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麦妞奇遇记丨(十三)书画店的主意

“麦,麦,麦”,环九突然变得结结巴巴,元洛北的脸瞬间也变了颜色,全身血液即将凝固,脑子里急速运转想尽了各种补救办法。

麦芃芃一拳头捶在环九身上,气愤的吼,“麦什么麦,我手机是不是被你偷走了!怎么上楼一趟我手机就不见了,一定是你!”

环九瞠目结舌,不知该怎么回应,元洛北却偷偷长出一口气。

一把掀开被子,麦芃芃的大屏手机赫然出现。“这不是在这呢吗,慌慌张张咋咋呼呼,着急了吧。”元洛北故作平静的说。

“呀,真在这儿。”麦芃芃高兴的手舞足蹈,一把抢过手机,“你们俩,偷着做什么亏心事呢,怎么脸都白了?”她怀疑的指着心怀鬼胎的两人问。

“环九屡次冒犯你,我刚才教育教育他,环九!以后对麦姑娘要尊重知道吗?”元洛北厉声说到,缓解内心的紧张尴尬。

“环九知错!”

“这还差不多!”麦芃芃心里更得意了,蹦蹦跳跳的跑下楼。元洛北与环九对视一眼,好险!

环九想,好险!若被她听见,她肯定不会再帮忙了!

元洛北想,好险!若被她听见,她肯定会伤心死吧!

春暖河开,麦芃芃恋恋不舍的结束了美好假期,重归地狱。在重归地狱之前,她总算与吴诩重归于好。上次影视城不欢而散,年底的同学聚会上吴诩想趁机和好,没想到麦姑娘装模作样余气未消,他公子哥的脾气也来了,把醉酒的她送回家后直接赌气一声不吭就走了,整个春节都没再联系。但毕竟是二十多年的发小,两个人心中都有点后悔,吴诩作为在多年战争中永远第一个认错的那个,充分延续了能屈能伸的优良美德,亲自登门给她送新年礼物,外表粗鲁内心萝莉的麦芃芃见到礼物立刻目不转睛爱不释手迈不开步,顺坡下驴与吴诩复又开开心心的称兄道弟。

见她眉开眼笑张牙舞爪,吴诩很欣慰。喜欢一个人,就是愿意看到她开心的样子,他一直都懂这个真理。

意想不到的是,元洛北的职业生涯居然遇到了强力阻挠!环九得知王爷生活窘困不得不亲自执教谋生,硬生生的汉子掉下好几大滴眼泪,王爷身娇肉贵尊荣无比,怎能受此大辱!元洛北劝他几次,居然没用,他执拗阻止他去学校,麦芃芃和谯非轮番上阵对他威逼利诱,他这次铁了心不为所动。

大家都无语了。这头铁牛,怎么就这么不开窍呢!

“环九,我跟你说哈,你们王爷教书不是为了钱,是为了解闷,你知道吧。”麦芃芃把他悄悄拉到院子里,挤眉弄眼的说。

“解闷?”环九一脸茫然。

“对啊,他天天闲的没事,英雄无用武之地,心情抑郁,教书纯碎就是为了解闷,你们王爷盖世英雄,怎么肯当闲人呢对不对。”

环九眼前一亮,是啊,王爷最近是挺闷,如何才能让王爷不闷呢!如果能回到大魏就好了,他突然想起元洛北的话,麦芃芃是这个世界唯一一个可以帮助他们回故乡的人。

“麦姑娘”,他抱拳说,“望姑娘能早日帮王爷与环九回到大魏。”

“好说好说。”麦芃芃心里噘嘴,面上和蔼可亲。

“大魏,大魏!蛮荒之地有什么好的!”她心里嘀咕。

这是元洛北的意思吗?他真的很思念他的妻儿他的故乡吗?

她的心漾起小小的惆怅,涟漪久久不散。

私立学校的课程安排不多,元洛北每周四五节课,每天在办公室闲的发慌。王可可最近不喜欢给他唱歌了,但偶尔也靠近他发发嗲,偏偏几次都被麦芃芃撞见,麦芃芃的眼神能喷火,而且是熊熊烈火,几个回合之后王可可败下阵来,索性直接将阵地全身心的转移了。

闲来无事,元洛北喜欢在学校溜达,偶尔陪着麦芃芃照顾孩子的衣食住行,最初她还蛮开心,可渐渐的,她就笑不出来了。

国学许老师找冯校长来告状。说她在课上正讲《道德经》“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讲天地不仁义好孩子要尊重万物,元洛北恰好经过推门而入侃侃而谈指责她是错的,说天地追求自然才是正解,孩子们当场哄笑许老师尴尬不已掩面夺门而出。

食堂李导员找麦芃芃来抱怨。说早饭时有个孩子不爱吃鸡蛋偷偷扔掉了,元洛北刚好经过大步流星走过去厉声斥责,称“克勤于邦,克俭于家”“俭节则昌,淫佚则亡”“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小孩子当场吓得哇哇大哭,一整天连课都没去上。

最离谱的是春天的优秀教师评选,学校孙主任的女儿是候选人之一,公示期间他直接到政教处建议选贤任能,应该选举德行能力更高的人出任优秀教师。恰恰政教处的负责人是孙主任,孙主任听到他的话,脸都绿了,他仍喋喋不休,批评孙主任不该“唯亲是举。”

一桩桩一件件的风波,麦芃芃的耳朵被磨出了茧子,头也要炸了。

“这个世界呢,有这个世界的潜规则,不要这么认真,认真只能伤害到你自己的。”她耐着性子开导这个正义凛然却不知早已被指指点点的傲娇王爷。

“有错能改,善莫大焉;君子以俭德辟难;大道之行,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这些道理古而有之,我何错之有呢?”元洛北念念有词,不接受她善意的提醒。

“是是是,你是对的,但问题是这些潜规则也是古而有之啊,你敢说在你们大魏没有这些乌七八糟的事?”

“有。但父皇与皇兄自建朝以来夙兴夜寐,民风渐明,若是仍在大魏,我也定会辅助皇兄推行古德。”

哎!麦芃芃叹口气,看着他略发青激动的脸色,愈加心疼。诚然他是对的,可是他的对,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大家背后对他冷嘲热讽,他亦不快乐。上午冯校长找她,隐约透露出的意思,是让她劝他要注重影响和团结。

影响个球!团结个毛!不就是怕学生家长知道这里有个严厉的老师断了学校的财路嘛!美其名曰注意和谐,虚伪,自私,皇帝的新装!

“洛北,不然你,换个环境吧,这里太复杂了。”她试探着问。

元洛北忍不住笑着敲了敲她的小脑袋,“男子汉大丈夫,遇到困难就逃避,那我还是洛北王吗?!”

麦芃芃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也不光是因为这个啦,学校工作虽然不累,但是耗费时间,你不是一直想回故乡吗,也一直没时间找。”

天空飞鸟成群飞过,元洛北抬头望着蓝天出神,“是啊,大魏,”他感慨的说,“不知道还能不能回去,不知道她们是否安好。”

麦芃芃心头发酸,“是担心你的妻儿了吗?回家我百度一下,查查她们这一生过的怎么样。”

“这些都能查到吗?”元洛北惊讶的看着她。

“能啊。”

“那为何之前你不帮我查一查?”

“……”

麦家后院,迎春花凌寒而开,娇黄一片,元洛北独坐在秋千椅上,默默不语。他看了网上的资料,属于历史上的他,历史上他的妻和历史上他的儿子们的历史。史载,洛北郡王二十三岁去世,今年他二十四岁,这恰恰说明,他最终没能回到大魏。他的妻妾在历史的泱泱大河中记载甚少,历史终于是记载男人的历史,除非姿色倾国倾城或者政治手腕足够高明,否则女人只能沦为男人的附属品。稍稍欣慰的是,他的七个儿子均后生可畏,长子“俊美秀逸,谨慎敦厚”,与他如出一辙,世袭了洛北王的尊位,戎马一生,圆了他未竟的家国梦。人生无常,总算让元洛北有了些许安慰。

麦芃芃、谯非与环九躲在院门口悄悄的盯着他,“他不会自残吧。”谯非冒出一句,环九火冒三丈,狠狠一巴掌拍在他头上。

“不会,他只是一时想不开吧,你快想想办法转移下他的注意力。”麦芃芃催促他。

“什么意思!是说我们回不去了吗?你答应要帮我的!”环九瞪着眼睛说。

“我没说不帮啊,得慢慢想办法啊。再口出不逊,本姑娘彻底不管了!”她狠狠瞪他一眼,四肢发达大脑简单的玩意儿!

“啊,有了!”谯非灵机一动,跑到房里拿出一张大宣纸,冲他俩得意的一昂头。“让他给芃心面馆题个字吧,他是书法老师,写字写的那么漂亮,给面馆招揽下生意,顺便不就可以转移注意力了!”

“呀,你真聪明!”麦芃芃惊喜的敲打他,“就是这个,帮他开个书画店,不做教师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