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李梓溪:不曾演过自己,也不曾放过自己

采访\撰文 伊玚

剧本修改会上,新人编剧董婷婷拍案而起。

拍摄在即,投资方却突然决定在探案剧里增加喜剧故事线,几乎是要整个重写,一旁的总编剧程璐还没吭气,董婷婷是真的坐不住了“顾客要做辣子鸡就炒辣子鸡,顾客说要吃水煮鱼就做水煮鱼,但是顾客说要在水煮鱼里炒辣子鸡,我想都不用想就知道做不了”话音一落,点水煮辣子鸡的客户甩下要换人的狠话走了,董婷婷抱起桌上的矿泉水牛饮,是要浇灭心头的火气。

2020年,生活在水泥森林里的都市年轻人最爱的解压爽文情节,早就不是霸道总裁式的罗曼蒂克,而是像这样揭竿而起当面手撕异想天开的甲方。

这个职场生活“名场面”出自央视新剧《谁说我结不了婚》,何念导演 ,潘粤明、童瑶、陈数领衔主演,剧中董婷婷的饰演者李梓溪此刻正坐在我对面。下不过颌的童花头,利落的脸部轮廓,微微上翘的眼角和薄嘴唇,是很耐看的猫系长相,独立的,狡黠的。

因为这个爽气的形象,此前活跃在话剧舞台上的几年,她的角色也多是风风火火的明媚少女:《鹿鼎记》里泼辣刁蛮的建宁公主,《武林外传》里没心没肺的定春,《失恋33天》里敢爱敢恨的黄小仙……

都不太像她本人。

比如电视里的董婷婷酣畅淋漓大杀四方的时候,演员李梓溪却拿着笔记本正襟危坐在桌前,记下自己的这场戏的不足,这个表情还应该再松弛一点,那个情绪还是应该收个百分之几。这个自我反省的习惯从大学时期延续到现在,笔记都有好几本,看自己的眼光却一直苛刻。

“每次别人说我好的时候,我都会怀疑我有那么好吗?”

在很多人计较着生活给自己的不够的时候,李梓溪总是下意识的问自己配不配,比如演《鹿鼎记》的时候是上戏毕业之后第一次登上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的舞台,这戏她第一次看还是大一,当时的场刊长什么样她都历历在目,郭京飞、钱芳、郑恺……折页上的名字如今听起来各个如雷贯耳,有如此的榜样在前,出演的压力是巨大的,于是怀着忐忑和尊敬的心演着,突然有一天收到老版剧粉的评论,说她的建宁公主没人叫老粉丝们失望,这颗悬着的心才算是放了下来。

李梓溪就这样住进一个又一个角色的身体里,台上的她总是热烈而爽朗的。

因此收获的粉丝也大多是女孩,她们会在散场时等在剧院门口想着和这个飒爽的小姐姐聊几句话,也会微博私信告诉梓溪自己的生活日常“要考试了能不能鼓励一下我”

“我就会回一个,要考试了就别给我发私信了呀,快好好复习……”她抿抿嘴轻声补一句“等考完了我们再聊。”就算是一面之缘的网友,她也总是要照顾着对方的情绪,但除此之外对于观众们的爱戴,却不敢照单全收。“我会思考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如果我不演这样的角色,还会不会有人喜欢我……就是我真正的样子,挺无趣的样子。”

采访的桌子边,经纪人准备了两听苏打水,在我到达前的几分钟,梓溪在公司角落的茶盘上寻得一个锤目纹的玻璃杯,小小的茶器像是一个上下颠倒的富士山,两口就能一饮而尽的容量,她把苏打水倒进去,看着气泡扑簌簌爬上来。会这样布置一杯苏打水的人,绝对不能用无趣来形容,而在演员的职业之外,李梓溪还拥有一个足够丰盈茂盛的生活。

她是收纳达人,把家里装修布置到被知名家居APP《好好住》的专栏收纳在册,为了满足家里6只“毛孩子”的居家生活,她和老公干脆在家里的天花板上装了猫走廊;因为喜欢旅行,每次行程规划都会精确到分钟,连公共交通的时刻表都一一标注;因为喜欢日本文化,就坚持学日语,每周都上口语课,自编自演的日语对白短视频在微博上更新了一期又一期;咖啡、烘焙、画漫画……李梓溪对生活的每一项实践都远远大于浅尝辄止。

充实的生活要仰仗严格的管理,就连休息的时候,她都不曾放过自己。李梓溪休息日的日常是一张张写满的To do list,从一日三餐到学习充电,她都要一项项安排好,每做完一个就打勾,她想要对生活的精密控制,想要安全感。

“我挺缺乏安全感的,我自己深知这一点。因为我爸妈离婚也比较早,所以小时候我每一次回姥姥家的时候就会起到调节气氛的作用,因为我小时候长得跟我爸特别像,我总觉得他们有意无意看到我,就会想起我爸。比如说那个时候电视里在放《炊事班的故事》,我就会去学学一些搞笑的片段什么的,然后会在家里面去演,然后就会逗他们笑。”

“可能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就觉得周围人的情绪对我来说很重要。”

为了家长们的压力,大学里的她独来独往,埋头苦学,拿了四年奖学金;为了照顾生病的宠物,她结束巡演连夜回家,送医守夜几天不合眼;为了观众的认可,她不饶点滴不饶自己,把赞美和恭维通通过滤……

采访接近尾声的时候,几乎是带着心疼,我很想听听她说说自己的好,于是要她列出优点十则,结果这成为了当天最难回答的问题的,三分钟过去了,答案还只有几个:孝顺、有爱心、有同理心……几个词的共性很好总结——利他。

竭尽全力生活的人总是辛苦的,但别忘了竭尽全力的另一个名字,酣畅淋漓。

演员李梓溪演得尽兴,女孩李梓溪活得尽情。于是当你问她要不要放缓脚步休息一下的时候,她答:

“慢下来也挺好,但现在还太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