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荡秋千,随记忆一直晃到现在

       “呼~”

       他擦了擦额头的汗,不知为什么,自己这段日子一直反复在做同一个梦,却在醒来的时候忘记了梦的内容,只有梦里的那个旋律还在脑海回响。

       “re sol sol xi do xi la sol la  xi xi xi xi la xi la sol ~~~”

       他凭着记忆哼起一段,旋律熟悉而陌生,却在记忆里找不到这段内容了。

       清晨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洒进房间,预示着新的一天的生活要开始了。

       “叮铃铃!叮铃铃~~~懒虫起床~懒虫起床~”

       床头的闹钟不和谐的响起,他猛的掀开被子,一手按灭闹铃。

       “六点了~”

       拖着慵懒的身子走进浴室,脱掉下半身上唯一的遮布,打开喷头,一股冷水从头淋下。

       他猛的吸了口气,牙根咬的隐隐作痛,而全身的机能也瞬间复活过来。

       这是他每天醒困的方式,很有效果,而且也能让他感觉到自己是一个活体的存在。

       刷牙洗脸洗头全在洗澡这一个步骤里完成,只是为了省出一点点时间。

       每天的清晨,他都奔波在上班的路上,在路边随意的买个杂粮煎饼或是包子肉夹馍之类的,便是他的早饭了。

        201公交车最早一班是6点,十分钟一班,从住处到公司需要一个多小时的公交车程,七点五十至八点是公司正常刷卡时间,而他必须赶上6点半的车才能保证自己不迟到。

       这样的生活规律他已经过了一年了,自从大学毕业后便一直如此,单调而又枯燥的生活。

      老天或许比你想象中还要在乎你,会时不时的跟你开个玩笑,在你的单调的生活中抹上一笔色彩,即使对你来说并不是玩笑。

       他现在的遭遇便就是如此吧,在他跑到公交站的时候,看到的只有201公交车排出的尾气,他看了一眼手机,时间变为六点三十二,这也意味着自己今天又迟到了。

       他抬头看着天空,黑压压的一片,就像昨晚看到的天气预报说的一样,有雨。

       啪~

       额头滴落一滴雨,凉凉的,就像是早上的淋浴一样,对他来说却是另一种感受。

       他已经被老板警告了。

       “你再敢迟到一次就准备被炒鱿鱼吧!”

       毕竟错的是他,他也没有什么怨言,这个月由于一直做梦,睡眠不好,他已经迟到九次了,加上今天,正好凑个整,一个月三十天迟到十天,任何公司都没有理由让他再干下去吧。

       他不禁苦笑一声,任雨水滴落在身,转身靠着路边一步一步往前挪,没有方向,没有目的地。

       他模糊的记得,多少年前的自己还是快乐的,然后慢慢的,不知从何时开始,自己的那些快乐,一点一点消失殆尽,淡出自己的生活。

       雨越下越大,已经打湿了他的发,他的肩,他的背,然后渗入衬衫内,触碰到皮肤。

       滴!滴!滴!

       鸣笛声打破了他的思绪,他抬头撇了一眼迎面而来的汽车,汽车开着远光灯,刺着他看不清前路,只好转身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早班高峰期,路上的车越来越多,红绿灯却还是本着慢性子数着它的倒计时。

       砰!!!

       他没意识的走在路上,周围的环境已经完全感觉不到,突然身子感到重重的冲击,然后全身仿佛脱离地球引力般的飞了起来。

       这种感觉?好熟悉?一段记忆疯狂的从脑海深处涌出,一幕幕场景在脑海中放大。

       嘭!

       就在他梳理突然出现的记忆时,身子又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让他失去了意识。

。。。。。。。。。。

       “对不起,你没事吧!”

       他听到有人在他耳边呼唤,声音是女声,很好听,让人很舒心。

       啪!

       右脸被打了一巴掌,他猛的睁开眼,眼前看到的是一位小姑娘,十岁左右的样子,皮肤白嫩,很好看,特别是眼睛,大而亮,一眨一眨的,让人第一眼便清楚的记住这双眼。

      “你是?”

      他嘴一张,自己就发现不对劲了,从他口中传出去不是自己熟悉的声音,而是很童稚的声音。

      “哼╭(╯^╰)╮!你装作不认识我么?”

       女孩说了一句,他却没有听入耳内,因为他已经被自己现在的样子震惊了。

       “这~~~”

       他不可思议的摆了摆手,然后掐了一下自己的脸。

       这,这分明是孩子的身体啊!

       怎么回事?他猛的站起身,扫了一眼自己现在的状态,怎么会这样?我做梦了?

       “喂~我跟你说话呢?听见没有?”

       一旁的女孩子有对他喊到,他转头看了看她,脑海里出现一个名字。

       “沐?沐???”

       女孩小嘴一撅,一副不开心的表情,对他说道:

       “哼!我以为你真不认识我来着,摔一跤就不高兴了?”

       他环顾一圈,这是一片草地,自己处于草地中的一颗槐树下,一个自制秋千挂在粗壮的树枝上,秋千还在晃动着,而他正处于秋千一旁。

       自己刚刚是从秋千上掉下来的?脑海里还有着之前与沐沐在树下玩耍的记忆,自己坐在秋千上荡着,沐沐用力甩了一下秋千,便把自己摔了下来。

      不对不对,我不是走在路上么?因为迟到没希望留在公司了,所以心情不好,然后就飞了?后来多出的那段记忆呢?怎么不见了?怎么只有两个孩子的记忆了?

       女孩见他呆呆的杵在原地,小手在他眼前挥了挥,说道:

       “徐尹?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啊?”

       他听见了一个的名字,想起了关于她的事,她是自己的青梅竹马,名叫沐沐,自己和她。。。。。。

       不对,这不是他的记忆,是这个孩子的记忆。他对自己小时候的事已经忘得一干二净,现在脑海里代替的只是自己现在身子的这孩子的记忆。

       “你到底怎么了?徐尹?喂!”

       女孩见他不说话,便又问他。

       “别烦我!”

       他不耐烦的吼了一声,然后意识到不对劲,面前的女孩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你干嘛那么凶!徐尹是坏蛋,我不和徐尹玩了。”

       说完转身跑离了这里。

       “我。。。。。。唉~”

       他叹了口气,一屁股坐在了秋千上,轻轻晃动着。

       自己小时候玩过秋千么?

       好像有关于秋千的记忆,陪着一个女孩子玩的。这?是不是他的记忆?

       脑海很混乱,一些不属于他却又融合在他的记忆里,全是和那个叫“沐沐”女孩子在一起的记忆。

       他晃着晃着,陷入了沉思中。

。。。。。。。。。。

       再一次睁开眼,白色的屋顶,白色的灯,白色一片。

       “终于醒了!”

       一个男声传入耳内,他想转头,却发现自己的脖子被固定住,丝毫动不了。

       “你是叫徐尹吧?”

       另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出现。

       他眼角撇到的是一位穿着白大褂医生装的中年男子。

       “徐尹?我?”

       这明明是刚刚那个男孩子的名字?为什么会是我的?

       对了?我叫什么来着?

       “对啊,这个身份证是在你钱包里发现的,是你吧?”

       说着,男医生从兜里拿出一个身份证,递到他眼前。

       身份证上的照片的确是他自己,然后他看向信息。

“姓名?徐尹!!!”

“哦,对了。”

那医生有开口问道。

“你的这部手机是如何在车祸中生存下来的?”

他一愣,看到医生手里的那个金属物体,这?

魅族PRO6,小得大不一样~~~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二) 童年的荡秋千,随记忆一直晃到现在 “呼~” 他擦了擦额头的汗,不知为什么,自己这段日子一直反复...
    DJ假正经阅读 66评论 0 0
  • 矮,曾是一种说不出的痛 文 / 钱黎洁 一洋马上升五年级,身高142,这样的个子算中等偏下,但在高个如云的球队里,...
    钱钱show生活阅读 189评论 0 3
  • 为了感谢昨晚1岁7个月的豆豆用心教姑姑跳舞,今晚特意带豆豆去买裙子以示奖励。回来的路上,豆豆不用抱了,要是在...
    婉慧阅读 25评论 0 0
  • 我亲爱的女孩,原谅这两年的生日祝福总是无法如期而至。去年这个时候我在厦门,出发之前交给我妈一封信还有一个盒子让她在...
    伊念N阅读 39评论 0 0
  • 一、Hive数据类型 1.基本数据类型 整数类型:tinyint/smallint/int/bigint 浮点数类...
    Derrick_Xu阅读 158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