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青春】初夏之恋(3)

96
枫叶如霞_更文30篇
2018.01.16 14:02* 字数 2431

文/枫叶如霞       

初夏之恋目录

图片发自简书App

第三章      七夕风波

恋爱中的男女都是白痴,以为只要两情相悦,彼此相爱,就有情人终成眷属,沉浸在爱河中的夏禾初心怎能想到一场风暴正向他们逼来。

那年的七月七日,恰巧是他们认识一年纪念日,晚上,初心约夏禾来到他们第一次相遇的芙蓉湖,说要告诉她个秘密。初心原打算今晚求婚,若求婚成功,就带着夏禾回凉山见父母,父母早就盼望着他领回仙女一样的儿媳妇呢,可初心只给他们发过夏禾的照片。初心憧憬着,温柔地把夏禾按坐在湖边长椅上,“亲爱的,请先闭上眼”,

“干嘛?”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夏禾闭上眼坐着,长发披肩,静若处子。月光下,她长长的睫毛扑闪着低垂下来,在静美的脸上投下两道阴影,明澈的双眸暂时隐藏在峨眉如黛的眼睑内,秀色掩今古,荷花羞玉颜。她正猜想着初心耍什么花招,就听到噼噼啪啪的火苗声,闻到松枝燃烧的烟香味。一会儿又听到初心那熟悉浑厚的男高音唱起《火把节的情歌》:

“火把节上的小阿妹

你彩裙飘飘人儿美

去年阿妹一首动情的歌

唱醉阿哥半年多

跨上那骏马

快快飞呀把你追

阿哥要悄悄地告诉你

早把阿妹藏心窝

……

阿妹 阿妹(众人合唱)

轻轻地拉住你的小手

今晚过后不再分开

阿哥要一生守护着你

一起走到地久天长

阿妹阿妹(众人合唱)”

独唱中又有和声齐唱,那场景热烈壮观,悠扬高亢的旋律划破夜空,在厦大校园回荡。

夏禾好奇地睁开眼,发现自己被围在一圈火把的中心,一群身着彝族服装的小伙载歌载舞,初心围着自己一边跳左脚舞一边深情地唱歌,那歌声深情魅惑,初心英俊的脸庞在火光的映衬下通红通红的,深情的双眸灼热地注视着夏禾,夏禾被惊喜包围着,泪已盈眶,春心萌动,羞涩的红云飞上白净的面颊,像熟透的苹果,娇媚迷人。

“嫁给我吧”,初心单膝跪地,双手捧着纯银的戒指和手镯,那是初心按照彝族风俗,精心给他心爱的姑娘亲手打造的。

“嫁给他!嫁给他!”初心请来跳火把舞的助阵的同学们呐喊着。

月亮升高了,校园的夏夜静谧安详,星星眨着狡黠的眼睛,牛郎织女正沉浸在这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的甜蜜里,激动地拥吻着,突然被人间火把照亮,看到了这一幕,织女竟然泪流满面,依偎着牛郎,“好羡慕他们呀”,他们的泪水滴到空中,瞬间化成毛毛细雨,丝丝凉雨淋在火苗上,火把燃得更旺了,火光把芙蓉湖照得红彤彤的,似万道霞光从水里喷薄而出,粼粼波光像夜幕中的星星,在牛乳一样的月辉里流金溢彩。

正当夏禾答应初心的求婚,接过手镯和戒指时,一辆黑色跑车后面跟着几辆摩托车呼啸着划破夜空飞驰而来,嘎地紧急刹车,摩托车转几个圈才停下来,几个蒙面人跳下摩托,冲进人群,为首的一位虎背熊腰,一脚飞去,踢飞了戒指和手镯,又一脚把初心踹翻在地,其他几人拦着夏禾。初心捂着鼻子,刚要从地上爬起来,血从指缝里淌下来,染红了雪白的衬衣,那虎背熊腰的打手又一拳打在他脸上,这一拳打得他眼冒金星,天旋地转,踉踉跄跄跌倒湖中,“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撒泡尿照照,敢跟我家公子抢女朋友,也配!”虎背熊腰瓮声瓮气地扔下这句话,跳上摩托扬长而去。

那几个打手则强行把夏禾掳走,塞进黑色跑车,骑着摩托车呼啸着尾随而去。

夏禾挣扎着哭泣着,声嘶力竭地一声声呼喊着“初心初心……”,但一柔弱女子怎敌几个打手,被塞到车里后,又想下车,一支有力的大手攥住她的纤纤玉手,动弹不得。

“你、你、原来是你!卑鄙无耻!渣男……”夏禾破天荒地第一次骂人。

“骂够了吗?我的大小姐!你是不是鬼迷心窍了,这穷小子哪点好?他拿什么养活你?他自己还靠打零工赚学费……”

“要你管——”夏禾愤恨交加,“呸!”吐了凌峰一脸,睁开泪眼,看到凌峰狰狞的面孔青筋凸起,眉峰里透着杀气,暴戾的眼珠逼视着自己,似乎要把她捏成齑粉,夏禾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身子往后缩了缩,怯怯地睁大惊恐的眼。

不料,这个恶魔表情变化地像六月的雨,来地快去地也急,一丝不易觉察的冷笑弥漫在令人窒息的空气中,车内气氛冷到冰点,似乎一触即破。只见凌峰抹去脸上的唾液,放开夏禾的小手,捧过夏禾哭的梨花带雨的楚楚可怜的鹅蛋脸,替她擦擦眼泪,故作轻松地嬉皮笑脸地觍着脸说:

“别怕禾禾,你哭我心疼,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我怎么舍得碰你?只要你和那小子分手,本少爷一根汗毛都不动你。你看不上我,也得找个门当户对的,咱俩一起长大的,我不能看着你往火坑里跳啊!”

说完,一踩油门飞驰而去。

“魔鬼,你把我带到哪里?”无助的喊声在跑车的尾烟里渐渐消失。

第二天上午,初心醒来,“夏禾、夏禾”,没人应他。他挣扎着坐起,看到雪白的墙壁,手上的针管,还有趴在床边睡着的两个室友,已明白一切,头还疼的厉害,一只眼乌青乌青的,肿得睁不开,嘴角结着血痂。他努力回想昨晚的事,断续的的碎片连成一片,是他,一定是他,打他的虎背熊腰是凌峰的保镖,他见过。

听夏禾讲过凌峰,他是副市长的大少,若论亲排辈,他是夏禾的八竿子打不着的表哥。他母亲夏华和夏禾的父亲夏雨是一个村的,辈分相同,到厦门后一直住在同一个小区,一来二往的,自然成了亲戚,凌峰就以表哥加保护神的身份自居。

凌峰和夏禾,从幼儿园到大学几乎都在一个学校上学,算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了。姑妈夏华一直把夏禾当成准儿媳妇,经常在夏母面前提亲,夏母知道女儿不喜欢凌峰,也不好驳了颜面,所以总笑着敷衍,“这得看他俩的缘分,能高攀你市长家,是我女儿的造化,我们做父母的顺其自然。”

“光顺其自然不行,我俩得撮合!”夏华含笑地说,随和中却带着官太太惯有的威严。

凌峰本来很有信心,以为夏禾是自己的囊中之物,可是久攻不下,心急如焚,虽然很多名媛对他投怀送抱,他却对夏禾情有独钟,这一点不像他老子。如今见夏禾交了男友,整天在校园里出双入对,这才紧张起来。经常派人跟踪他们搅局,昨晚一定是他,初心想,可是他把夏禾怎么样了,他不敢想下去,拔掉针管,拎着衣服冲出病房,两个室友惊醒了,赶快追出去。

图片发自简书App

而此时的凌峰载着夏禾,正风驰电掣般地驶出厦门,前往珠海,那里有几年前老爸给他买的海边别墅。

预知女主命运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下一章

简书大学堂无戒90天挑战训练营15

文学漫步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