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让人讨厌的大学室友(三)送别教官,我们都喝多了!

字数 1713阅读 149

那场暴雨连下了两天,军训顺延两天训练,为了不耽误正常的上课安排,接下来的周末,我们没得休息了!连着十天的训练,阿冬没有整出什么幺蛾子,我们大家也都平安无事相处。

最后一天结训,集体考核。出乎意料的是,在信息学院八个专业二十个班(有些专业两个班,有些三个班,也有四个班的)中,我们竟然得了第一名。欢呼。雀跃。这突如其来的胜利,每个人都沉浸其中。

第二天教官就要回部队了。很多人哭了。半个月的相处,大家都有了感情。教官虽然严苛,但更多的时候他像一个大哥哥一样给我们讲很多部队的趣事,告诉我们大学和中学、小学不同,除了书本上的知识,我们更要学会做人做事。

离别的晚上,春姐叫上另外几个学生干部为教官践行。阿冬说她也要去。怕以后就再也见不到这该死的教官了。我们都被她逗笑了。所以,阿秋,阿冬,我,没有半点一官半职的三个人,明目张胆跟着春姐出了门。

践行嘛。有男生在。自然少不了喝点小酒。说实在的,那是我第一次喝酒。即便高三毕业,我也没喝。哦,文艺女青年大都比较伤感。所以,毕业聚会,我连去都没去。

一行十二个人,每人轮流敬教官,数轮下来教官竟微醉。满脸的通红。自古吴越,多黄酒。(不像我们那儿,哦,我是河北衡水的,衡水盛产老白干。顺便为我的家乡打个广告:衡水老白干,喝出男人味。)春姐,正如我开篇所说,大姐大,像东北姑娘一样豪爽。大伙看教官撑不住了,又纷纷敬春姐。她的酒量就像她的为人一样。一杯又一杯,她却丝毫无事。我么,第一次喝酒,傻乎乎的,来者不拒,一直传扬“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的英雄情怀,两大杯下肚之后,脸色发红,头晕脑胀,迷迷糊糊,但是呢,气色显得还不错,不像平时那么蜡黄。阿秋,作为萧山人,离绍兴那么近的地方,几杯黄酒对她来说也是小菜一碟。阿冬,来自商人家庭的白富美,喝酒自然也是成长的必修课。班里的男生觉得这根本不合理。307的这几个女汉子(当然,除了我),喝了这么多酒,竟无动于衷,他们感到特别的没有面子,似乎不灌醉所有女生,不能证明他们的本事。其中有个北京的男生,非得喊着来两瓶二锅头,不醉不罢休。千岛湖的副班大嚷着他才不要喝白酒,不知不觉间,变戏法似地整来了两箱千岛湖啤酒。

我不胜酒量,趴在桌子上,不吵不闹。迷迷糊糊中听到:“干,碰,cheers!……青春万岁!我没醉!……我才不会醉呢!……我还要喝!……再开!来!干!……谁都不许走!……今晚不醉不归……”

11点,饭馆打烊。第二天,日上三竿。醒来,我发现,我在宾馆里。下意识看看我的衣服,还好,完完整整。我坐起来,看到躺在旁边的阿秋和阿冬。诶,春姐呢?我悄身起床,准备开门,恰巧碰到刚回来的春姐。她拎着四份皮蛋瘦肉粥。

“阿夏,你醒了!快喝点粥吧,热的。喝了,会舒服一点。你昨天喝多了,宿舍也回不去了,我就在这里开了一个房间。你们三个都喝多了。”

“春姐,我头还是有点晕,昨天是我第一次喝酒,没想到喝大了。是不是很糗,很丢人?”

“没有呀,你的小脸白里透红,很好看,咱们班那谁盯着你看了好久,还一直说着‘这丫头长得还不错,军训的时候,咋没发现呢!’”

“唰”,我脸红了。“羞死了”!

一碗温热的粥下肚,舒服多了。我摸着圆滚滚的肚子,很知足。很幸福。第一次喝酒。第一次喝醉。感觉还不错。

十分钟后,阿秋醒过来了。我戏谑着“你也喝多了?”

她淡定地说:“才没!我爸是我们镇的书记,经常有酒局,从小,我跟着我爸混,这种场面见多了。酒呀,不能混着喝,否则酒量再好,也很容易醉的不省人事的。就像阿冬,昨天晚上,她白酒,黄酒,啤酒混着喝,没一会就支撑不住了,说实在的,春姐,我,阿冬,我们三个的酒量估计都差不多。你们两个喝多了,还是我们两个把你们扛回来的呢!”

“哦,我也像和你们一样变得很厉害!万一以后我也是交际花呢!”

“你可别,这需要锻炼的。我也是在醉了很多次后才成为现在这个样子的。可是你不知道之前承受的那些苦。如果可以,我真的希望想你一样,是个小白,这样,省了很多麻烦!”春姐插嘴道。

我瞥见她眼神里的无奈和羡慕。我疑惑:她到底经历了怎样的过去呢?

十二点半,阿冬醒来。她是被胃里翻江倒海的没有化解的酒精激醒的。是的,她吐了一地。空了胃的阿冬,脸色苍白,额头上冒着黄豆大的汗珠。

阿秋跑过去,摸了她的额头,“糟糕,你发烧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