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园游记—沧浪亭

沧浪亭正门

开启这段旅程之前,先让我们来了解一个人~苏舜钦,沧浪亭的原主人。苏舜钦,一位北宋诗人,书法也写的好,当过官,他的好朋友有欧阳修,范仲淹,岳父是当朝宰相。差不多一千年前(公元1044年)苏舜钦被贬离京(东京汴梁今开封)来到苏州,希望远离政敌,远离政治漩涡,寄情于山水抒发自己愤懑的心情。怎奈初到苏州居住的环境十分不理想,“时盛夏蒸燠,土居皆褊狭,不能出气,思得高爽虚辟之地,以舒所怀,不可得也。”

一日到苏州城南拜访,发现东边草木郁郁葱葱,有开阔的水面,沿着水边小路向东走一大片荒地引入眼帘,地势起伏三面临水,四周林木环绕,是一块僻静之所。苏舜钦打听得知这里原来是一个废弃的旧园子,依稀还可以看到当年的风貌。心中甚是喜欢,花了四万钱买了下来,在水的北面构筑石亭,起名“沧浪”,建起了园子,园中有竹有水有花有木,亭台楼阁点缀其间。这就是后来的沧浪亭,以亭名为园名,苏州现存最古老的古典园林。沧浪二字,取自“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 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

苏州城不大,骑个自行车就可以游历各个景点,只可惜我去的时候没有共享单车(我后来想可能是苏州有桩的公共自行车比较发达或者政府管理共享单车比较严),奔波于各景区基本靠走或者打快车。

沧浪亭在苏州老城城南,最直观的感受就是,不管盛夏时节外面怎样的湿热,只要一进入沧浪亭浑身立马凉快下来,是“与世隔绝”的另外一个世界,花墙隔开了暑热,也隔断了纷扰的俗世。

假山北面,复廊环抱下的一汪绿水深潭

园子很小且精致,尽可能营造了远离城市的山林野趣,最有特色为面水漏窗,假山石亭,古树翠竹,更有一汪绿水深潭,锦鲤出没。

沧浪亭临水而建

沧浪亭是沿水筑亭,石亭在黄石堆砌的假山之上,假山古树参天遮天蔽日,你或坐在亭中,或依在树下,听风吹树梢发出的声响,不时的几声鸟鸣,有千年回响的感觉。以地势起伏绵延的复道回廊把假山和水面隔开,复廊也连接全园,以花墙为间隔,形状各异的漏窗点缀其中,据说108个漏窗无一雷同,构思极其精巧。穿行于临水的一侧复廊移步换景,透过漏窗假山古树石亭依稀可见,转头观望水面波光粼粼,野鸭成双结对,鱼儿三五成群,水岸边一处小亭曰“观鱼处”几个学生在写生作画。

复廊
沧浪亭全景
假山全景
观鱼处

沿假山一侧复廊上到假山沧浪亭上,石亭是康熙年间复建,亭上有“沧浪亭”三字,是清末文人俞樾所写,石刻一副对联“清风明月本无价,近水远山皆有情”;上联出自欧阳修《沧浪亭》诗句“清风明月本无价,可惜只卖四万钱”,下联出自苏舜钦《过苏州》诗句“绿杨白鹭俱自得,近水远山皆有情”。我当时和亭子里的卖画老头聊天,他说当时这个石亭是在水岸边“观鱼处”那里,后来搬到了假山上,在观鱼处又重新修了一个小亭子。

沧浪亭
复廊观亭

下了石亭沿着卵石小径向北走,过明道堂,满眼的翠色,空处大面积翠竹掩映便是“翠玲珑”,取自“日光穿竹翠玲珑”。登看山楼,举目四望,环绕苍松翠柏,玲珑绿竹,风起万竿摇空,松柏瑟瑟之声不绝于耳。

看山楼旁翠竹
竹林
竹林
古木翠竹
在看山楼拍的全景

我跟同事开玩笑说,希望国家能把沧浪亭送我,别的园子都不要,只要沧浪亭。这个远离闹市的城市园林,可以让我寄情于这人造的山林,暂时不用思考人生的进退,不用忧虑生活的成败。

附欧阳修《沧浪亭》诗:

子美寄我沧浪吟,邀我共作沧浪篇。

沧浪有景不可到,使我东望心悠然。

荒湾野水气象古,高林翠阜相回环。

新篁抽笋添夏景,老枿乱发争春妍。

水禽闲暇事高格,山鸟日夕相啾喧。

不知此地几兴废?仰视乔木皆苍烟。

堪嗟人迹到不远,虽有来路曾无缘。

穷奇极怪谁似子?搜索幽隐探神仙。

初寻一径入蒙密,豁目异境无穷边。

风高月白最宜夜,一片莹净铺琼田。

清光不辨水与月,但见空碧涵漪涟。

清风明月本无价,可惜只卖四万钱!

又疑此境天乞与,壮士憔悴天应怜。

鸱夷古亦有独往,江湖波涛渺翻天。

崎岖世路欲脱去,反以身试蛟龙渊。

岂如扁舟任飘兀,红蕖渌浪摇醉眠。

丈夫身在岂长弃?新诗美酒聊穷年。

虽然不许俗客到,莫惜佳句人间传。

附苏舜钦《沧浪亭》诗:

一迳抱幽山, 居然城市间。

高轩面曲水, 修竹慰愁颜。

迹与豺狼远, 心随鱼鸟闲。

吾甘老此境, 无暇事机关。

附苏舜钦《水调歌头·沧浪亭》词:

潇洒太湖岸,淡伫洞庭山。鱼龙隐处,烟雾深锁渺弥间。方念陶朱张翰,忽有扁舟急桨,撇浪载鲈还。落日暴风雨,归路绕汀湾。

丈夫志,当景盛,耻疏闲。壮年何事憔悴,华发改朱颜。拟借寒潭垂钓,又恐鸥鸟相猜,不肯傍青纶。刺棹穿芦荻,无语看波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