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bit平台交易要不要手续费的呢?

  又过去了一个月,点`击进入【mbt6路径cc】铁蛋的行为,变本加厉,但凡是曾经招惹过白小纯的那些男弟子,一个个都要疯了,可却没有任何办法。

    这个时候,白小纯的修为,终于到了凝气十层大圆满,达到了极致,似乎碰到了一层隔膜,难以精进。

    “唯有筑基!”白小纯深吸口气,眼中露出期待,筑基分为凡脉、地脉与传说中的天脉,增加的寿元也完全不同,分别是百年,二百年以及五百年。

    对于天脉筑基,白小纯没有去想,那是太缥缈的事情了,整个灵溪宗万年来,也只是出现过数次天脉筑基之人,都是拥有莫大的机缘才可拥有了天脉之气,借此筑基。


    “一般来说,凡脉较多,需要筑基丹,地脉筑基,则需要地脉之气……且地脉筑基也有强弱,要看在筑基的时候,能承受几次体内的灵海潮汐!至少一次,至多九次!”

    “还有我的肉身之力,已触摸到了生命第一个桎梏,无论是突破到不死金皮,又或者借助龙象化海经筑基成功,应该都可能使桎梏突破,若是双双突破,说不定还可以更厉害!”白小纯沉吟,他记得在宗门内,筑基丹可以用贡献点换取,虽数额庞大,但以白小纯的身家还是可以换来的,只是他有些不甘心,毕竟凡道筑基,只是增加一百年寿元。

    正纠结时,白小纯取出传音玉简,想了想,给李青候传了一道音讯,问询了地脉之气的事情。

    很快,玉简散出柔和的光芒,李青候给了回信,白小纯立刻灵力融入,顿时在他的脑海里,有李青候的声音,低沉的回荡。

    “本也打算近期与你说,三个月后,北岸选一百五十人,南岸选一百人,都是凝气十层的内门弟子,于种道山大殿集合。”

    “三大筑基圣地即将开启,你去陨剑深渊,与所有人一起争夺地脉之气,借此地脉筑基,一旦成功,可以增加二百年寿元,你的长生愿望,就迈出了一大步!”

    白小纯身体一震,看着玉简,呼吸急促。

    “地脉筑基,若能成功,可增加二百年寿元!!”白小纯目中露出渴望,但很快就迟疑了一下。

    “与人争夺,必定会厮杀……”

    “可那是二百年啊!”白小纯挣扎了很久,长生的执念全面爆发,眼睛直接红了。

    很快的,关于三大筑基圣地要开启的消息,在南北两岸都慢慢传开,很多天骄都和白小纯一样,提前知道了此事。

    这三大筑基圣地,分别是陨剑深渊、一幽秘境以及上古灵窟,每甲子岁月同时开启一次,这一次的开启时间,即将到来。

    这三处具备战略资源的区域,并非是灵溪宗独有,而是整个东脉下游修真界,包括灵溪宗在内的四个最强的宗门所共有,每次开启,四大宗都会派出弟子争夺。

    其中以陨剑深渊为首,一幽与灵窟略次,之所以如此,是因传说中陨剑深渊,有可能藏着一丝天脉之气。

    这传说已很久了,可自从陨剑深渊被发现至现在,每一次开启,也没看到有人获得天脉之气,就算是地脉,每次四宗数百人进去,能成功者不超过几十人。

    可以说,地脉争夺,充满了血腥,物竞天择!

    “在里面必定是一番腥风血雨,争夺地脉筑基的资格,每次都会死很多人……我听说这也是四大宗门的一次较量,成功地脉筑基的人数越多,对于下一次开启进入的人数,就越多。”

    “不甘心啊,凡脉,地脉之间,差距极大,地脉筑基可以碾压凡脉,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

    有关三大筑基圣地的议论,很快扩散南北两岸,所有的内门弟子,但凡是修为到了凝气十层,都对于这个消息,怦然心动。

    但也有一些,对于其血腥的传闻,更是忐忑,宁可去选择更安全的凡道筑基,也不要那多出的一百年寿元以及未来碾压凡道的辉煌。

    三个月后,清晨,随着种道山上钟声敲响,回荡整个宗门时,在那肃然的钟声下,南北两岸七座山峰的掌座,全部腾空而起,神色严肃,他们的身后,都跟着数十个弟子,直奔种道山而去。

    这一刻,整个宗门内,所有的弟子都抬起头,望着天空的这些身影,那里面任何一个弟子,众人都可以叫得出名。

    北岸这边,北寒烈,徐嵩,公孙婉儿,北寒风,公孙云,还有在那众人前方,全身上下黑雾缭绕的鬼牙……

    南岸一样如此,青峰山,香云山,紫鼎山的弟子,全部抬头,许宝财激动,振奋的在手中的小册子上记录自己所看到的这一幕。

    上官天佑比曾经更强了,整个人如同一把出鞘的利剑,散发出夺目的光芒,还有周心琪,全身蓝色弥漫,似有浓郁的生机扩散。

    还有一道雷霆似要破开苍穹的吕天磊,还有一些老资格的内门弟子,此刻一个个都神色肃然,随着三峰掌座,急速前行。

    “北岸一百五十人,南岸一百人,不知道这一次,他们中多少人可以成功的从其他三大宗的厮杀中崛起,地脉筑基成功!又有多少,永远也无法回来……修行之路,就是一条残酷的弱肉强食之道。”

    “我听家族的长辈说起,每一次的三大筑基圣地,都是腥风血雨,似乎筑基已经不是主要目的,灭杀其他宗门之人,才是最关键之处,这是四大宗,每甲子岁月一次的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