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七八糟

“你弟弟没事吧……”

“没事,不过钥匙认了他做主人,没办法,现在得去保证他的安全。” 我耸了耸肩。

两个月前,身为某大学学生兼国家特殊防御部门的一名成员,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将来看望我的弟弟牵扯了进来,而我的任务目标——钥匙——则将我弟弟认做了主人。

花了一个月我才将一切和我那个傻弟弟说清楚,包括国家特殊防御部门,超自然生物和物品以及我是超能力者的事实。

因为我弟弟的要求,他回到了原来的学校,生活似乎回到了正轨,但我们仍在暗中保护他,钥匙对我们来说太强大也太重要了,我们不能也无法强行夺走钥匙。

明天我表姐结婚,我必须回去,因为我们得到了情报——有“蛇”——敌人会来抢夺钥匙。

“注意所有入口情况,有可疑人员立刻报告。”

“不用那么紧张,赵哥,” 我撕开一颗旺仔奶糖的包装,“我弟弟都不在乎呢。”

“滚,知不知道防患于未然?” 赵毅抢了我一颗糖,“万一出事,谁他妈担得起?”

“哥,我要去厕所。” 文浩放下了手里的手机。

“赵哥,钥匙我弟给你了吗?”

“给了,早就给了。”

“嗯,走,我们上厕所去。”

“好了没啊,这么慢。”厕所很干净,在文浩进去前都没有异味,但十多分钟的等待真是无聊透顶,“你先上厕所,我去转一圈。”

“好,我打完这局就出去。”

“你他吖上厕所还打游戏,你慢慢蹲吧。”

话说……国家不是不允许大操大办么,后台的这个舞团可不小,十三个人,七女六男,这个舞团也忒大了!不过里面的女生倒是挺漂亮的,让人忍不住的下流……嘿嘿嘿嘿。

第一个节目就是令人血脉喷张的热舞,化了妆的舞娘在令人振奋的音乐中优美地舞动着。那些动作……要练那些舞蹈动作一定得下苦功夫。

人有三急,就算是吃饭的时候,该上厕所还是要上的。

话说这舞团还是蛮粗心的,刚刚表演大变活人用的道具还放在厕所旁边。因为好奇,我凑过去看了看那些大筒子。

“喂!别动道具!”

“我就看看,”我笑笑,“上厕所的,路过。”

那俩彪形大汉着实有些吓到我了,不过我更注意的是那筒子里微弱的人气,似乎里面有人?

“赵哥,表演团有问题。”

中午了,亲朋们都要去表姐家里(我们这里的习俗,结婚和吃饭的地方要分开,不能离得太近,好像还有其他什么说法,我忘了)。

“你还去不去,要不回家?”我看着正在玩游戏的弟弟。

“等我玩完这一局好吧。”

“行。”

“所有部门注意,立刻封锁所有出口!狙击手就位!……狙击手?狙击手?该死!”

“怎么了?”

“钥匙被偷了。”

“不是,钥匙在你身上也能被偷?服了你了!”

“你说表演团有问题,我就去看看,刚刚才发现钥匙没了。”

“你……毛手毛脚,偷钥匙的人应该还没走,不献祭主人,钥匙没法用,我可以造个分身伪造钥匙主人的假象,弟弟,你知道该怎么办吧。”

“装路人嘛,我知道。打呀!跑什么!关羽你跑什么!”

“你倒是挺看得开的。”

“我哥那么厉害我怕啥,是吧。”

“马屁精。行了,赵哥你和我分身去一趟厕所。”说完,微微的灵力一个与我一模一样分身变出现在了我的身边,“走吧。”

厕所依旧没有异味,那些筒子也不见了,在放筒子的地方有些点点的血迹。

“狙击手没了,周围的安保人员也……”

“手可真快。”

“你明知道有问题为什么还不行动?”

“人那么多行动个屁!” 我白了一眼赵哥。

“哒  哒  哒 ” 厕所里传来高跟鞋的声音,男厕……

“谁?” 赵哥掏出手枪。

“我~啊~” ……

沉闷的手枪消音器让我一惊,随即而来的分身所看来的画面也让我大脑一涨。

“分身没了,待在这儿别动,听到没?”我看了眼文浩,“我用封禁术把这间房给封印了,你玩就是了。”

“明白。”

男厕里,我的分身渐渐化作飞灰,赵毅受了伤,看样子胳膊和腿已经断掉了,女人手里拿着一个一米长萦绕着蓝色灵力的铁棍正准备打杀赵毅。

“喂,我才是钥匙的主人,你杀他干嘛。”

“赠品~谁不要啊~嗯~?帅哥~”

在铁棍下落的瞬间,我瞬移到赵毅面前,用藏着袖剑的右臂当下那根铁棍,震得我手臂发麻。

“你们其他人呢?” 我看着那女人,很漂亮,表演团的人。

“我杀了你们~他们也就把你们布的防御部队全杀光了呢~” 女人妩媚的一笑,“小帅哥~能死在我们黑曼巴的手上~也是你们的荣幸呢~”

“小姐姐,你可真骚。”

灵力的调动使我的双眼变成凝血般的暗红,封灵符咒在左手浮现,左手掌因为符咒的出现瞬间血肉模糊,那一个个字符就像岩浆一样滚烫,双腿用力,瞬间跃起,左手狠狠地掐住了那女人的脖子。

女人因为我的极速攻击,手中的铁棍掉落在赵毅已经受伤的腿上,啊的一声惨叫,“你大爷……”

“灵封!” 吼出这两个字就是爽啊,滚烫的字符灼烧着女人脖子上的皮肤,女人想叫,但根本叫不出口,那张漂亮的脸涨得发紫,“我可不希望你死哦~”我笑了笑将她扔在了洗手池上,又看她从上面滚下来。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咳咳……” 女人想动,但动不了,灵力也无法调动。

“封灵咒,可以剥夺你对身体的控制权,包括你对体内灵力的控制。现在的你不过是一个布娃娃,任我摆布。”

“你……”

“告诉你的同伴,让他们过来受死!” 我抓起她的秀发怒吼道。

“好啊,我腰间有一个白色的通讯器,打开它。”

我找到通讯器打开了红色的“ON”按钮,“然后呢?”

“你叫什么名字?”

“齐羽,死前告诉你我的名字也不过分。”

“好,哈哈哈,Qi Yu declared war on Europe!repeated!and Qi Yu declared war on Europe!”

女人大声叫喊。

“你妈!”我气急败坏的将那个通讯器摔坏,“你这是给我找麻烦?”

“滋——滋——炎煌特战队已经制服妄图逃跑的其他黑曼巴成员,等待下一步指令。”

“听到没,你们的人已经凉了,你现在是俘虏,任我处置!别想着自杀,你办不到的,我可不允许你死哦~小姐姐~哈哈哈哈!!”

冲进来的特战队员将受伤的赵毅和女人带走,我看着归还到我手上的钥匙“Qi Yu declared war on Europe”看来……不止我将来会有麻烦,国家的麻烦也少不了啊。

11.6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人真的很奇怪,最起码我是这样,我记性一直不好,我感觉,这也许与我的生活态度有关,我总是对与我不那么相关的事漠不...
    神一样的boy阅读 177评论 0 1
  • 首先表示本人并不是一个颜值决定一切的人,但在这个颜狗横行的时代 ,我也不得不承认,高颜值是一把神兵利器。无论男生女...
    痴儿意懒阅读 115评论 0 2
  • 总有一时刻,你是孤单的,无论在你身边的是谁、爱你的双亲、挚爱的恋人、同胞的兄妹,都无法阻止你的孤独感。你会开始思考...
    毒鸡汤TT阅读 698评论 0 0
  • 时间可以化解很多问题,你今天所担忧的事时间就能摆平。 志刚曾经害怕与陌生人谈话,甚至因此在两周内一连失去三...
    史慧君阅读 529评论 0 51
  • 状态栏的字体为黑色背景为白色:UIStatusBarStyleDefault状态栏的字体为白色背景为黑色:UISt...
    SadMine阅读 3,768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