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简美味

与这道美味邂逅,缘自一次聚会。一干朋友在乡下消暑,主人做了大桌土菜,令人垂涎,开饭在即,某帅哥并不端碗,直奔厨房,说还要露一手。大家伙纳闷:这么多好菜,还做??

不多会,美味现身,叫人大跌眼镜:原来就是碗青辣子!没煎,没炒,没爆,也不是煨的或烤的,拌菜影子都滴没得。妈呀,能吃吗这?有人惊叫,不敢下箸。

这位“大厨”得瑟,“尝尝,先尝尝!”我嗜辣,夹起一截就往嘴里送,咦!还真不错!辣是辣,却够味、正宗、劲道,仿佛让整个味蕾打开到炎夏模式,又好似将一个季节的太阳能量全都装进了肚里,有泥土的新鲜,又夹杂着丝丝清风的气息。爽!忍不住又夹了几截,同桌者有担忧得眼珠子 都快掉下来的,我却埋头大啖:“真没想到,辣椒原来可以这么做,可以这样美味!”

“没错儿,这菜食材极简,方法极易,味道极佳,让人入口难忘!”“大厨”一边享受地嚼得辣子“滋滋“作响,一边讲这美味背后的故事。”这是以前过苦日子时,跟农民学的。”他介绍白水煮青椒的方法,“放一勺水,取一把辣子,要老的,刚摘更好,搁油到水里,直接罩锅盖煮。待水沸变色,用铲将椒适当斩断,放盐继续煮,至汤头变浓,盛出即可。”

循了这法子,第二日,我如法爆制,哎哟喂,味道真正点!辣子汤,好漱饭,“哧溜哧溜”往下唆。家里风扇坏了,厨房无空调,嚼着辣子,我汗水直冒,辣的呀,那个眼泪都快出来了。我仿佛变成了那吃水煮辣子的农民,粗瓷碗里盛着饥饿,青椒汤里煮了希望,粗布汗衫上沾满泥土和汗水。这热汗四冒的哪是在吃一道菜呢,分明是在品尝劳动人民于苦日子里长出的智慧结晶!是在与“大道至简”的哲学境界相逢,这般纯粹简单的美味,其实在生活中还有可能是一本书,一部电影,一首曲子,甚至是一个人,它们那么极为平常低调地走进你的视野,留下独特的味道,让你惊讶,让你欣喜,让你咂摸,于万千滋味中让你久久难忘……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