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火虫教室写作篇第四十五期《鬼话连篇》

        写作文,最要紧的是把话讲清楚,讲明白,可不能鬼话连篇。但我就偏偏上了一节鬼话连篇的作文课,而且还受到孩子们的热捧。这是怎么回事?

        中国的鬼文化底蕴深厚,阴曹地府,黑白无常,奈何桥,孟婆汤,聊斋……一切的一切都让孩子把鬼的形象印到了心里,与我而言,害怕就是一种心里刺激反应,就是可以利用的教学资源,就是可供写作的优秀素材,就这样,写鬼的作文就在这间教室神出鬼没地诞生了。

              ——萤火虫教室写作篇第四十五篇

图片发自简书App

                          鬼马王子

                          张家豪(总字数  1130字)

        “呜——”一声叫喊,接着无数的马蹄声响起了。领头的人大叫道“呜——呜——呜——”(翻译:抓住前面那个乳臭未干的小屁孩)“妈呀,我犯了什么错呀?”我拼命的跑,竟然比马都跑的快。不料,我的脚下是一个捕兽坑,一下子我掉了下去,结果我被那群“不是人”的东西抓住了。

        他们带上我一路飞奔,“咝——”一下子停下了。这是一个坟场,惨白的月光给墓碑又加了一点点诡异的光亮。突然,草丛摇了摇。我害怕了,一只虎皮色花斑纹的巨型大蟒蛇向我爬过来,它那两道分叉的舌头咝咝地吐着,身上那锋利的弯刀尖刺甲,被月光照的闪闪发光,仿佛是一把把真刀一样。它那巨大的尾巴上竟如同一个流星锤一样长满针刺。他嘴中的毒液,一滴一滴地从嘴角流出,落在地面上,一下子地面就被烫出一个洞。我害怕地全身起鸡皮疙瘩。它爬上了领头的马,爬上了我的腿,它的毒液滴在我的裤子上,“咝——”我的裤子破了一个大洞。我差一点就晕过去了。可那个领头的人却用手轻轻地抚摸着蛇,蛇也很温柔地用头碰碰那个领头。

        忽然领头打了一个口哨,队伍就出动了,我终于松了一口气。可是队伍竟然撞上了墓碑,奇怪的是撞上墓碑的人竟然消失了。当我快要撞上墓碑时,我想到“死就死吧!”我闭上了眼睛。当我睁开眼睛后,那个鬼现身了。他的脸上十分洁白,但奇怪的是脸的两边有三道如同猫胡子一样的弯形的尖刺,身子两边有两只乌黑发光的翅膀,腰上系着一条用蛇皮做的腰带,腰带上挂着两只金光闪闪的左轮手枪,背后挂着用龙骨做的两把弯刀。他没有腿,如同幽灵一样漂浮在半空中。他的头顶上有一顶皇家王冠,王冠上的宝石闪闪发亮。一只独眼印在了他的眉心,一眨一眨的。在他的背后,一匹死灵马在吃一块兔子肉,它的身上没有肉。只有一根根骨头拼成的骨架。在马的边上,有一个人的头骨和骨架插在泥土中。这里不是坟地,而是一个后花园。在不远的前方,有一个十分阴森的城堡。在城堡内没有灯光,只有一点点的月光。忽然一个怪物出来了,他用尾巴敲了一下地面,灯就全开了。是那只蛇,它旁边还有一只鬼,他也有一个王冠。“啊哈”我在心里想道:“原来他是国王,领头人是王子呀!”

        这让我想到了一个传说:相传在很久以前。有一个国度,名叫和平国。他们从不参加战争,只过着平静的生活。可是有一天,一个爱好战斗的国家去攻打和平国,和平国奋力反抗,终于和平国胜利了,但是他们却吃了对方的尸体,作为战利品。上天为了惩罚他们,便将和平国的人们变成了鬼。

      当他们开始吃晚餐时,王子把我绑在一个十字架上。架子下有一把火。火越烧越旺,我都快热死了。“他们大概是给神灵祭拜吧!”我心想。没一会十字架烧光了,我掉下了十字架,落入了一个黑洞中,“啊——”我大叫道。

        我醒了,躺在床上。皎洁呢月光照在被子上。“哦,原来是一个梦”我心想:鬼他不是一种事物,而是人心中的负面情感。


                        杲蚶王鬼

                                杜宇博

        说起鬼,大家一定会想到那说人没人样,说鬼没鬼样的“僵尸鬼”,吃零食吃死的“贪吃鬼”,还想知道其他的鬼吗?那就听我说上一说。

      相传在美国杲蚶岛上的废弃古堡里每天都会有鬼出没。那座阴森森的古堡,终年被一棵棵鬼脸枯树包围着,那城堡里的火炬上,点燃着永远不会熄灭的黑色鬼火,那里,随处可见绿色,红色的污血,傀儡和尸体堆满了走廊,天天晚上都有清晰可辨的脚步声和可怕的尖叫声从那终年被暗月笼罩的建筑物里传出来。

        那古堡里的鬼原本是杲蚶国的国王。一场大规模的鼠疫夺取了这里所有人的生命,后来,一只长相丑陋的,恶心的虫子钻进了那位国王的身体里,那个国王离奇的复活了,但是他并没有恢复真身,而是变成了有着像刀一样锋利的牙齿;两只像枯树枝一样干巴巴的手臂;一头杂乱的金发,给刚被雷劈了一样;两只眼睛炯炯有神,散发着异常闪亮的红光;身着充斥着死尸味道的金色大长袍。他在这偌大的古堡里来回渡着步子,并且发出一种尖利的吼声,一但嗅到生命的味道,就会杀掉“入侵者”。

        或许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鬼,可是我的心中就有这样的一个鬼你呢?


                            午夜钟声

                                                侯茗淑

叮咚~

我有一个秘密~

不能告诉你~

听~

那谁在哭泣~

看~

那谁在窃窃私语……

        伴随着宛转而优美的歌声,这只能让两个人通行的小道显得格外宁静。走在这小道上,倾听着谁在诉说着过往的痛苦与怨恨,似乎是听到了什么,原来是老旧的大楼里响起午夜的钟声。心跳似乎慢了下来,渐渐的似乎听不到,也忘记了呼吸。只有那独一无二的美妙歌声还在若隐若现。 脚步快了几分,但却发现,这只有十几米的小道似乎并没有尽头。  一丝恐惧涌上心头,这就像无尽的深渊,吞噬了希望、信念与勇气  ,只剩下一具没有灵魂的空壳站在化为原形的小道上。

      整个世界被染成血的颜色,血色的月亮照耀着这具空壳旁的小女孩,宛如天边的仙女,死神的女儿。如同白纸色的皮肤,再加上条美丽的红色连衣裙,无比惹眼。只是苍白的脸上却毫无生机。披散在肩头的长发,挡住了双眼。手上撑着一把和连衣裙搭配的红雨伞。

      此时此刻天空中下起了雨,仔细一看,才看清雨是红色的,那具空壳被红色的雨水浸染,原本亮丽的白色衬衫也变成了红色,可它却一动不动,阵阵风吹在女孩的脸上,女孩笑了,嘴角露出了满足的微笑  ,于此同时风把女孩的头发吹开,竟然也是红色的,红色的眼眸中,似乎还能看见点什么?是什么呢?原来是一簇火焰  ,一簇冰冷如冰川一样的火焰在不停燃烧着。

      可不过一眨眼的工夫,却消失了。看上去什么也没有发生,整个世界也归于平静了,可那具空壳还在那里,衣服也还红着,似乎什么东西都抹去不了那血一样的红,像是被诅咒在冰冷与无形中,永远,永远的睡下去。超越了死亡,却比死亡更加完美、优雅。

图片发自简书App

                          幻想连篇

                                            杨诒涵

        每一个人心中都会有一个鬼,可是我的鬼和你们的鬼不一样。

        虽然我很害怕鬼,没去鬼屋,听别人一说,就会半夜睡不着,到早晨才睡,还说梦话。但我总能回想起这样的一幕……

        在一个阴森森的小镇,一阵又一阵的尖叫声,在我耳边响起,还有那轰隆隆的打雷声,我向一个石板走去,拍了拍上面的灰尘,上面有着许多红手印,我打开手电筒一照上面写着:无人村。一阵凉风吹过,突然,一个冰凉的手搭在了我的身上,我一看,是一个被鬼追的男人,他面容上有许多像番茄汁的鲜红,一张让我看不清楚的脸,把这个男人拖走了。

        我跑进了一位村民的树林里,看见了一个披头散发的女鬼,我的脚踩到了一个东西划了一下,边上就是那个死不瞑目的男人,女鬼的脸上血淋淋的,牙齿像刀一样尖,两个眼睛直瞪瞪的看着香鹿,她穿着一个白衣裙,可是裙子上沾满了鲜血,就在这时一辆汽车开了过来,女鬼一直在追赶汽车,我也走了去,看见女鬼把车里的人拽了下来,再用她的尖牙咬在那个人的身上,我很害怕,跑到了一位村民的家里,里面全是死人,我又逃进了一个医院里,看见桌上的一份报告,就是这个女鬼的,年龄才32,得了一种传染病,就在这时女鬼进来了,看着那份报告,一直的哭,我的心一下子软了,我觉得女鬼挺可怜的,就在这时我的脚踩了一个东西滑了一下,碰到了一样东西,上面的东西掉了下来,女鬼发现了我,我跑了起来,女鬼一直在疯狂的追着我,我跑到了一个小巷里,没有路了,女鬼向我走来,我叫了一声“啊”我醒了,过来,原来我在做梦啊!

        如果让我来谈论鬼,我的答案会有很多,但我相信这世界上会有鬼,因为人类的破坏,会建筑出更多变异动物。


                            食人娃

                                        任雨泽

      你有没有体验过把你送到一个黑漆漆的森林里在棺材里待上一晚?

        一个风欺雪压的夜晚,一个只有5岁的孩子,站在悬崖边上,看着悬崖底下的食人虫。他(小孩)的爸爸因为喝醉酒,况且他早已不想要这个孩子,把小孩推下了悬崖,呜……

        在食人虫的眼里,小孩就是一块天大的肥肉,食人虫疯狂地撕咬着小孩,一大部分的虫子钻进了小孩的尸体,小孩顿时痛的娃娃大哭,脸上有许多在动的小虫子,当他还有最后一口气时,大声地说“我恨你”。

        第二天,一行貌似救生队的人路过此地,发现石块旁边有一具孩尸,那一行人把这个小孩扔进了一片黑森林里。晚上,一具像死尸的小孩,行走在大街上,弥漫着一股臭味,他有着一双没有颜色的眼睛,脸上有许多被虫子咬的洞,头发几乎是秃的,穿着被虫子咬破的衣服。他的皮肤又红又黑的,就像被涂了红色和黑色,他的牙齿就像缝衣服的针一样尖,他的脸就如同泥地的肤色,恐吓着人们。

        但事实是,鬼并不存在,鬼只会在你脑海里浮现,鬼是人制作出来的假象。


                          城堡惊魂

                                            张星杰

        在一个古老的城堡里,常常流溢出婴儿的哭声。有一对家庭就在这里住着!

      就在一个风雨交加,电闪雷鸣的晚上,老太太突然消失,他的丈夫就去了老太太经常去的地方――厕所

      老爷爷到了厕所,突然有一只从地下伸出来的手,抓住了老爷爷的腿,把他也拉了下去!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一千年了。

        但他们又出来了,老爷爷满脸的血,头发变成了血的颜色,好像是刚弄了辣椒粉,拿着一把刀,又像是切菜的刀。

      老太太的头发消失了,带上一顶夜行帽,还有一双鬼火般的眼睛,拿着一把死神镰刀,和老爷爷住在树林里。

      皎洁的月光洒在那对夫妻身上,似乎让他们又像人又想鬼,又好像更加恐怖了一些!

      有一个侦察组,到城堡里侦查,他们是一群最胆大、最聪明、最有能力的人。

      他们进了城堡里,就突然消失不见了,直到第二天早上,发现了他们的尸体!

      从那以后再没人敢进去了,甚至不敢去那个城堡,城堡不时传出婴儿的哭声!

      大家都听说过鬼吗?有人说鬼是外星人,有人说是从地狱来的,有人说是从别的星球来的。

    我来告诉你们吧!鬼来自我们的大脑,在我们的心里,是我们想像出来的,并不是真的,所以不要担心!

        我给大家解释一下,我们睡觉姿势不对,才导致做噩梦的,大家记住哦!


      只要你愿意尝试,任何一个简单的题材都会成为孩子写作的训练点。写作无处不在!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因为喜欢所以热爱,

因为热爱,所以更喜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