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天堂电影院

   儿时街道口有一所集体影院,老式的解放时期建筑,破旧但很威严,四散大门全是玻璃的,从门外就能看到散场的观众,进入验票口,是一个可以容纳五百人同时观影的大厅。


  验票的叔叔还有阿姨都是我们街道的邻居,每次都能不要票混进去,所以这里就慢慢成了我们“党校小分队”的“据所”了,记忆尤为深刻的一次,忘记是哪年,放映一部叫《疯狂的兔子》的电影,当天好像是在下雨,没有其他小伙伴,我坐在最后一排,吓得都忘记怎么看完的那场电影,脑子里一直重复那句台词“疯狂的兔子~~~,疯狂的兔子~~~。”这也可能是我慢慢去的少的原因。

  好像是过了一年,电影院开发了二楼,是一个可以容纳五六十人左右的小放映室,全天轮番播放电影,这是电影院我最爱的地方,也是回忆最多的一个地方。那一年的雨季特别的长,或许很短,但它在我的记忆中非常的长。雨季的雨水会很多,人们下雨都不太愿意出门,家里的生意就会很不好,父亲很多次就干脆不开门了,带着我跟妈在电影院里看上一整天的电影,忘记了多少次。我还能清晰的记得,父亲在看喜剧片时,高兴的搓手的样子。

  傍晚的时候我们离开电影院,走出大门就是各色的地摊,每一家都是美味,我记忆中很多的美食都在那片地摊中。

  吃过饭,父亲骑上他的大二八自行车,我坐在前面,妈坐在后面,他喜欢唱歌,就在电影院门口街上,骑着车唱歌给我们听,妈妈每次都说他唱歌特别难听,但是每次都会听完整首。

  后来弟弟的降生,给爸妈带来很多生活上的压力,爸妈去电影院的次数也就越来越少,但是影院一直都在,我时长会幻想,这所有的美好,明天就会再次发生。直到有一天我放学回家,我坐在爸爸自行车的后座上,看到三四台挖掘机停在电影院门口,父亲在电影院门口停了一会,然后带上我骑车离开,身后传来的是钢铁撞击混凝土的声响,特别的响,响到那段时间我很讨厌挖掘机。

 从那以后我上学很少再走那条街,总会绕一点路,从胡同绕过已经是废墟的电影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