饺子馆对话

(东北小城,傍晚,饺子馆,两名中老年男子。)

老张:老王啊,今天我请客,你就点吧,别跟我争了。

老王:那不行上次就你请的客,这次说什么也得我来。

老张:服务员,把菜单拿来。

女服务员:好嘞,马上。

老张:来,老王,这回你点,别跟我客气。

老王:没跟你客气,你要这样我以后不跟你一起吃饭了。

老张:磨叽,快点儿的,我这上了一天班,忙活到现在,饿死了都。

老王:你饿,你点,我还累着呢?大老远的走过来,容易吗我?

老张:看你那抠劲儿,这么远不打车,五块钱的出租车费都不舍得?还请客?我看你还是留着钱一会儿打车回家吧。

老王:一马是一马,别扯没用的,你要再说我可真不点了。

老张:别扯没用的,点吧,再磨叽人家关门了。

(两盘菜,两杯白酒,两个人,对饮。)

老王:看我点的大丰收,不错吧,这菜码咱俩估计都吃不完。

老张:是不错,这盘花生米够咱俩嚼到明天早上的。再点个肉菜,给你改善改善伙食,我就知道你们家弟妹节俭。

老王:咋,还嫌乎(嫌弃)我点菜不好了?就咱俩吃,吃不了多少的,现在不比当年了,能吃能喝的。我媳妇那是会过日子,要不我俩咋能成呢,都是有原因的。

老张:我是让你点,但是也没让你给我省钱啊?你看看,这个我在家都能给你做,还跑这儿吃什么?真是。

老王:去你家,你有这手艺啊?去你家,嫂子能让你喝酒啊?别闹了,这样挺好的,你又不是发财了,在这小饺子馆装大方。

老张:好啦,不说了,算你厉害,发现你最近这脾气可见长啊。这次算我输了,来,碰一个。

(两个半杯白酒,两个脸发红的人。)

老王:快点喝,就你喝酒慢,到你家地头上了,你还装假啊?要这样,以后我再也不来了。

老张:唉,别的,我这不是喝着呢吗?你也不比我少多少。

老王:来,再来一口,大点儿口啊,别养金鱼了。

老张:大口就大口,谁怕谁啊?

老王:这酒够劲儿,不错。你这是不是有情况啊?要不怎么会突然找我喝酒呢。

老张:没有,就是想喝酒了,好久没见,想跟你聊聊。

老王:是不是嫂子管你太紧了,家里不是十多瓶好酒呢吗?

老张:别提了,你嫂子因为儿子工作的事儿,跟我闹别扭,一滴酒都不让我沾。天天我看着那酒就烦,这儿子都三十五六岁了,单位倒闭,我有啥办法,又不是我让厂子倒的。

老王:嫂子也是好心,这不是都上火呢吗?都着急。

老张:那可不对,当初我可是不同意儿子留在这儿的,在省城毕业在省城找工作多好,非得回来和对象结婚,你看看,现在下岗了这回好了吧,饭都吃不上。孩子上初中倒是花不了多少钱,可他要是没有收入,他媳妇赚得也不多,那这一家人可咋整,断粮了啊。

老王:这么严重,不是有补偿的吗?也有钱分,可以了。现在干点儿什么不行,非得像我们这代人一样在一个厂子干到老,没有那时候了,以后再也没有铁饭碗这一说了。

老张:那点儿钱,还不够那孩崽子买车的呢?说到这儿我就来气,这么点儿地方,骑自行车半小时哪里到不了,非得买车,国产的不想买,非得要进口的,说有面子。我就纳闷了,这一个下岗的待业青年,要什么面子,以后吃什么喝什么?养个车都比养我那孙子费钱,瞎搞。

老王:这孩子大了,谁都管不了,让他们去吧,我家孩子也一样,一年回不来两次家,路费一个来回都够我一个月的退休金了。

老张:他要是能管好自己还说啥了,关键是他管不好自己,买车钱不够让我给拿五万,你说这孩子,买楼我拿的全款,现在又来管我要钱,我还得养他一辈子咋的?

老王:呦,这啥车啊,这么值钱。

老张:谁知道啥车,反正总共才十多万,他自己也没多少钱。我是生气,买车这东西到底有啥用?真是被他那些狐朋狗友带坏了。不知道赚钱,就知道花,他们两口子就是猛劲儿花钱,不够了,刷信用卡也不在乎。

老王:可别这么说,年轻人现在买车很正常,就跟当年咱们买自行车是一样的。

老张:那你可真是说错了,咱们那时候自行车可是上下班用的,他这买完了就是到处玩儿的。屁大点儿地方,还买车,瞎胡闹这是。就是日子过的好了,惯的。

老王:别上火了,来,再走一个。咱俩今天一醉方休,管他谁是谁。

老张:来,干了。

(两个空杯子,一提啤酒,瓶口全开)

老张:说好了,咱俩谁也别装假,今天来我这儿就喝个够,看这六瓶啤酒了吗,一人一半。

老王:这,有点儿多吧,我喝完还得回家呢?回去晚了老伴儿又的该不让我进屋了。

老张:瞧你那点儿出息,你没有钥匙啊,还怕不让你进屋。

老王:一听就是你喝多了,她反锁,我怎么开?

老张:看来你还真聪明,可就是媳妇管不了,可惜了。

老王:你能管了?笑话,要是能管了你咋不让嫂子给咱俩炒几个菜在你家喝啊?

老张:行啦,她管我都快一辈子了,你也不是才知道,再说我也不想让她听咱俩唠嗑,她听点儿什么事儿就总默叨,烦都烦死啦。来,给你倒上,一看你就还能喝不少。

老王:诶,别的,你这是卖酒啊,我自己有瓶,不劳你大驾。我自己来。

老张:切,我这是礼貌一些,看你喝了也不满上,不实在。

老王:是,你倒得满,都洒桌子上了,裤子都湿了吧,哈哈~

老张:真能扯,这就是一点儿沫子,就你小心眼儿,来再喝一个。

(两个空瓶,两个半瓶,两个满瓶,两个满杯)

老王:看我也不比你慢,以前是不想喝,这次你难得有心找我喝酒,这次就跟你喝个痛快的。

老张:好,这辈子没看到过你这么爽快,早这样多好,你以前好像就没喝多过。

老王:诶,别说以前,以前我还没这么老呢?

老张:你老?真逗,那我老不老?

老王:咱俩一般大,咋不老?别看你过两年退休,老肯定是老啦。

老张:咱们那些个同学都咋样了?你还联系吗?

老王:你应该比我清楚啊,我在班里的人缘你还不知道,谁认识我啊?

老张:你看,又钻牛角尖儿是吧?我又没问你他们都干什么呢?只是问你有没有联系,你又想多了。

老王:我就和你联系,其他的好像都消失了。你知道的,我这个人不爱说话,不喜欢人太多的地方。

老张:那你这么无聊也不知道找他们也退休的同学多聊聊,今天要不是我给你打电话,你是不是还在家待着呢啊?

老王:我可不想,平时都有人组织,轮也轮不到我啊,真没那本事,也没那实力请得动别人啊。

老张:借口,都是理由,你不愿意就算啦,反正我暂时也不喜欢同学聚会。还是咱俩喝的痛快,来,再来一杯。

(四个空瓶,两个满瓶,两个满杯)

老张:咱们班那个老李你还联系吗?听说他都成车队队长了,管好几十台公交车。

老王:别提他,他那个人,没联系,几年前找他办过一回事儿,我儿子结婚,让他帮忙找个车出来拉人,结果告诉我车忙不开,没法调,到了也没给我办,给我气的。

老张:是不是赶上他们真的调不开啊?

老王:怎么可能,在那前几天的时候还看到他给别人用车来着,要不我也不会知道他能出车啊。

老张:我感觉他不至于,那天碰到他还打招呼来着,就是也不经常联系了。

老王:老李这人就是个混蛋,当初去车队还是我介绍他去的,结果我找他办事儿还这么费劲。我从没求过他什么,就那一次,给我掉链子;就那一次,一点儿面子都不给我;就那一次,让我记住他了。他这是啥人,几十年的关系白处了。

老张:小点声儿,别让外人听到。他或许是有苦衷吧,你也别计较了,啥时候咱们约一下,我请客,让他给你赔不是。

老王:我可不想跟他喝酒,我记他一辈子,我就这么一个儿子,就求他一回,以后也不想搭理他。

老张:行,那就再说,来,接着喝。看给你气的,好像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别多想了,都过去这么多年了,还想着多累。你孙子今年都好几岁了吧?

老王:孙女,不是孙子,4岁了,她奶奶天天看着,正准备上幼儿园呢。

老张:那不是挺好的吗,也没有耽误啥事儿,别寻思了。

老王:你也快退休了吧?咱们这帮同学里边,好像没几个没退的了。

老张:还有两年,马上就要退了。

老王:我都退三年了,都领三年的养老金了,成天闲的没事儿干,无聊死了。

老张:你现在一个月领多少钱啊?

老王:一千九百多,刚涨了点儿,刚开始才一千七百多。

老张:那也可以了,够你们老两口花的了。你老伴儿也开不少吧,你俩年轻时可都挺能干的。

老王:她比我少几百,反正就那回事儿吧,她退的早,所以拿的少。

老张:我老伴也退了,差不多比你稍晚几个月退休的吧,现在天天出去跳广场舞,总算是有个事儿干。

老王:那你老伴开多少啊?你俩可都比我和我老伴儿晚退休,交的多就能领到多,这肯定的。

老张:能比你多几百,也没多多少。

老王:几百?

老张:多几百能咋的,看你这回来认真劲儿了。来,喝酒。想那么多干啥。

(六个空瓶,两个满杯)

老王:今天咱俩可是真没少喝啊,好久没喝这么开心了,我在家也喝,每天都喝点儿,就是不尽兴啊。

老张:那以后就常来,反正过两年我退休了也没事儿干。那个老李也要退了吧?

老王:跟你一年退休好像,咱们都是一般大的,相差也就都是差五年吧。

老张:是这样啊。欸,我记得你俩之前的关系特别好来着,就因为你儿子结婚用车那事儿就掰了吗?太可惜了。

老王:他后来找过我两次,我没咋搭理他。不过,我儿子结婚他还随了一份大礼,这倒是让我挺意外的。可我就是气不过,关系那么好,用个车还是公家的,他还那么抠,别人用得我用不得,真是,我恨他一辈子。

老张:小点儿声,又起高调了,让别人听到多不好。

老王:那咋的,我又没犯法,爱说谁说谁。

老张:看来你真的喝多了,咱俩杯中酒吧。

老王:那不行,还剩这么多菜呢,再来两瓶,我有点多,你没多,我再陪你喝点儿。

老张:算了吧,改天,你还得回去呢?

老王:我打车回去。我都不怕,你怕啥?今天看来你是有点儿不正常。

老张:好吧,还给你喝精神了。服务员,来,再来两瓶啤酒。

(六个空瓶,两个满瓶,两个空杯)

老张:老王,听好啦,就这些了,喝完咱俩就回家,好不好?

老王:行,你说咋地就咋地,反正我天天都不用上班,喝到明天早上也不怕。

老张:算你狠,我明天得上班,但是我今天也不怕,肯定陪你喝好。

老王:来,满上。

老张:我自己来,你别卖酒啊我说,这都是花钱来的。

老王:谁卖酒了,就你眼睛好使。

老张:不跟你说这个,还是说老李,他后来就没找过你吗?没接触过?

老王:我都说了,就找过两次,都是很久之前的事儿了,你总提他这个王八蛋干什么?

老张:你咋又急了呢?真是的

老王:我烦他。

老张:诶,老王,你穿过五百块一双的鞋吗?

老王:扯淡,哪有那么贵的鞋,我都穿二十块钱的布鞋,这多舒服,还不贵。

老张:说了你都不信,我脚上这双就是,确实不一样,不出汗,走路也比较轻快,特别好。

老王:就这,你忽悠我吧,谁信啊,反正我不信。

老张:不用你信,反正我查过了,省城大商超买的,肯定正版,带发票的。

老王:那还你厉害,反正我没穿过,啥感觉不知道。

老张:你说这是谁送我的?

老王:你儿子。

老张:不对,他才没有那孝心呢,你再猜,你认识的。

老王:那是谁,这我可不知道了。

老张:老李。

老王:原来是他那个王八蛋,不给我送给你送,白瞎我之前对他这么好了。

老张:唉,你这咋回事儿,别这么大声,你听我说啊,他这是找我办事儿,我们科有多余的材料,他们车队想要要,结果他就来找我了,顺便给我带了双鞋。

老王:是这样啊,那你给他办了吗?

老张:其实就是一堆废料,让他拉走就完事儿了,签个字,手续都不用办。第二次他又来找我办事儿的时候,感觉这鞋还不错,就又跟他说了,结果当天就送过来了。现在在办公室还有一双一模一样的呢。

老王:这人还挺会办事儿,反正我感觉他不地道,你以后少帮他。

老张:你小点儿声吧,大晚上的撑着嗓子喊啥啊,来再干一个。

(八个空瓶,两个满杯)

老王:老张,我这个人虽然没什么本事,但是我做人还可以,对谁我都可以说是问心无愧,特别是对咱们的这帮同学,有一个算一个,我对他们咋样,你自己说。

老张:你说的没错,你是对同学们都不错,可那都是二三十年前的事儿了,就别总提了,人总要向前看,是不?

老王:那个时候你说进厂子里做工人有多难,我愣是找领导批条子,让厂子里收下了咱们这一群老同学,要是没有当初我付出的努力,估计现在不知道在哪里混日子的人还不老少了呢。那帮没良心的,真气人,现在混得好了不搭理人了。

老张:你可别乱寻思了,那个时候也是赶上了好时候,跟你是有关系,但是关系不大,到最后能不能留下不都是还得靠实力吗?做人得讲良心,把所有的好都放在自己身上可就不厚道。

老王:那我就是气不过,那老李,跟我这么好的关系,求他办点儿事那个费劲,就用一辆车,还不是他的,单位的,你说那个抠劲儿,想想我就恨得牙根儿痒痒。

老张:好啦,好啦,谁还不得有个难处啥的,哪天我约一下,咱们三个喝一次,让他给你解释解释,省的你这心里闹这么大的误会。

老王:不用,他啥人我看的透透的,我才不想跟他喝酒,就咱俩喝挺好,咱们那些同学也别叫啦,还不够看我笑话的呢。

老张:你是喝多了,看来今天真是没少喝,舌头都硬了,说啥呢你,乌了乌了的,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来,杯中酒,喝完早点儿回家。

老王:来,喝酒,干,干……

老张:服务员,来,结账。

(八个空瓶,两个空盘,两个空杯,一个醉醺醺的中老年男人扶着另一个醉醺醺的中老年男人走出了饺子馆)

(完)

2017-05-03 13:10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初识 新小区,新楼房,新邻居。 我住十八层,我正楼顶上是邻居老张。老张特爱穿西装,平日里晚饭过后,老张总是穿着西装...
    Salt的简书阅读 795评论 13 6
  • 戴上左右的耳机 听一首歌的间隙 翻开那些旧照片 虽然这世界很吵 却也让岁月静好 这样的感动飘渺 却是妥帖的暗号 看...
    云了苏阅读 100评论 5 4
  • 这几天,一段来自某个托幼机构的虐童伤害的监控视频,在网上闹得沸沸扬扬。视频中,老师对孩子拉扯,推搡,甚至给孩子喂食...
    刘二货阅读 70评论 2 2
  • 我曾经养过一只狗,品种是萨摩。刚到家就得了病。医生说是“细小”。在冬天我早晨打车送它去宠物医院。晚上抱着它打车...
    咲同阅读 41评论 0 0
  • 学习更多设计搭配、护肤彩妆、健康、财经、时尚热点的女性的抓紧关注哦 关微信公众帐号:jznr3650(←长按可复制)
    Hk迪帅阅读 136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