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母娘”是怎样劝我离开深圳的

96
深圳揸fit人
2016.06.11 13:15* 字数 2233
离开的背景

思想局限,文笔拙劣,只为讲述自己在深圳打拼十一年的故事。

不要彩金,不要婚房,“丈母娘“只提了一个要求——上门女婿。

我在职场上摸爬滚打7年,每天挤公交带饭盒也存不了几个钱,不要说婚房,就连彩金也能让一个七尺男儿抬不起头来。


我承认我是月光族

我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年纪大了,每个月的赡养费用是少不了的,工资每涨一点,我就能多转一点回家。父母辛苦了大半辈子,供出了我这个大学生,实属不易。

收入月光有各种各样的原因,当你看到一个没怎么穿过新衣服新鞋的月光族,请多给一点尊重。他只是选择让爱的人过得更好,自己过得拮据,每次回家才会穿上那套“年年的新装”。


人生能有几个十年

我出来工作之前,父母去过最远的地方也是深圳,是的,他们还没出过省。我出来工作之后,第一年的工资3800,不高也不低吧,800元交了房租,1000元是伙食费和日常开支,2000元给了家里。我当时就让他们报一个旅行团去玩一下,当时去的澳门,回来后父母足足兴奋了好几天。

我希望自己多攒下来的每一分钱都能让父母多一分的快乐,人生毕竟匆匆几十载。


男人的尊严

工作两年之后,我的月工资涨到了6000,但我还是月光族,因为我谈了一个女朋友,也就是“丈母娘”的独女。她家是深圳的原住民,虽说不是大富大贵,但两套房子是妥妥的。女友一直叫我搬过去跟她一起住,起码可以把房租省下。我碍于所谓的“男人尊严”,死活没答应。

有人会说,尊严能当饭吃?有骨气能当钱使?跪着把钱挣了又怎样?的确不会怎样,而且做法无可厚非。然而,人生于世上,本来就应该有所坚持有所放弃,向左走,向右走,都是自己的选择。

爱默生说过:“不要让一个人去守卫他的尊严,而应让他的尊严来守卫他。”


自由可以,自私就不行了

在这之前,我从未想过房子的问题,也不觉得租房有什么不好,“没有脚的鸟儿”是一种自由。我甚至想过当丁克一族,毕竟养育一个小孩的成本太高,而沿路可看的风景可以很多很美。我想去西藏,想去新疆,想去加拿大,想去北欧,想去的地方太多太多。世界那么大,我真的很想去看看。

可人在现实面前总归要低头,自由可以,自私就不行了。

我不考虑买房,我自私;我想丁克,我自私;我想旅游,我自私。我不自私,所以我没有自由。每次跟父母跟女友谈及这些问题,都让我有一种感慨——如果人真的可以只在乎自己的感受就好了。


房价疯涨,都在催婚

五年时间,我的职场生涯还是没什么起色,两次跳槽,工资艰难地从6000爬到了8000。深圳房价由16000疯涨到50000,“丈母娘”催婚催了三次,父母催婚催了两次,囊中羞涩,我只能选择沉默。

沉默的人不给一点回应,只会拖字诀,是不是最不负责任?睡了女友五年,耽误青春岁月,是不是罄竹难书?而立之年,父母膝下无孙,是不是不孝?其他罪我都供认,唯独睡了五年这条我打死不认。并不是无欲无求,我只是想别人或许有更好明天的封建主义者。

鲁迅先生说:“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丈母娘”劝我离开深圳

今年5月份,“丈母娘”摊牌了,“梓昇,你看你们都拖五年了,我知道你在深圳打拼也不容易。这样吧,婚房彩金我们都不缺,但就缺一个儿子。淼淼她爸一直想要一个儿子来开枝散叶,虽然现在二胎放开了,但是我们还是希望孩子都按照入赘的规矩跟母姓。”

我说我需要时间考虑一下。

丈母娘”说,“其实啊,按照现在深圳的房价,你们年轻人想要买房,不拼爹不啃老,不吃不喝一辈子也买不了一套婚房。没有房,谁会把女儿嫁你啊。你要想结婚,那就听伯母一句话,到4000m/²三四线城市去,那里才会有你立足之地。”

有句话说得没错,丈母娘才是中国高房价的幕后推手。


入赘和上门女婿的套路

在入赘这个问题上,我知道这过不了父母这一关,“丈母娘”也知道。农村人封建传统的家族观念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改变的,何况我还是家里的独子。我不是不爱女友,五年时间,她让在深圳漂泊的我第一次有了家的感觉,于我而言,她既是女友,也是家人。女友也爱我,和家人因为我而闹翻不是一次两次的事。

这次,“上门女婿”也不过是“丈母娘”的套路,让我和父母有一个台阶下,留我一个脸面。

私奔?抱着这个念头的恐怕都是没经历过辛酸生活的年轻人吧。得不到双方家人祝福的婚姻都不会幸福,至少从统计学上面来说是这样。

我到最后也没答应“丈母娘”的要求,也提出了分手。生活不是童话,我不是灰姑娘,她也不是王子,五年时间,双方都不再幼稚了。


高房价副产物

写这篇文章,我的初衷是抒发对高房价对固执观念的不满,文章写到最后愈发觉得,“上门女婿”这个群体是高房价催生的副产物。

很多人,主要是为放假苦苦挣扎的人,都希望深圳房子能够早点回归功能属性,而不是富人投资理财的产品。希望终究是希望,现实还是很现实。


中国M2与GDP之比走势图

十年时间,广义货币M2从05年的345603.6亿暴增至15年的1392300.00亿,足足翻了4倍,市场上流通的货币多了,房价岂有不升之理?只是我们工资的增长速度跑不过房价而已。

早前一篇文章在深圳职场里疯狂转发——《深圳急了:不要让华为跑了!》,政府、社会都在关注高房价逼走企业,逼走人才这个现象。但是,华为员工是跟随公司选择而走,他们不差钱。房地产人都知道,华为买房团是深圳楼市的有力支持者,为他们担心简直就像乞丐为地主担心,而我们在50000/m²面前,可能连乞丐这个职业也配不上。可是谁又会关注被深圳淘汰的深漂一族呢?

中国历史上,每逢大饥荒等天灾就会出现太监潮,比起命根子,活下来更重要。如今中国社会,比起父母,是不是房子更加重要?我的答案:人生于世上,本来就应该有所坚持有所放弃,向左走,向右走,都是自己的选择。


沿路风景可以很多很美,如果深圳没有挽留你,请挥一挥衣袖。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