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过的错过,等待的等待(十九~二十)

96
凤月九天
3.5 2019.02.14 23:11* 字数 2782

十九

东华帝君和凤九热吻过后,场面便尴尬了,因为东华帝君吻完凤九,便想起,凤九已经是文昌帝君的人了,而且,凤九已经和文昌帝君有了孩子,(原来,凤九解释了那么多,唯独是真忘了她白凤九,还和东华帝君有两个孩子,唉,可怜的滚滚和灼灼啊,就这么被自家娘亲给遗忘了,滚滚和灼灼心里cos:这是亲娘吗?告诉父君自家孩儿的存在,就这么难么?!)二人分开之后,凤九满脸泪痕,东华帝君不忍,便伸手去擦凤九脸上的泪,凤九正要握住东华帝君的手之时,东华帝君心里还是有道坎儿,一时半会过不去。

见气氛如此尴尬,凤九也不知是何故,便说道:“东华,那你先躺下休息吧,我去看看你的药熬好了没,顺便去给你把药端来。”说罢,凤九便去给东华帝君端药。

凤九去端药之时,走到半路,便看见了自家儿子,(凤九这才想明白,东华帝君为什么又对自己冷冷的原来是因为东华以为滚滚和灼灼是文昌的孩子,唉,还是都怪自己啊,东华这么大个醋坛子,再说了,再不解释,这误会,可就越闹越大了啊。)这时,凤九又想一计,可以委婉的告诉东华帝君,滚滚和灼灼是他和她的儿子,女儿,不是文昌的,凤九把计策都告诉了滚滚,便去端药了。

……

此时,东华帝君还正在床上躺着,胡思乱想,独自心伤呢,突然殿内飞来一只彩蝶,有意引东华帝君,东华帝君见此彩蝶,还以为是出自凤九之手,便跟了上去,谁知,彩蝶竟停留在了滚滚和灼灼学习的地方,也就是文昌帝君的书房,东华帝君一到书房,便听见滚滚给灼灼讲他们父君和娘亲的故事:“灼灼,待哥哥给你讲一个父君和娘亲的故事,从前,娘亲还是(前面这些东华帝君都未听到。)一只未飞升上仙的九尾红狐,一次,这只九尾红狐为了给她姑姑过生辰,便抄近路,也就是穿过东荒俊疾山,到十里桃林去,但不幸,她被一只赤炎金猊兽给盯上了,幸亏一位紫衣银发的神君,也不算神君,反正是个老石头,便救下了这红狐……”

东华帝君本想着伤心什么事,便来什么事,却听着滚滚所讲的故事怎么如此熟悉,好像是,他和凤九的故事。

滚滚将凤九与东华帝君怎样相遇,到最后凤九如何为东华帝君跳了诛仙台,(东华帝君听到此,心间便划过一滴抹不去的泪水。)都讲给了灼灼听,不过,最让东华帝君所震撼的,是滚滚讲的故事的最后一句话:“这就是咱们娘亲和父君的故事。”

“什么?!这不是我和九儿的故事么,怎么,难不成?!!!”东华帝君不敢相信,他推门而入,看见了自家两个可爱纯真的孩儿,皆是银发,滚滚额头凤尾,灼灼额头佛铃。滚滚一时语塞,知道他都听到了,便对着灼灼说到:“咱们去找娘亲!”滚滚聪明,想让东华帝君从凤九口中,亲自知道真相。

说完,滚滚赶紧拉着妹妹的手,跑了出去,徒留东华帝君愣在原地。

滚滚和灼灼的笑声渐渐远去,东华帝君突然感到身后有人抱住了他,没错,是凤九。


二十

“九儿,”东华帝君感到有人从身后抱住了他之后,他就反手一抱,因为他知道,她是凤九。

“嗯,是我。”凤九接着说到:“对不起,都怪我太傻了,是我错了,本来一切都要向你坦白清楚的,谁知我这脑子,偏偏忘了滚滚他们,对不起。”凤九哽咽着说到。

“滚滚和灼灼,他们”东华帝君试探着问到。

“是你儿子,也是你女儿!”凤九语出惊人,更是干脆利落,直接告诉东华帝君,“哦,对了,还有,那天滚滚叫文昌帝君叫的是干爹,是我让文昌帝君在此中间动了手脚的,那一声爹爹,我永远都会给你留着,让滚滚和灼灼,亲自叫你,你也亲自听着!”凤九接着说到。

“哈哈,想不到我东华帝君有孩子了,还是和我的九儿的!!!不管它天命是何,就是逆了,又如何!!!”东华帝君正高兴着,却不知,凤九正在无声的哭泣,后来,实在忍不住了,就对东华帝君说:“我在后院给你准备了惊喜,我先过去了,你一定要跟上!”说完,凤九便头也不敢抬的挣脱了毫无防备的东华帝君,跑了出去。

东华帝君这才感觉到,他的衣襟已经湿了大片,这才知道,凤九是哭了,便赶紧追了出去。

待东华帝君追出到后院,看到后院全是他最爱的佛铃花,和她最爱的凤尾花。

此时,凤九向她跑来,“东华,你看,美吗?”

“这里,很美,但都不及你一人之美!”东华看着凤九,深情惬意的说到。

“哪里学的那些情话?”凤九含羞的说到。

“你猜?”东华帝君边笑着,边用调戏的眼神看着凤九,边顺势抱起了凤九,谁知,凤九不过脑子的喊了一声疼,东华帝君马上问凤九怎么了,凤九嘴里说着没什么,这说着说着,就疼晕了过去。

东华赶紧找文昌医治凤九,文昌帝君给凤九把过脉之后,觉得并无大碍,只是受了点外伤,便把治外伤的药给东华,让他给凤九擦药,因为毕竟东华擦药,总比他文昌擦药合适。

“她,是如何受伤的?”东华帝君黑着脸问。

“为你受伤的!”文昌帝君瞥了一眼过去。

“为我受伤?什么意思!”

“为你受伤啊,还什么意思,凤九从醒来就未曾好好休息过,这都好几天了!哦,对了,你几天前不是晕过去了吗,我给你开的药方中差一味冬山雪莲,凤九是因为去找冬山雪莲而受伤的。”

“你为什么不去?”

“我,你!!!”文昌帝君语塞,“好好好,是我的错,给,药,去给凤九上药吧,我去给二位尊神熬药!!!”文昌帝君无奈的走了。

殿内,东华帝君小心翼翼的解开凤九的衣服,见凤九满身的伤痕,更是心疼不已,便轻轻的给凤九上药,他就这样,照顾了凤九一夜……

第二天,凤九醒来。

“东华,你怎么在这?”凤九一醒,便是东华帝君阴着脸看着自己,又听东华帝君教训着她:“以后不许胡闹!”

“东华,这不是都为了你嘛,再说了,你是被我气吐血的,再说,你受伤了,我心疼嘛!”

“为什么不让文昌去?!”东华帝君真是厚脸皮。

“怎么能让文昌去呢,他几次三番救我,我总不能一直欠着人家的人情吧!”凤九可怜兮兮的看着东华帝君,东华帝君一下就心软了,脸色也有所转变,凤九便又接着说到:“那等我好了,等你好了,我们就带着滚滚和灼灼出这三清幻镜吧,跟你回去,好不好。”

“好!”东华帝君完全失了理智……(谁叫他家媳妇太软萌了呢(๑>؂<๑))

文昌帝君听见他们二人的对话,自嘲一声,便就已经做好了送他们出去的准备,文昌帝君接着说到:“待我送你们出去,我也便随这三清幻镜,融进那三生石中了,这样,便能成全你们的姻缘,还有,又有一人要回来了。”


十里桃林

“折颜,折颜!!!”墨渊上神喊到。

“怎么了,怎么了,出什么大事了,能让墨渊上神你如此着急!”

“折颜,你快看绾绾的命星,绾绾得命星亮了,绾绾是不是要回来了!!!”

“唉,还真是,墨渊,你有福气喽!”折颜上神打趣到。

“看来,离东华和小九出来的日子,不多了。”折颜想到。

原来,东华帝君和凤九要出这三清幻镜,文昌帝君毕要羽化,因为,文昌帝君乃是东华帝君还未出生时,吸天下精气,少的那一缕精气,是被儿时调皮的父神给破坏了,这可坏了东华帝君和凤九的姻缘,所以,只要他们二人到这三清幻镜,就只能文昌帝君羽化,(其实,是回到了东华帝君的体内,先前东华帝君感到身体不适,其实是文昌帝君身体严重虚弱。)且他们二人出境之时,便是魔族始祖少绾复活之日。


大家等急了,sorry!(๑>؂<๑)

三世情缘,梦缘三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