庸医

当入微镜里最终浮现出那个世界时,一股仿佛断头铡坠落到半空的冷意直袭我的后颈。

那是让人心有余悸的冷。

“小黑虫?”师父瞥了一眼。

我们面面相觑,不知所言。

“师父,还有小白人的肢体。”

“是,那是小黑虫的敌人。”

一盅汤药发出噗咚、噗咚的闷响,粘稠的气泡裂开,浓郁的药味撑起陶盖从缝隙里泄出来。

药师提起陶盖,在药盅上扬一把药粉。扬起的药粉被炉火烧得红热,像火化时的飞灰。

“那您的猜想算是证实啦!”我扯开嘴让自己的脸皮呵呵地笑。

“证实了,”药师释然地望着我,瞳仁里的颓唐却蓦地涌了上来,仿若井底浮起淹死的尸身,“也……也至少让我有了答案吧。”

我一时间混淆了师父这言语的对象。

“徒儿们,我是出不去了,”一只大手摁上了我的头顶,“但这答案也很好。”

“师父,何出此言?我们终于在入微的世界看见了重复啊!”我攒簇着师兄弟们,师父被围住,每个人心中的喜悦在脸颊、鼻子、嘴唇、双眼上满满地溢了出来。

师父的手移到了我的后颈,猝然一紧。

那是藏在角落露着森白牙齿的冷。

转过头去看看入微镜的想法掠过我的脑海,我不顾一切,猛地偏过头,我听见颈椎骨扭转的响声,盖过了炉火的爆鸣声、药剂的沸腾声、师兄弟们的雀跃声。

……

我还记得三十年前那句凄厉若鬼魅的叫声。

“结束了啊!”

这是我最后一次听见师父的声音。我回忆师父那晚临终前的样子,血丝树根般在覆盖在瞳仁表面,纠葛缠绕。我甚至一度怀疑他的身份是人或鬼,如此苍白,如此惊怖。嗓音凄厉如奈何桥下的鬼群齐声嘶叫,可那明明是师父一个人的声音。

师父死了,把那一盅药泼在入微镜上以后。

师兄弟全死了,不过他们也只是活个肉身。

我那天凝视着灼坏的入微镜看了很久,从月亮由缺变圆最后再消失。盈缺有时,万事更迭。

我仍旧记得我初入此山的情景。

“若师父的猜想证实了,人体内有更小的‘四肢’,更有使小肢体成序的‘眼与脑’,若其成序,可击破污物病痛,那便是我们出山之时。”

那一盅药泼死了小白人的肢体,也泼死了小黑虫。

那晚我凝视着成堆的肢体淹没了‘眼与脑’,最后也没见那小东西成序。

我又感到了冷,于是我笑了,可越笑越冷。

师父啊,说到底只是庸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今天下了一个虾米音乐 然后老少们的歌全部ok再也不用去可惜前几个月那个掉进厕所的手机里面所有的歌不能听了还好 到了...
    某润不要点点阳阅读 100评论 1 1
  • 这一章主要讲的是袭人的妈妈重病,袭人的哥哥接袭人回家去了。晴雯和麝月这段时间成了宝玉的贴身丫头。 01 一向高傲的...
    雨林中的阳光阅读 268评论 0 4
  • 时间是最烂的庸医。 以前我一直这么认为。 但有的时候,我会突然这么想——啊,时光真好。 比如昨晚,突发奇想打开了很...
    九茶_阅读 187评论 1 1
  • 2017年,我做了一个决定。 去学塔罗。 没有为什么,单纯的喜欢了。 1.1号开始学习。 1.6号师父帮我抽牌灵。...
    小冬瓜的秘密花园阅读 47评论 0 2
  • 季节里拥有了一个秋天 给天地间带来了无限的悲喜 伤心莫过于落叶 枝头却挂满累累硕果 秋月的相思 凝结成潮起潮落的霜...
    泰安左眼皮跳跳阅读 75评论 1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