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浅梦 第六章

舍不得?

途歌笑道:“可能生前太久没人爱了,突然有这么多人和我有着感情牵绊,有私心了吧。”她顿了顿,又说:“但是您别怕,我不会逃的,比起拥有别人的人生,还是再来一遍自己的比较痛快,我会尽快从穆灵秋嘴中问出我生前的一切。”

“很好。”娑罗又翻过手中的焚欲笺,说:“对了,你又有任务了。”

“任务?”晒到太阳的时间太久了,都快忘记自己依然是刹域里一只野鬼奴隶了。

“一会儿我会给把焚欲笺影化于你,这次是你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任务,可不要让我失望。”

“是,娑罗大人。不过....”

“怎么了?”

途歌有些犹豫的看了看自己身边的人,对娑罗说到:“我是将魂魄分离出这具身体......还是?”

“你只能用这具身体一起了。”

“一起?”

“对,如果你现在将你的魂魄分离出去的话,原宿主的灵魂就会苏醒,你就又成见不得光的鬼魂了。”

“我知道了。”

“记得,行事小心,虽然我知道你的功法是阎王殿下亲自调教,但现在你一定不能被别人发现自己的身份,不然就会有破坏人间秩序的事情发生了。”

“是。”


山野环绕,面前是一所正被熊熊烈火包围的茅屋。这次的任务,是救一个孩子。

“救我,救我...”无力细微,又熟悉的声音在途歌耳边响起,然后脑海中突然涌现出一个画面——火焰只距她毫厘,身边破碎的镜子中映着她苍白的脸...途歌突然感到心慌,看到面前如此相似的大火之势,似乎有更多画面要涌出来,她似乎能感受到魂魄被活生生的吸出体外的感觉。

“你在干什么?”

娑罗从向生石上看到途歌呆呆的停在了原地,毫无动作。望着越来越大的火势,和焚欲笺上传来的越来越强烈的声音,他有些奇怪。

途歌猛的回过神来,顾不上回答娑罗,立刻飞身进入了屋内。屋内的浓烟已经很难让视线清晰,还是一声婴儿的啼哭让途歌注意到了那个被压在倒下来的屏风下的妇人。

“亡灵为赴契约而来,召唤我的,是你么?”

妇人听到此声,就看见面前有一个浑身被黑色烟雾缠绕的黑衣蒙面人,眼神中突然迸射出一道明朗的光,竟然有一分惊喜的模样。

“快!咳咳,咳,救我的孩子...”说着她努力用双臂的力量,抵住地面,努力撑起,侧身将自己身下的孩子露了出来。“快,快带她走!”

途歌将孩子笼罩在灵术之下,拉到了自己的怀中,抬起头看着那个似乎用尽了力气,终于瘫倒的妇人,“你?”

“快走吧!我的愿望是让她和她爹爹平安生活,代价、代价...我下了地狱会承担的。”她欣慰又决绝的目光,看得途歌很不舒服,途歌说:“其实如果你不召唤我,或许也会有人将你们两个救出来的...你就不用付出什么代价,而陪伴她一起长大了。”

“不!”妇人努力的摇了摇头,“我不要,不要这样的或许,我要我的孩子活着。天下哪有不爱自己子女胜过自己生命的父母亲?即使我离开了,她依然能和她的爹爹相依为命,这...我就知足了。”她又看了孩子一眼,这一眼,像是望穿了余生,“可惜娘这辈子运气不好,若下辈子,娘一定要看你长大的样子。咳、咳咳...”说罢就缓缓闭上了自己的双眼。


途歌站在屋外,看着自己怀中啼声不止的孩子,又有些惋惜的看了眼那已经葬身火海的妇人。轻轻摇晃着襁褓,伸手抹去了孩子脸上的血渍。可她刚碰到孩子的脸...

【“这孩子啊,说来也可怜,从小就被爹娘给抛弃了,都是靠着吃百家饭长大的。这孩子是挺好,可就是,欸,那脸......”

“丑八怪~丑八怪~”

“你能不能不要再出来吓人了啊?”

“你自己什么样子,你自己不清楚么?还要这般跑出来吓人!”】

一张模糊的脸浮现在她脑海中。是我么?我的脸?我的脸怎么了?途歌很想抓住那个总在她记忆里恍惚闪过的人,想好好看看她,问问她,她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为什么要斩断情丝?可每当她伸出手时,手中就只留下从那个人脸上扯下的面纱,风一刮,就消失不见了。

“阿兰!”

她一回头,看到一个男子正惊慌的向这里奔来,看样子,应该是这里的男主人吧。她最后轻轻拍了拍孩子,“你的命是你娘亲用自己的命换来的,一定记得,要珍惜。”说罢,轻轻一挥手,将孩子神不知鬼不觉地传送到院子里的草垛旁了。

听着男子的嘶吼,途歌也只是轻轻叹了一口气,就转身离开了。


秘密回到陈府之后,途歌就躺在床上闭着眼睛用神识和娑罗交流。

“我今天,好像想起来很多事情,但又不能确定。”

“是因为穆灵秋么?”

“不只是他。还有...刚刚那场火和...那个孩子。”

“火?孩子?”

“我记得......我很小的时候,被父母抛弃了,是靠着吃百家饭长大的。我还记得,他们都说我是丑八怪,很吓人。没有人愿意和我玩儿,我就一直孤单的,毫无声息的存活在世间的一角。”

“很丑?”娑罗盯着向生石上途歌的脸,细细看了一边,接着皱眉摇了摇头:“这不对。”

途歌已经从这句话里想象到了娑罗打量她的模样,突然睁开了眼睛,看了一眼空无一物的四周,说到:“虽然这种被空气打量了一番的感觉有些吓人,但还是谢谢你不觉的我丑。”说罢又若无其事的闭上了眼睛。

“......”娑罗脸色一黑。

“虽然我的容貌和记忆中的描述对不上....但至少根据我对火的感受,可以判断出,我曾经经历过这样的场景,或者,就是在这样的场景中丧生的。但是如此一来....”

【“她很可怜,在这个天地间无依无靠,一个人熬过了所有的苦,最终,还是选择了无情的告别...”

“救我、救我...”】

...如此一来,穆灵秋的话就...

“穆灵秋,在说谎。”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二十七 所有人,不!不只是父神、墨渊等人,是这天地间所有活物都被他浑身散发的赤红魔光给震住了。那道红光越来越强似乎...
    公主道车神阅读 478评论 2 29
  • 阅读此文章前,请先阅读十里桃花东凤续——序言[https://www.jianshu.com/p/d27620c1...
    若風掠影阅读 596评论 14 12
  • 三十年来寻芳遍,几回落叶又抽枝。 自从一见桃花后,直至如今更不疑。 这几句偈语是凡间光华庙里的一位大师所赠,那日春...
    千年的恩怨阅读 416评论 6 16
  • 我无意坠落,你免我流离。从此,我便许下一生守护,从清晨到日暮,从曼丽到枯萎。所言至诚,少年心相,不掺半分谎。 pa...
    周拾贰阅读 1,924评论 20 126
  • 归来 天帝白衣染血自蛮荒归来,身后跟了一位女子。 碧落夺门而出,却在迎将台前猛地停住了脚步。 征战千年,他还和当初...
    康三郎阅读 258评论 -1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