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岁男子给妻子发微信看哭无数人:很遗憾这样认识你,请好好爱自己!

林晚晚睁开眼后,映入眼帘的是一面雪白的墙面。

墙上挂着同色的白纱,在风起的时候,微微摇曳着。

“这是哪里?”

她脱口而出的同时,脑袋也传来一阵一阵的疼痛,让林晚晚忍不住蹙起了秀丽的眉。

“醒了?”

一阵淡然却很有磁性的男低音提醒了她,这屋子里还有别人。

她努力撑起身子,目光顺着声音的发源地看去,却瞧见了一抹黑色修长的身影。

是一个男人,一个长得很好看的男人。

见她不说话了,男人微微蹙起了长长的剑眉,眼神里带着一丝玩味。

“怎么,被炸弹炸傻了?”

炸弹……

林晚晚想起来了,这里是动荡的B国。

她之前正在医院里为一个伤员做截肢手术,然而恐怖分子袭击了医院,她正好被流弹激起的气浪撞伤……

不过……她记得当时好像是自己被谁给推开了,所以才避免受到最致命的伤吧?

林晚晚摸了摸头上的纱布,又摸了摸脸,还好脸没坏,估计只是脑袋撞了一下,没死就万事大吉了。

谢天谢地。

刚刚宽慰完自己,林晚晚抬起头,一双明眸望向窗边的人。

“是你救了我吗?”

“除了我,谁还会救你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

男人转过脸来,林晚晚这才看清他的庐山真面目。

男人缓缓走到床前,一双手随意地揣在兜里。

他是标准倒三角的体型,黑色的衣服都遮不住他极好的身材,隔着衣料,都能看到里面隐约的肌肉线条……

阳光划过男人如画的眉眼,挺拔的鼻梁,长长的睫毛像是一把小扇子一般,在他刚毅的面庞上投下一小片阴影。

好熟悉!

林晚晚有点想不起来了,总觉得这张脸在哪儿见过,可是……究竟是哪里呢?

就在她发愣的时候,男人倏忽凑到她跟前去,挑起她的下巴,喃喃自语道。

“被撞傻了?啧啧……那还还真是可惜了这张漂亮的脸。”

略带戏谑的声音,却让林晚晚如同醍醐灌顶。

傅泽言,她爸给她找的未婚夫!

这个在五年前与林晚晚仅有一面之缘的男人,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千里之外的B国?

“你……现在不是在部队吗??”

怎么会救了她?

林晚晚在见到这个家伙的庐山真面目后,整个人感觉头皮都是麻的。

她之所以高中毕业就出国留学,躲傅泽言躲了五年,就是怕家人提到他俩的婚事,这下子倒好,还没回国,自己送上门来了。

不同于林晚晚的诧异,傅泽言的表情则是淡定了许多,他挑了挑眉,模样竟然十分抢眼。

“我来B国执行任务,但我的未婚妻竟然追我追到B国来了,你说,这样诚恳的态度,我能拒绝吗?”

胡说!她林晚晚才不会做这种倒贴的事呢。

她是为了找一个人才过来这战火纷飞的B国,谁知道运气这么背,碰到了炸弹,又被他给捡回来了?

林晚晚转过脸,她一点都不喜欢被人扣着下巴的感觉。

尤其是被一个不熟的人这样对待,总感觉……太轻浮!

傅泽言也不恼,反正印象中,这个小丫头对所有靠近她的人都有着一种戒备心,像一只小刺猬,好像随时都会竖起全身的刺,不允许别人靠近。

高大健硕的身体缓缓靠近来,将林晚晚再次放倒在床上,动作虽然温柔,但语气却带着一种不可推脱的威严。

“乖乖躺下养伤,医生说你可能有轻微脑震荡,别乱动。”

说完这句话,傅泽言松开了她,居高临下地看着林晚晚,依旧是没什么表情。

林晚晚不想与眼前的男人有过多的交涉,她只是微微蹙了蹙眉,平静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傅先生,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五年前是你们傅家出资挽救了林家的生意,但婚姻不是儿戏,我想你也不愿意跟一个不了解的女人过一生吧?”

“所以?”

傅泽言扬起了眉尾,似笑非笑地看着林晚晚。

林晚晚莫名有种压迫感,但她还是定了定神,将早就想说的话,缓缓吐了出来。

“我的意思是,咱们的婚约取消吧,当初林家欠傅家的钱,我们也会尽数还上。”

她就这么不想跟他在一起?

盯着眼前这个眼神执着的姑娘,傅泽言不免有些失神。

林晚晚比起五年前,倒是长开了不少,眸如点墨,唇如樱桃,五官小巧精致,美不胜收。

不过眉目间的气质,也跃然上升了几个档次,比起五年前的不谙世事,现在的她,身上有一种恬静,自然的气质,不过,也还有一种野性……

“傅先生?”

傅泽言回过神来,看见林晚晚正抬手在她眼前划拉了两下,不禁上扬了唇角。

“都还没接触,你怎么知道我们不适合?我倒是觉得,咱俩还挺般配的。”

“可……”

林晚晚还想说什么,傅泽言却直接俯下身来,用极其暧昧的语气,在她耳畔缓缓开口。

“如果你觉得不够了解我的话,那么接下来的日子,我会给你时间,让你对我由内而外,由上到下地了解彻底,你觉得呢?”

这话,听着怎么有点色情呢?

林晚晚没料到傅泽言会这样说,他的一番话严重打乱了她的思维逻辑,让她现在感觉有点混乱。

他的意思就是,不会轻易跟她取消婚约了?

林晚晚有点懊恼,之前在栎城就听说过傅泽言不少的“光辉事迹”,现在接触了,感觉他还真是“不负众望”。

真人比传闻更痞!

“脑袋里又在想什么东西?如果是独自离开的话,我劝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因为在我的地盘上,还从来没有任何人逃出去过。”

鼻息间全是男人身上特有的荷尔蒙,混着清淡沐浴露的味道。

林晚晚只感觉自己的脸“腾”地一下,再次红得一塌糊涂。

这还是除了沈越以外,第一次跟别的男人如此亲密接触。

咬了咬嘴唇,林晚晚无比纠结地把脸转到离傅泽言稍微有点距离的地方,可她现在被他压着,怎么动都不是。

“傅先生,你先起来行吗?”

林晚晚难受的时候,说话的语气都是毫不客气,冷冰冰的。

傅泽言低头,看到林晚晚一脸屈辱的模样,不免有点想继续逗逗她,就挑起了她的下巴,一张俊脸看起来邪魅又张扬。

“你不喜欢这个姿势?”

嗯?

林晚晚一脸愕然,傅泽言那张俊脸却又靠近了几分,两人的鼻尖都快顶在一起了。

“既然你不喜欢,那咱们下次可以开发别的姿势。”

这人简直是个流氓!

“你觉得你很幽默吗?”

林晚晚明白了他的意思之后,漂亮的眉毛都拧了起来,面对这个痞子一般的男人,她表现得格外恼怒。

“并不,只是我傅某人多年从军,是个粗人,说话比较直白浅显。”

傅泽言说到这里,便轻笑一声,“想必林小姐不会跟你的救命恩人介意这点吧?”

“当然介意!”

林晚晚试着把他踹下来,却被傅泽言束缚住了手脚,处于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状态。

整个人动弹不得不说,还被如此吃豆腐。

士可杀不可辱。

但林晚晚明白,这个男人不是个善茬,跟他对着干只会让自己继续吃亏,还是先稳住他再说。

咬了咬牙,她直面对上他深邃如星河的眸子,语气僵硬。

“刚才你还说给我时间,让我慢慢了解你,下一瞬就这样……当然,如果你强迫我,我也打不过你。”

小家伙,刚才还说她气质若兰,结果这么快就沉不住气,装不下去了?

看来以后的日子就会好玩得多了。

微微一笑,傅泽言离开了床,林晚晚几乎是条件反射地起身,身子还往里面缩了缩。

“你以为我是什么?才第一天就把你推倒在床上,撕掉你的衣服……那什么?”

那什么?

林晚晚的脸红了红,抿住嘴唇不再说话。

傅泽言嘴角的弧度更深了。

他就知道,这丫头平日里一副冷静高傲的姿态都是装出来的,在很久之前,他可是见到过她泼辣的样子,性格很可爱。

因为有军务在身,傅泽言也就不打算久留,冲林晚晚吩咐。

“你安心养伤,一周后我们一起回国,到时候再谈结不结婚的事,这里不比在德国,不过你想要什么东西就去找李显,他会尽量满足你。”

“可我还要去医院,那边有我的病人……”

不仅仅有她的病人,那边还有她的闺蜜周书雅,她记得炸弹飞过来时,她跟周书雅两人都在手术室里,如今都不知道周书雅的生死,让她怎么放心?

不等林晚晚说完,傅泽言就已经态度强硬地打断了她将要说的话。

“你自己都是个病人,不许再瞎折腾,如果出去再遇到了流弹,我怎么跟未来的岳父岳母交代?嗯?”

就在林晚晚打算跟他继续理论时,傅泽言接了一通电话,简单应了两声之后,挂断了电话。

他将林晚晚再次按倒在床上,替她掖好被角,动作难得的温柔,却把林晚晚吓得不轻。

“乖,等我回来,晚上带你去吃好吃的。”

温柔地摸了摸林晚晚的头之后,傅泽言就转身走了,剩下林晚晚一个人在床上躺着,仿佛刚才经历的是一场梦境一般。

唯独让她感到真实的,是胸膛里那颗“扑通扑通”跳个不停的心脏。

真是……这个突然出现如同精分患者的男人,让她感觉后背一阵一阵的发凉。

她之前听说过傅泽言的做事风格,那是个狠角色,不然她也不会害怕到躲他躲了五年了。

不管了,三十六计走为上,溜了再说!

林晚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穿好衣服后冲到门口,刚拉开门把手,就被站在门口的一个穿着军装的“门神”给挡住了去路。

“门神”先是愣了一下,随即一脸憨笑地喊了一声。

“林小姐好!我是傅少校的贴身警卫李显,你有什么需要可以找我。”

“……”

林晚晚站在门口,关门也不是,不关门也不是。

她现在才后知后觉地想起,傅泽言临走之前说的那句“有什么事找李显”是什么意思了。

感情是在她门前安排了一个眼线,二十四小时守着她?

或许是心有不甘,林晚晚站在门口,手紧紧地捏着门把手,手指都捏白了。

李显挠挠头发,笑着跟林晚晚解释。

“林小姐,这里处于动荡的地段,还有恐怖分子出没,少校临走前吩咐过我,让我看好你,你要是出了事,我可就惨了……”

算了,看李显这副认真的模样,她林晚晚想正大光明地逃走,是一件概率几乎为零的事。

还是看看有没有什么别的办法吧。

重新回到了房间里,林晚晚负气坐在床边,望着被风吹动的窗帘发呆。

她被囚禁了,并且在一周之后就会被带回国,可她一点都不甘心啊。

林晚晚来B国的目的是为了寻找沈越,之前书雅告诉她,沈越并没有死,而且出现在了遥远的B国。

林晚晚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连夜从德国赶了过来,在这里待了两个多月,辗转了B国的大部分医院,都没有任何发现。

会不会是闺蜜的消息有误呢?

但林晚晚并不相信,因为比起沈越的死,她宁愿待在这个战火纷飞的地方抱着一丝希望继续寻找,说不定有一天,沈越就真的找到了……

或许是天气太好温度太暖的原因,林晚晚躺在床上,竟然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所以当傅泽言处理完手头的事情匆匆赶过来时,看到睡在床上毫无防备的女孩,也微微怔了一下。

不得不说,林晚晚是个十足的美人胚子,她的美不是那种浓妆艳抹的美,而是一种不经意流露却不自知的美丽,让人见而忘俗。

此时此刻,酣睡的林晚晚如同一只沉睡的小兽,收起了自己所有的防备,将自己单纯无害的一面展现在了傅泽言的面前。

这个样子,倒是很像他第一次见到这丫头的模样,漂亮,单纯,不谙世事。

嘴角勾起一个轻微的弧度,虽然小,但这个面瘫的男人能有这样的表情,已经十分难得了。

如果这一幕被门外的李显看到了,那么他肯定会觉得很诡异。

“唔……不要走。”

正打算悄然转身离开的傅泽言,突然听见身后飘来一句小声的呓语,便停住了脚步。

难道这丫头是在装睡?

他带着好玩的心态靠近她,走近一听到她说的后半句话,差点给气个半死。

“沈越,你不要走,千万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沈越?

傅泽言嘲讽一笑,一双深不见底的眸子危险地眯起。

看样子,小丫头不想跟他结婚的原因,就是这个叫沈越的家伙了?

傅泽言的心里莫名烦躁了一阵。

再次看到林晚晚的睡颜时,他发现再也没有之前那么可爱了。

像是赌气一般,傅泽言将紧紧抓住他手臂的一双小爪子给拿下来,林晚晚依旧睡得很熟,但从表情来看,她做的梦并不美好。

带着些许吃醋的怪异感觉,傅泽言拍醒了林晚晚。

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却看到傅泽言那张放大又放大的脸,顿时清醒了过来。

往后缩了一下,林晚晚刻意跟傅泽言保持了半米的距离,一脸戒备的模样。

“你想做什么?”

傅泽言的耐性早在她的戒备中被消磨殆尽,而她这样不客气的语气,更让他感觉心里烦躁。

“饭点到了。”

他冷清地回答,语气也很不客气。

林晚晚懵了,原来她竟然想事情想到睡着了,现在不觉已经到了下午六点,窗外有一轮残阳挂在天空,跟血一样鲜红。

在她回过神来时,傅泽言已经离开了房间,望着空荡荡的屋子,林晚晚总觉得傅泽言有哪里不对劲,可她也说不上来。

在衣柜里找了一套比较清凉的衣服,一件简单的吊带背心,配上一条堪堪遮住臀部的热裤,林晚晚在镜子前面满意地转了一圈,才跟着李显去了食堂。

等她匆匆赶到的时候,所有人已经在就餐了。

整个食堂全是清一色的爷们儿,倒是出乎林晚晚的意料,她站在食堂门口,面对着众多灼热的目光,微笑着跟他们打招呼。

打过照顾,林晚晚的注意力全被桌子上的好吃的给吸引了去。

红烧牛肉,糖醋排骨,西红柿炒鸡蛋……

原来军队的伙食这么好啊。

林晚晚咽了口唾沫,她从昏倒到现在,连饭都没吃一口,早就饿得饥肠辘辘了。

现在有这么多好吃的在她面前,她都快馋死了。

就在她打算去找窗口打饭时,突然被人给拽住了手臂,还没走两步,整个人就“飞”了起来。

在她飞起来的同时,一件厚厚的衣服将她整个人从头包到了脚,差点把她在里面给憋死。

“唔……干什么!你快放我下来!”

林晚晚怒了,在军队里待了不到一天,她就跟一只小鸡一样被人提来提去,这样的感觉让她很不爽。

抬手扒开遮住脑袋的衣服,一抬头,就看到了一双凉飕飕的眼眸,配上冰块一般的表情,吓得她后背鸡皮疙瘩直冒。

放她下来?

傅泽言垂眸,盯着林晚晚的胸口,在她那件薄薄的衣服里面,酥胸微露,大概是因为生气的原因,现在正在剧烈地起伏着。

穿成这样就出来了,是想撩谁?

傅泽言抱着林晚晚,大步朝着门口走去,林晚晚见势不对,连忙紧紧地拽住了门框,傅泽言就将她放在了地上。

“给你十分钟时间,去把你身上这套有伤风化的衣服换了再回来吃饭。”

某人冷着脸命令她,浑身散发着威胁的气息。

林晚晚差点被他这句话给憋出内伤。

她以前在德国就这样穿了,从来没有人会说什么。

然而现在,傅泽言这个顽固的家伙竟然说她穿热裤有伤风化?

看来她有必要改改他这个迷之直男审美了。

林晚晚在傅泽言面前站定,娇小的身体一点都不躲避,反而还挺了挺胸,一双清澈的眸子直视对方的眼眸。

“傅先生,我穿什么衣服是我的自由,恐怕还不需要你来评头论足吧?”

“嘶……”

她的话一落地,整个食堂里的人全部倒吸了一口凉气。

小丫头胆子挺大,竟然敢顶撞他们最具有权威的少校,这下子惨了。

不过虽然所有人都在心里为林晚晚做好了祈祷的准备,还是有几个胆子大的人在旁边调侃了几句。

“少校,你女朋友生气了,在瞪你哎……”

话没说完,说话的人就收到了傅泽言一记冰冷的眼刀。

“十分钟后,训练场集合,再加十公里越野跑。”

这下子所有人都不敢说话了,大家都埋头苦吃,打算一会儿出去后将那几个多嘴的家伙好好收拾一顿。

而被傅泽言忽视的林晚晚,因为刚刚又被人调侃了一通的缘故,一张脸又红了红。

她仰着头,一双秀眉紧皱,粉嘟嘟的腮帮子也鼓鼓的,看起来像是一只吃了花生的仓鼠。

傅泽言挑眉,丝毫不顾及她的想法。

“现在还有八分钟,如果你继续耗着,我也不介意给你一点惩罚。”

惩罚?傅泽言这是把自己当成他的兵了?

“我不是你的手下,没有义务听你的命令。”

林晚晚话说得硬气,但她却有点底气不足,毕竟之前传闻傅泽言是个极其不讲情面,而且做事狠辣的男人,要说他不会对女人动粗……

这还真的不好说。

没等她的思想继续奔驰,傅泽言就倏忽攥住了她的手,林晚晚大惊,想往后躲,却被攥得紧紧的,让她退无可退。

就在一瞬间,傅泽言的脸陡然变得很大,他凉薄的唇覆在她的唇瓣上,绽放出刹那间的芬芳。

软软的,带着一点温暖的触感,让林晚晚的一颗小心脏跳得格外欢畅,差点爆裂而死。

他竟然强吻她?

“嗡……”

林晚晚感觉自己好像遭到了一万点暴击,肾上腺素也紧急飙升。

她怎么能接受除了沈越之外的男人吻她!

林晚晚抬手用力地推开亲吻他的男人,对方仿佛知道她的意图,反而伸出宽厚的大手,紧紧地箍住了她的后脑勺,让她动弹不得。

舌尖是他灼热似火的舌头,简直灵活得可怕,在林晚晚的唇间放肆掠夺着,带来一阵又一阵酥麻的感觉,如同电流一般袭过她的全身。

男人身上有一种特有的荷尔蒙味道,从他温热的鼻息间喷出来,带来一股酥酥痒痒的感觉,让她浑身发软,整个大脑都变得空白,连之前那微弱的反抗都忘记了……

“噢……少校厉害了!”

“还是少校最会撩妹,我们都甘拜下风啊……”

军队里的军人们,每天面对的都是枯燥无味的训练,对于食堂门口突然上演的这一幕,大家都保持着狂热的好奇心,自然也少不了凑热闹。

被他们的呼声唤醒的林晚晚,瞬间意识到自己到底在做什么,她又羞又恼,几乎是下意识地用力咬了傅泽言一口,他吃痛,终于松了手。

林晚晚趁机躲闪,并不忘在闪开的同时,一拳兜向了傅泽言的腹部。

但……

林晚晚怎么都没想到的是,她这一拳,竟然无比精准地挥向了傅泽言的……

呃,两腿之间。

因文章篇幅字数有限,内容未完,点击【阅读原文】看全部哈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7,198评论 4 359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6,663评论 1 290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6,985评论 0 237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673评论 0 202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1,994评论 3 285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399评论 1 211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717评论 2 310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407评论 0 194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4,112评论 1 239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371评论 2 241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1,891评论 1 256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255评论 2 250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881评论 3 233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010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764评论 0 192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412评论 2 269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299评论 2 260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