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八

#焚旧#

       醒得有些迟,走出房门的时候,茶几上有冷掉的水饺。暑假的早晨,母亲每天都会烧好早饭再出门,只是怕我胃病深重。打开煤气,把一盘水饺重新下了锅,它们浮起在沸腾的水面上,四周是炸裂的氧气。热气升腾,厨房里弥漫早餐镜头特有的画面感,言语难述。

       慵懒的早晨,也没刷卷子,打开电脑,开了一局lol。10/10/10的战绩,输了也好像很圆满。没有什么要补的电视剧,于是把时间交付书桌。化学必修二的内容,都成了似曾相识。只能恶补。手边的水在时间发呆的时候见了底。又发了会儿呆,没有吃午饭的欲望,塞了一颗不知几时的糖。继续发呆。

       下午一点半,磨蹭了半天终于出门。简安剧组的第二天。叫上止水和Lhe,交接任务,村村说到了高三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都丢给下一届吧。想起当初,他一句化竞去了,就所有事都丢给我的做法,那些繁忙到缺少睡眠的时间,记忆犹新。只是后来,忙碌了很久还是与十佳社团失之交臂,无奈且悲哀。我想,对于影轩,是真正付出过的,所以到分别的时候才格外不舍。我想,对于你也一样。只是我想罢了。

       阳光焦灼空气。第四幕,外景。没有空调的午后,汗水覆盖鼻翼,眼镜一次次滑落。简安的剧组一如既往地不靠谱,三点多才正式开拍。这般磨蹭,这个暑假都难以交代。我用单反记录下剧组里每一个人的样子。简安穿着黑色衣服,站在台阶上。她撑着一顶紫色的伞,格外不搭。我在台阶上坐下,地面积攒了太多夏天的温度,所以我又站起。黑色帽檐遮挡了半张脸的光,但眼睛所看见的,还是明晃晃的夏。花一个下午蒸一场室外桑拿,没有雨,连风都不屑嘲讽。还有什么事能比这更愚蠢,当然。那就是明天继续。收拾行当,临近五点的光还是炎热。到校门口的时候,他们停下来用自拍杆合照,我为什么要凑上去。于是止水的空间就有了我很蠢的样子。想来自己是很少入镜的。习惯于记录,却不习惯被记录。不上镜所以不自信。

       回去的路上,林欢又一次抱怨他的名字,对此我也无奈。日记里如果再有谁的戏份,一定先问及你的名号。亦或者,请你自报家门。想起庄慕小说里的我,猪十一,你是没有睡醒还是困得要死,怎么会有如此不经大脑的名字。冷漠。止水嘲笑了许多次。冷漠乘二。

       昨天说要吃小龙虾,可是并未在今日实现。想着明天是要满足的,你愿意一起么。大不了一个人。

       新概念临近,止水发了她的作品于我看。文风和庄慕相像。字里行间散发的气息,像是台风前的晚风。平静里的风雨欲来。是否会有人文风与我相像。我也不知晓如何定义自己的文字。是否多变。

       明日续笔。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