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原来爱得是她的美貌

我被调回老家工作,几个哥们儿听说我回来了,非要为我接风洗尘。疫情期间,怎么敢聚会呢!因为哥们儿要给我一个惊喜,这关系着我后半辈子的幸福。

我们的饭局约在一家酒店。

好久不见,哥儿几个借着酒劲儿把好赖话说了个痛快!包间里弥漫着男人们酸暖的胃气。

听老大说,当年我追求过的班花赵兰兰要来赴约。她离异,我也离异,老二有意撮合我们有情人终成眷属。

已是残羹冷炙,还没看见惊喜。

老三歪斜着嘴在剔牙,漫不经心地说:淡定,迟早来!

那丝肉屑还没有剔出来,赵兰兰来了。

我朦朦胧胧的酒劲儿一下子清醒了。

当年的美丽还在她的眉眼间游荡,身材保持的也很好。我觉得还是爱着她的,当年的感觉慢慢地回来了。

我还没想到说什么好,赵兰兰说,只能和大家见个面,有急事儿,失陪了,如果有机会,下次再聚。

老四反应快,再着急有事儿,也得和我互换联系方式。

唉,我还没来得及仔细打量她。

忆高中时代,赵兰兰可是个美女学霸,看着她,我就像在仰望星空。

高考后我们各自上了大学,我借机表白,都被她高傲地拒绝。

后来听说,她嫁给了一个特别有钱的人。又听老大说,赵兰兰没过几天好日子,那个有钱人就破产了,留下一纸离婚协议书,逃债去了。她为了谋生自己开了一个小餐馆。

我想试探一下她能不能回心转意和我一起生活,就按照她留给我的地址来到她的小餐馆。

这天,风很大。

小餐馆儿太简易了,搭在一个平房的附近。

远远望去,有几个建筑工人在吃面,还有个健壮的男人在忙里忙外。

我的脚步沉重起来。我不住地问自己:赵兰兰是我的幸福么?

门前是一片土路,一阵大风刮过来,尘土飞扬,小餐馆儿像是一下子消失了似的。

赵兰兰出来啦,端着大盆水,胳膊一轮,泼出去的水把细土洇湿凝固住了。

她正要转身回去时,又一阵风刮过来,只见房顶一片活络的防水瓦砸下来。

“啊——”,一声尖利的叫声,被风卷走了踪影。

我立马停住了脚步,那个健壮的男人慌慌张张跑出来问询。

“血!你的脸!快去医院吧!”男人扶着她说。

我下意识怔住了,我知道我在权衡什么,我突然觉得我不爱赵兰兰了。

我迎着风往回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