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落花风雨更伤春

文/红尘禅语

【验孕棒风波】

美玲,S市某品牌保健品指定代理商,为多家养生馆提供保健品货源,事业做得风生水起,资产过千万。

晓芳,美玲的养女,大二学生。放暑假了,美玲又可以跟女儿享受幸福的亲子时光了。

美玲每天变着法儿给晓芳做好吃的,让司机(美玲相处两年、已谈婚论嫁的未婚夫)带晓芳去买漂亮衣服。晓芳到公司来玩儿,美玲让“未婚夫”做专职司机,负责接、送女儿。

日子在温馨、平静与忙碌中度过。

一天早晨,美玲在卫生间洗漱,无意中看到垃圾桶里有根“验孕棒”!验孕棒上的红杠是那么刺眼!

美玲作为成年女性,虽未婚、未育,但也懂得那验孕棒红杠代表什么意思。

家里只有自己和女儿,没来过其他女人,家,不是宾馆这样的公共场所,那根验孕棒是女儿晓芳用的无疑了。

美玲看到验孕棒的一刻,如五雷轰顶,瞬间石化,大脑一片空白!

惊愕,震惊,恼怒,恐惧,种种情绪撕咬着美玲,让她喘不过气来。

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狠狠掐了自己胳膊一下,很疼,说明不是在做梦。

美玲无心继续化妆、打扮,用冷水洗了把脸后,怒不可遏的撞开晓芳房门,掀开还在睡懒觉的晓芳的被子,把女儿从被窝里薅起来,厉声质问道:

“卫生间纸篓里的验孕棒是不是你扔的?说:孩子是谁的?多长时间了?你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呢,是不是欠揍啊你!”

晓芳:

“对,我怀孕了。怎么啦?至于这么激动吗?我不是小孩儿了,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不用你管!”

美玲:

“你才多大?你还是一个学生啊!做这种不知耻的事儿还有理了你?书白念啦?我怎么养了你这么一个没羞没臊的东西!”

凶着晓芳的同时,美玲抡起的大巴掌,已经开始“招呼”女儿的脸蛋儿了。

晓芳:

“你还打我!你不是我亲妈,有什么资格管我?我怀不怀孕、跟什么人生孩子,关你什么事?既然这么讨厌我,那好,我现在就走!”

满脸泪痕、越说越委屈的晓芳,胡乱穿好衣服,拿起手机充和电器,摔门而去。

偌大个别墅,只剩目瞪口呆的美玲,呆若木鸡的站在房间。

被怒火冲昏了头脑的美玲,还没反应过来,晓芳就在她眼皮子底下离家出走了!

女儿从此如断了线的风筝,飘出了美玲的视野,再无音讯。美玲发动多种社会关系,也寻不见晓芳踪迹,女儿仿佛人间蒸发了一样。

【未婚夫出轨】

晓芳不再接美玲电话,也不回她微信或短信,有时,干脆关机。

美玲像一只无头苍蝇,到处乱撞,她将公司业务委托给助理打理,自己像疯了一样,开着车四处转悠:

只要是觉得晓芳容易去的地儿,她都过去看看,每次,都是希望而去沮丧而归。

一天天茶不思、饭不想,甚至有时连口水都顾不上喝的美玲,很快瘦了一圈,面容憔悴。

美玲很后悔:

当初看到验孕棒时,不该情绪过激,不该出手打晓芳。孩子大了,打,解决不了问题,应该心平气和地跟孩子像朋友那样谈心,做她忠实的听众,听她解释。如果是那样,晓芳就不会离家出走,自己也不会这么抓心挠肝,跟失了魂儿似的。

可这世上没有卖后悔药的!更何况,晓芳长这么大,美玲几乎没有心平气和地跟女儿说过话,却总是对女儿非打即骂。

四处“撒网”也找不到、联系不上晓芳的美玲,沮丧无助,心里空落落的。无奈之下,抱着一线希望,美玲打电话求助朋友王晓月帮忙寻找晓芳,帮忙调节、打破她们母女间的僵局关系。

美玲拨通了王晓月的电话,简要说明了事情的原委,还把自己当天在家里卫生间纸篓中拍到验孕棒照片,发给了王晓月。

美玲:

“晓月姐啊,我是实在实在没招儿了!你帮我给晓芳打个电话吧,让她接我电话,她不接我电话”。

王晓月:

“姐妹儿,你别着急,也许事情不像你想象的那样呢。你把晓芳电话发过来吧,我看看能不能联系上她”。

美玲:

“好,晓月姐,谢谢你!我等你消息”。

王晓月按美玲发来的号码,拨通了晓芳的电话:

“喂,你好!是晓芳吗?”

晓芳:

“是我,您是哪位?”

王晓月:

“丫头啊,谢谢你接我电话,是这么回事,我是你妈妈的朋友,受你妈妈委托给你打这个电话。你妈说,因为一点事儿,她没控制住情绪,动手打了你,你离家出走好几天了,不接电话,不回微信和短信。丫头,也许,你妈妈误会你了,有什么委屈跟阿姨说说,完了阿姨说说她!”

晓芳:

“阿姨,那女人不是我妈!她凭什么打我?”

王晓月:

“不是你妈?你啥时候知道她不是你亲妈的?”

晓芳(哭着说):

“从小到大,那女人对我从来都是出手就打,张嘴就骂,逮哪儿打我哪儿,打的可狠了!以前以为是我不懂事,惹她不开心,就劝自己:谁小时候没被爸妈打过啊?也许,长大了,懂事了,她就不打我了。

高二那年,我知道了她不是我亲妈!从那以后,她再打我,我就反抗。现在,我住校,不常回家,就很少挨打了。”

王晓月:

“丫头,她虽然不是你亲妈,但有句话叫养育之恩大于天,她把你养大,你要懂得感恩。你们之间有什么误会,可以开诚布公地谈”。

晓芳:

“我跟那女人没啥好谈的!”

王晓月:

“丫头,阿姨有个女儿,也跟你差不多大。你知道吗?女儿在外,哪个当妈的都惦记,尤其是像你这个年龄的半大孩子,更让当妈的惦记。你跟阿姨说实话,你怀孕没?孩子是谁的?”

晓芳:

“王东升的”。

王晓月:

“王东升是谁?”

晓芳:

“阿姨,那女人不是关心这事儿吗?您就这么告诉她,她会告诉您王东升是谁。”

王晓月:

“好,我先跟你妈说这事儿,完了回头再给你打电话。”

晓芳:

“阿姨,您是好人,您跟那女人不一样,您能听我把话说完,我喜欢您!”

王晓月:

“丫头,阿姨也喜欢你,听你说话小声儿挺甜挺好听的,这样吧,我刚才给你打电话时,你那边信号不太好,如果方便的话,咱俩加个微信,再有事儿,发个语音聊,效果会好一些。”

晓芳:

“嗯,好,是这个电话号码吗?我现在就加您!”

撂下晓芳的电话,王晓月给美玲打电话:

“晓芳说孩子是王东升的……”

美玲(气急败坏的):

“王东升的?怎么可能!这个混蛋!有段时间我太忙,就让他开车去接晓芳,陪她溜达。怎么就搞在一起了?王东升,你个混蛋!晓芳是我女儿啊,还是一个孩子,他怎么下得了手!”

王晓月:

“姐妹儿,先别这么激动啊?王东升是谁?”

美玲:

“是我男朋友,我的司机。”

王晓月:

“你们男女朋友关系几年了?感情怎么样?”

美玲:

“我们处两年了,感情一直很好,最近在装修房子,准备结婚。他对我挺好的,家务活抢着干,知冷知热,挺知道疼人的,不可能是他!”

【给宝宝过生日】

王晓月觉得事情太蹊跷,心里嘀咕:

晓芳这孩子真是人小鬼大啊,这小丫头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她为啥推出王东升这个人?看来,晓芳这丫头知道的,也许比她妈妈多。难道,这王东升身上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牵涉(危害)到她妈妈?带着这些疑问,晓月给晓芳发了微信语音聊天邀请。

王晓月:

“丫头,阿姨再问你一遍,你妈妈现在最担心你怀孕这事儿,不知道你怀了谁的孩子。你告诉阿姨说,孩子是王东升的,我也按你原话转告你妈了,她听到这名字后情绪十分激动,很气愤。

丫头,你骗得了你妈,骗不了阿姨!你妈对你是关心则乱,她没看出来,可瞒不过阿姨的眼睛!你妈发给我的验孕棒照片上那道红杠,明显是后画上去的,是你的杰作吧?告诉阿姨,为什么要骗你妈说你怀孕了?家里卫生间纸篓的验孕棒,是你故意丢的吧,想引起她注意,是吗?”

晓芳(笑出了声):

“阿姨,您太聪明了!我太爱您了!您说得对,我没怀孕,但王东升骚扰我,是真的!那女人对他那么信任,还跟他谈婚论嫁、装修房子,她太傻了!”

王晓月:

“丫头,你看,咱俩名字里都有一个晓字,也是咱俩有缘,阿姨也很喜欢你的性格,非常感谢你这么信任阿姨,告诉阿姨这些。那个王东升是你养母的未婚夫,还对你动手动脚,绝不是什么好鸟儿。你是个聪明的孩子,是在用这种方式引起你妈注意,提醒她要小心王东升,是吧?可是,丫头啊,你知道吗?你这么一折腾,把你妈吓坏了!她是真担心你怀孕了,担心你受伤害!回家吧,别让你妈担心。”

晓芳:

“阿姨,又被您说对了。我就是恨那女人对那男人太信任了,傻乎乎的,被人家算计了还不知道!阿姨,您还想知道关于那个王东升的事吗?告诉您,下月21日,他在✘✘✘✘酒店预定了一个豪华套房,带水床的那种,给一个女人过生日”。

王晓月:

“丫头,我就知道你人小鬼大。不要一口一个‘那女人’,那是把你从小养大的养母,养育之恩大于天!你是大学生了,不能这么没礼貌,要叫妈妈!”

晓芳:

“好,阿姨,我听您的。我就是恨她凡事不分青红皂白对我吼,还往死里打我。”

王晓月:

“丫头,你妈妈一个人把你拉扯大,还管着那么大的公司,管那么多人,你得给她省心,别让她分心,你妈其实挺不容易的,你得多理解她,好容易放假了,好好陪陪妈妈,别跟她怄气,回家吧!她的脾气,有空阿姨说说她,让她也作出改变!”

晓芳:

“好,阿姨,我听您的,这就回家。”

王晓月:

“丫头,你刚才说那个王东升下月21号在✘✘✘✘酒店定了豪华套房,给一个女人过生日。那女人不是你?你怎么知道的?知道那女人的电话和姓名吗?”

晓芳:

“阿姨,王东升下个月订了房间要给过生日的女人不是我,他还有别的女人。一次,他背着我给一个女人打电话,管那女人叫宝宝,我亲耳听到的!

我知道那女人是谁,王东升给她订花,我把卡片收件人电话和姓名都拍下来了,一会儿发给你,他喊的宝宝是谁,我知道!那女人我见过……”

【宝宝不打自招】

王晓月:

“丫头,你现在就把那女人电话发过来,我探探虚实。他们俩的事儿,能跟阿姨说说吗?我们一起想办法,帮助你妈妈,不让她受伤害。丫头,阿姨看出来了,你是一个好孩子,你跟你妈亦敌亦友,从小到大,她总打你,你恨她,但又看不得别人欺骗她。你妈没白养你!你是一个善良、懂感恩的好孩子。告诉阿姨,你是怎么知道王东升跟她有一腿的?”

晓芳:

“阿姨,那女人叫王莉莉,是我妈最要好的闺蜜,和我妈是一个村的,也是我妈妈生意上的合作伙伴,还是我妈公司的员工,她自己刚开了一个小公司,我去我妈妈公司时见过她。

一天,我们寝室一个同学失恋了,我陪她出去散心,一起到市郊一个很偏僻的烧烤店撸串。刚坐下不久,就看见王东升和我王姨,就是那个他喊宝宝的人,还有几个陌生人,一起吃饭。他们没看到我,他也不知道我看到他们了。

吃饭时,王东升挨着王姨坐着,手在桌子底下一直没闲着:一直放在王姨大腿上、裙子里乱摸。一看,关系就不一般。我当时很震惊,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听到他们说的话,更让我气不打一处来!他们好像在研究怎么对付我妈,要骗我妈!王东升说,那批客户的资料再过一个月就能拿到,到时候,那几百万的货源就是王姨的了。王姨还叮嘱他要万无一失。”

王晓月对晓芳这小丫头爆出的这惊天秘密惊很震惊:

王东升这是监守自盗,在挖他未婚妻公司的墙角,在倒卖客户资源信息?看来,事情还真不简单,真是应了那句话:得防火防盗防闺蜜!

王晓月心里琢磨:得帮帮美玲这可怜的女人,不能让这对渣男渣女阴谋得逞。

王晓月:

“晓芳,快把那人名字和电话发给我,我会会她!”

晓芳:

“阿姨,谢谢您肯帮助我们,我这就发给您!”

王晓月:

“好,你发吧,我马上给那人打电话,得想办法让你妈知道王东升是渣男。你妈在我面前夸他知道疼人儿,肯做家务,勤快,原来,都是套路啊!不能让这种人胡作非为!”

晓芳给王晓月发了那人的电话和名字,王晓月立刻给那女人打电话,并将通话录音,取证。

王晓月:

“喂,您好!是王莉莉女士吗?”

王莉莉:

“对啊,您是哪位?找我有啥事儿?”

王晓月(撒谎):

“是这样,我是电台一个情感节目主持人,兼职做酒店服务员体验生活,有位男士在我们酒店,预定了下月21号一个带水床的套房,还给我们留下一段告白的话,为您点了一首歌,说下月21日是您生日。如果您能猜对这男士的名字和联系方式,我们核实、确认后,有小礼物送给您!”

王莉莉:

“哎呀,太浪漫了!你们电台和酒店的售后服务这么贴心吗?快读留言吧,我一定猜得出他是谁!”

王晓月:

“好。这位男士为您点的歌曲叫:《最浪漫的事》,我现在就放给您听,您先听着,我同步给您读他那段话。”

王莉莉:“好!”

王晓月(边放歌曲,边即兴“朗读”王东升的“留言”):“亲爱的宝宝,今天通过电台给你点的这首歌,句句歌词,都代表我对你的述说!我想牵着你的手,一起坐着摇椅,慢慢变老。我能给你的最大浪漫就是,陪你一起到白头!”……

王莉莉:

“我知道他是谁!他叫王东升,他的电话是✘✘✘✘✘✘✘✘✘32,一定是东升。没想到他还能做这么浪漫的事啊!”。

王晓月:

“猜对了!点歌的人,是你男朋友王东升。他说你下月21号过生日。既然您猜对了,我们就话付前言,送您一个小礼物——一束百合花,祝你们百年好合!请把您通讯地址告诉我,我们给您快递过去。您对我们酒店的服务还满意吗?欢迎提出宝贵意见和建议!”

王莉莉:

“好的!谢谢你!你们的服务真贴心”。

王晓月心里琢磨:

是时候让美玲知道真相了!得让她亲耳听听她口中心里的“好男人”王东升,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只见王晓月手指轻轻点开美玲的微信头像,把刚才她与王莉莉的电话录音文件发了过去……

【宝宝鸡飞蛋打】

美玲听到信息提示音,点开微信,看到了晓月发来的录音文件,点开,是晓月和她闺蜜王莉莉的对话,在那段录音中,她清清楚楚听到了自己未婚夫的名字!他竟以男朋友的名义,包酒店豪华套间给她闺蜜过生日,还一口一个“宝宝”?

最可气的是,当王晓月让王莉莉留下电台送百合花的收件地址时,她留的,是她公司的地址!未婚夫和自己最要好的闺蜜在她的眼皮子底下搞办公室恋情?天!这怎么可能?

美玲怒不可遏地拨通了闺蜜的电话,一顿数落:

“你个狐狸精!亏我还当你是我最好的姐妹儿!你说啊,咱俩从一个村里出来,一起打拼,又在一起共事,我当你是我亲妹妹一样。小时候,哪怕一条裙子也是不分彼此换着穿,别人还以为我俩总买一样衣服呢!谁欺负你,我就跟他们理论,护着你。咱俩一起出来打工,一起做健康产业,你自己试运行开的那家公司,每月几百万的订单,哪单不是我放水的客户资源?你竟恩将仇报,跟我未婚夫搞在一起,还让他窃取我更多的客户资料?你太贪得无厌了,我不会让你们得逞的!”

王莉莉:

“啧啧啧,别说得比唱的还好听,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你当年那点破事儿吗?晓芳是怎么砸在你手里的?你以为我真的不知道吗?你那相好的,就是晓芳的亲爹,哪去啦?你们当初不是爱的死去活来吗?晓芳知道你当年在她们家扮演的角色吗?有勇气你亲口跟她说啊?还有,这么多年来,你把你对那男人的仇恨都撒在晓芳身上,往死里打她,是你的家常便饭。她跟王东升玩儿暧昧,跟王东升走得那么近,难道不是报复你?告诉你,王东升是我未婚夫,他没进你公司前,我们就订婚了,我跟他恋爱在先,有你什么事儿啊?你一个40多岁的半老徐娘,我才30多,男人有几个不喜欢小的呢?你以为他真心喜欢你啊?脑子进水了吧你!既然你都知道了,我也不瞒你了:我把王东升介绍给你,就是让你迷上他、无条件信任他,对他放松警惕,方便拿到我们想要的东西。王东升喊过你宝宝吗?他从来都是✘总✘总的叫着,后来,假装跟你订婚后,才改口喊你名字,他心里爱的是我,不是你!”

美玲:

“狐狸精!王莉莉我告诉你,我自己的事,我会找机会跟晓芳说,不用你操心!你如意算盘打得太早了!我先让你尝尝什么叫做鸡飞蛋打、煮熟的鸭子飞了……”

“宝宝”没有料到,她竟功亏一篑,鸡飞蛋打。

撂下给王莉莉的电话,美玲的心仍被气得突突的。她脑海里浮现出小时候跟比自己小却比自己长得高的王莉莉一起形影不离一起上、下学的情景,还有她俩一起结伴外出打工这么多年吃过的苦、遇到的难……

王莉莉介绍王东升来公司,做她专职司机,她见王东升一表人才,口才好,会来事儿,对她很体贴,很善解人意,就不知不觉动了真情,还跟他谈婚论嫁……

美玲越想越心如刀绞,她无法相信、也不愿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更不愿意相信那个暖男未婚夫对她的好,都是逢场作戏在表演。

越想越气的美玲操起电话,打给助理:

“赶紧起草文件:解聘王东升和王莉莉!立刻,马上!通知公司法律顾问,明天上午到我办公室来。”

撂下电话,美玲的心空漫天飞雪,冷风兮兮。

【男人得有男人样】

晓芳在王晓月的劝说下,又回到了那个令她想起来常不寒而栗、又不得不回的“家”。

从小到大,妈妈常因为一点小事儿就往死里打她,从小在非打即骂环境中长大的晓芳,对这个“家”,对这个养母,充满恐惧。但,在无意中撞到妈妈未婚夫王东升和她闺蜜王莉莉不堪的交往之后,晓芳觉得养母其实挺可怜、挺不容易的:那么辛苦养家,对那对狗男女那么好,却一直被蒙在鼓里,她觉得妈妈跟她一样,也是需要帮助的弱者。

因此,她对王东升的骚扰将计就计,跟王东升玩儿暧昧,迷惑王东升,让他对她“放松警惕”,她要帮妈妈撕开这对狗男女的伪装,把他们打回原形!

她在悄悄跟踪、搜集王东升出轨的证据,搜集这对狗男女挖她妈妈公司墙脚儿的蛛丝马迹。当妈妈委托王晓月找到她,打电话劝她回家时,她出于对晓月阿姨的好感和信任,说出了实情,她知道,晓月阿姨会帮她妈识破那对渣男渣女的伎俩。

回到家的晓芳,只想好好陪陪妈妈!

美玲当机立断解聘了那对狗男女,但因事情处理的太急,没给自己缓冲,留下她与王东升经济上的一些纠纷,后续的麻烦,只好交给她的私人律师去解决了。

女儿又回来了!这么多年,尤其是女儿高中时偶然得知自己不是她生母后,孩子对她就特别抗拒,这么些年,娘俩几乎没心平气和地坐在一张桌子上吃过饭:每次吃饭,晓芳都在她吃完上班去了才上桌吃,不愿面对她,也不再喊她“妈”。现在,女儿帮她认清了那对狗男女的真面目,避免了公司避遭受更大的损失。而且,孩子也肯回家住了,也肯在饭桌上跟她说说话了。

一天,边吃饭,边聊天。美玲试探地问了一句:

“芳啊,如果你亲生父亲现在来找你,你愿不愿意跟他见一面,听他说说话?”

晓芳:

“亲生父亲?把3岁的我丢下,18年了,对我不闻不问,别人家孩子都有爸爸妈妈,我只要妈,没爸!干嘛突然提起那男人?难道他当年不辞而别,把我,还有30万外债都丢给您,从此人间消失,这么些年,我们是怎么过来的,您都忘了?不要再跟我提这个人!”

美玲:

“芳啊,妈知道你恨他这么些年不管你,我也恨,可是,他因为点事儿找到我,说这事儿只有你能帮他!”

晓芳:

“啥事儿需要我一个小孩子帮,还只有我能帮?别说的那么好听。我不认识他!也不会帮他的!”

美玲:

“芳啊,你爸爸跟我分开后,又给你找了个后妈,给你生了弟弟,你弟弟今年14岁了,得了白血病,得移植骨髓,你爸找我,就是想让我劝你去救救你弟弟……”

晓芳:

“男人得有男人样儿,这么多年,他怎么对我们的?是男人吗?”……

【喋血女人花】

21年前,晓芳出生在一个普通农民家庭,她是家里第二个女儿,先于她来到这个世界的,还有一个大她5岁的姐姐。两个小姑娘,是家里的两枚开心果,妈妈给她们分别取名晓芬(姐姐)、晓芳(妹妹),是希望俩宝贝女儿盛开的生命之花,绚丽芬芳!晓芳的父亲,英俊潇洒,风流倜傥,脑子活泛,人脉关系广,有经商头脑,在城里做建材生意。晓芳的母亲,眉清目秀,长相甜美,性格温柔,贤淑明理,勤劳朴实,是一位本本分分的女人。

晓芳不到一岁时,父亲的建材生意越做越大,而且,经朋友推荐,又同时做起了保健品经销生意,需要人手。于是,母亲带着俩宝贝女儿,一起住进了晓芳爸租住的楼房,一边照顾俩娃,一边看店,一家四口,幸福温馨,其乐融融。

晓芳3岁那年,姐姐已经8岁了。没有城里户口的她们,“在哪儿上学”的问题,摆在了父母面前。父母经协商,决定让晓芳妈带晓芬先回村上学,晓芳留在城里,被送去一所幼儿园,由爸爸暂时带在身边。一个偶然的机会,晓芳爸邂逅了也在城里打工的同村姑娘美玲。

刚满25岁的美玲,如花似玉,见人不笑不说话,一笑俩小酒窝儿。晓芳爸聘美玲做了他保健品店的收银员。晓芳妈不在身边,独自带娃又做着生意的晓芳爸,很辛苦,夜幕来临时,难免寂寞难耐,一来二去,晓芳爸和美玲之间,变成了情人。

晓芳爸和美玲的地下恋情愈燃愈烈,干柴烈火,孤男寡女,如胶似漆的腻歪着,形影不离,竟公然另外租房,住在了一起。

纸里怎能包住火,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那年暑假,晓芳妈带着大女儿晓芬来城里探亲,在背着她接、打电话,晚上又不按时“交公粮”的丈夫身上,晓芳妈发现了丈夫婚外情的蛛丝马迹:女人的第六感是异常准确的!

一天中午,晓芳爸妈为这事儿吵了起来,吵的相当凶,晓芳爸竟动手推搡,打了晓芳妈。

结婚这么多年,丈夫竟为了一个婚内出轨的女人跟她动手?晓芳妈哪受得这委屈?常言道:“骂人无好口,打人无好手”,争吵中的晓芳爸说了重话,很伤晓芳妈的心,情绪激动的晓芳妈一气之下,从他们租住的楼房(8楼)阳台窗子纵身一跃……

一朵女人花,摇曳在风中,凌乱的秀发,随风飘散,随风而逝的,还有晓芳妈坠地时那扑通一声闷响之后戛然而止的生命。

晓芳爸慌忙奔下楼查看,只见媳妇儿倒在血泊里,身下被,还有一楼出去倒垃圾、被突如其来的高空坠物(晓芳妈)砸翻在地的邻居。

邻居后来也被送医,命是保住了,但成了植物人。晓芳爸不仅要办媳妇儿的丧事,还要连带承担被砸成植物人的邻居的医药费及后续的几十万元赔偿。于是,就出现了前面提到的:

晓芳爸把3岁的晓芳丢给了美玲,带走了他和美玲租住的出租屋内的个人用品,还有他让美玲帮他借的30万现金。不辞而别的晓芳爸,从此杳无音讯(晓芳爸哄骗美玲帮她借钱,说要扩大保健品店规模,还完借款就与晓芳妈离婚娶她进门)。

美玲当年并不知道晓芳家出了那么大的事儿,只以为晓芳爸是变心了,骗财、骗色,只给她留下跟自己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3岁的晓芳,还有30万元外债,以及众人的唾骂。

美玲心里对晓芳爸充满仇恨,就将这股无名火撒到年幼的晓芳身上:

看见晓芳,就想起她爸,恨得牙根痒痒,就忍不住对晓芳指责、打骂。

晓芳妈哪里知道,她一时冲动、纵身一跃的代价,不仅是家破人亡,也开启了被她视为掌上明珠的宝贝女儿晓芳的悲剧人生:

美玲把晓芳养了18年,也折磨了她18年。

晓芳每天生活在“妈妈”的打骂中,极度自卑。她以为是她不懂事,惹妈妈生气,妈妈才会打她、骂她。她不明白,别人家的妈妈总是跟孩子有说有笑,还常被妈妈牵着手或抱在怀里逛街,她的妈妈为什么从来不抱她,也不牵她的手…

【冤冤相报何时了】

关于自己的身世,晓芳是从姐姐晓芬口中得知的:

那天,饭桌上正跟养母一起吃饭的晓芳,被美玲口中突然提起的“亲身父亲想见见她”这句话惊的差点喷饭。

这么多年了,别人家的孩子都有爸爸,自己的爸爸却缺席她的成长。她曾不止一次问“妈妈”:“爸爸去哪了?”

每次,妈妈都没好气地说:“你爸死了!你没爸!”

渐渐的,晓芳不再问“爸爸去哪了”,因为,每次追问、求证这个问题,都会遭到妈妈一顿毒打。现在,她已接受“爸爸已经死了”这个事实了,妈妈却突然提起这个男人,妈妈的话,在晓芳心海掀起惊涛骇浪,她怨恨、愤怒,更不敢置信!

晓芳:

“我不会见他!我没有爸爸!他儿子需要骨髓救命,关我什么事儿?这么多年,我的死活,他管过吗?我为什么要帮他?”

美玲:

“芳啊,他是你亲爸!那个得了白血病、等着救命的人不是别人,是你同父异母的弟弟!我寻思,这么多年了,有些话我一直没告诉你实情,现在,你爸有事来找你,得帮他!现在,只有你能帮到他。你弟弟得的是随时可能要命的白血病!那也是一条小命啊!”

晓芳:

“不要再跟我提这件事、这个人!你那么恨他,告诉我他死了,这么多年,他在我心里真的已经死了!不要指望我会帮他!”

美玲见说不通晓芳,又暗中又求助王晓月,请晓月帮她劝晓芳去做骨髓配型,去见她爸……

晓月打电话联系晓芳爸:“您好!您是✘✘✘先生吗?是这样,我是受一位叫✘美玲的朋友委托,来给你打电话,她说你想见见你亲生女儿,想让你女儿去做骨髓配型,救你儿子。晓芳不愿承认有你这样的爸,她对你当年抛下她远走他乡,不管不问这么多年充满怨恨。孩子现在情绪很激动:这孩子这么多年一直在美玲的打骂下生活,多多少少有点心理问题,很自卑,性格也很暴躁。我们尊重孩子的选择,不要道德绑架她,好吗?至于美玲,因为你当年携款不辞而别,给她留下一个3岁的孩子和30万外债,她一个大姑娘,活不起也死不起,能活成现在的样子,不容易,她们恨你,我理解。我也很好奇,你当年为啥不辞而别?这么多年去哪了?晓芳还有别的亲人吗?”

晓芳爸:

“您好,我是有苦衷的。当年,我家发生了一件大事……都怨我!我没法、也没时间跟她解释。这么些年,我也一直在找晓芳,可美玲她总搬家,不让我见晓芳。”

王晓月:

“当年,你家里发生了一件大事?什么情况?”

晓芳爸爸:

“那件事,都怨我!这么多年了,我不敢回忆当时的场面,让我女儿跟你说吧!”

王晓月:

“晓芳还有一个姐姐?那好,你把电话递给你女儿,让她跟我说说吧!”

电话那端,传来一个悦耳的女声,很有礼貌:

“阿姨好!”

接电话的,是晓芳的姐姐晓芬。晓芬在电话里简单复述了当年的事情,说到母亲当年意外离世,泣不成声。

晓芬:

“我要让我妹知道,她现在天天喊妈的那个人,就是当年间接害死咱妈的狐狸精!没有她,咱家不会散”。

【不要道德绑架】

晓月:

“芬啊,听阿姨说:冲动是魔鬼!冤冤相报何时了啊?不要道德绑架一个身心都在滴血的孩子!这么多年了,晓芳和美玲都不容易。美玲当年介入你父母的婚姻,做小三,间接造成你母亲意外离世,我很同情。

但,人死不能复生,我们得多为活着的人考虑。美玲一人养大晓芳,也是赎罪了。俗话说,养育之恩大于天!如果没有美玲把晓芳养大,供她读书,你怎么能还有这样一个知书达理的亲妹妹呢?你们亲姐妹可以相认,以后,多亲多近,至于你妹妹愿不愿意回到你们身边生活,包括她愿不愿意去做骨髓配型,去救你同父异母的弟弟,我们给晓芳时间,尊重她,让她自己做选择,我们任何人不要逼她,不要道德绑架她”。

晓芬:

“阿姨,我懂您说的意思,我会尊重妹妹的任何决定、任何选择。妈妈已经不在了,毕竟,一家人快快乐乐、团团圆圆,比啥都重要。”

撂下王晓月的电话,晓芬根据晓月提供的电话号码,给妹妹打电话。

晓芳:“喂,哪位?”

晓芬:

“晓芳!真的是你吗?你还活着!我是你姐,比你大5岁,叫晓芬。当年,咱妈给咱们起名,我叫晓芬,你叫晓芳,是希望我们的生活幸福、美满芬芳。现在好了,我又找回妹妹了!晓芳,还记得吗?小时候,姐经常牵着你的手,一起出去玩儿,有好吃的,姐也舍不得吃,都给你留着。咱妈没了,爸又再婚了,生了一个弟弟,现在,除了爸,你就是姐最亲、最亲的人了!姐一会儿就去收拾一个房间,你啥时候愿意回来,给姐打电话,姐开车去接你!芳,你吱声啊!让姐听听你的声音!这么多年,爸一直在找你,也想见见你,是那个狐狸精不让爸见你……”

晓芳(泣不成声):

“姐,让我静一静,我现在不想见任何人……”

【落花春雨更伤春,不如惜取眼前人】

你没经历过别人所吃过的苦,所遭过的罪,不知道别人经历过什么,就不要轻易劝别人“放下”和“原谅”,不是所有的伤害都能被原谅的。

不是所有的“对不起”,都能换来一句“没关系”。

美玲的悲剧人生,其实,也是她原生态家庭的教育方所致:

美玲从小生活在农村,经济拮据,父母都是农民,父亲游手好闲,吃喝嫖赌抽,样样喜好,还家暴:

在外面赌博输钱了,回家伸手跟美玲妈要,要是妈妈手没钱或有钱不给,就会遭到美玲爸一顿毒打。

美玲妈忍气吞声,靠给人打零工和种地,维持一家老小的生活。

赚回来钱,如果爸爸要钱,妈妈也给了,家里就会太平几天,爸爸拿着妈妈给的钱,出去嫖女人、耍钱,村里人见了美玲爸,都像见了瘟神一样躲开。

前几年,美玲妈来电话,说爸爸“要不行了”,美玲赶到家时,爸爸已经过世了,她没见到爸爸最后一面。

跪在爸爸灵柩前,美玲嚎啕大哭:她不愿相信,也不相信那个让妈妈和他们几兄妹受尽打骂和村里人白眼、吃喝嫖赌抽无所不干的爸爸,就这么没了,去了另一个世界?

她哭,是因为,她以后连个痛恨的目标都没了,她的内心世界一片空白,她奋斗不息的动力(想让妈妈过上好日子,不再因为没钱被爸爸打骂),也似乎没了。

父亲过世后,美玲顿悟:

人这一辈子,没必要为仇恨而活,要放下仇恨(的人和事),开开心心的过。所以,在晓芳爸儿子得了白血病、急需女儿做骨髓配型救命,打电话给她,美玲不想晓芳跟自己一样,一辈子活在对父亲的仇恨里,不想晓芳像她一样有这样的人生遗憾,才违背“常理”,力劝晓芳与父亲相认,去救她同父异母的弟弟。

每个孩子都是天使,他们没有选择、也无从选择的做了我们的子女,父母给了他们生命,把他们带到这个世界上,不仅仅需要为他们提供衣食住行等最基本的物质保障,还要供他们读书,教他们做人、做事。

要做事,先做人。

家庭,是孩子的第一所学校,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人无完人,父母要学会与孩子一起成长!

终身学习,终身成长,是每个人的必须。

学习做合格的父母,不给自己和孩子留下终身遗憾。

棍棒之下不会出孝子。

母慈儿孝顺。

打骂环境里长大的孩子,多自卑、性格暴躁,甚至,长大后,会形成反社会人格,害人害己。

落花风雨更伤春,不如怜取眼前人。

爱出者爱返,福往者福来!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夜莺2517阅读 95,934评论 1 9
  • 版本:ios 1.2.1 亮点: 1.app角标可以实时更新天气温度或选择空气质量,建议处女座就不要选了,不然老想...
    我就是沉沉阅读 4,865评论 1 5
  • 我是黑夜里大雨纷飞的人啊 1 “又到一年六月,有人笑有人哭,有人欢乐有人忧愁,有人惊喜有人失落,有的觉得收获满满有...
    陌忘宇阅读 6,627评论 28 52
  • 兔子虽然是枚小硕 但学校的硕士四人寝不够 就被分到了博士楼里 两人一间 在学校的最西边 靠山 兔子的室友身体不好 ...
    待业的兔子阅读 1,613评论 2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