阅读 451评论 0 1
  • 授课教师Tal。 【本讲简介】 关注过程,关注所付出的努力,而不是结果或者最后的成就. 我们自己也可以关注我们付出...
    金石明镜阅读 1,425评论 0 9
  • 早就说要带哈尼过来坐船看看东湖,正好家里阿姨请假,趁着一天的空挡,给哈尼喂饱喝足,自己做好攻略查好路线带足口粮,1...
    哈尼_b044阅读 238评论 0 0
  • 逻辑思维的罗胖之前说过: “每天早上录一条60秒的语音 自己也曾崩溃过 有时候熬到两三点还不知道要说什么” 即使这...
    月月Chow阅读 215评论 0 1
  • m公司,每到年底,摊上棘手的事,董事长一拍脑袋,年底百分之二十的流动率要执行,这任务就交给人力资总监吧。 被提醒的...
    汗颜的泥巴阅读 315评论 0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