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

96
Pinkkktu
2017.11.24 12:58* 字数 1354
图片来自网络侵删

地狱空荡荡,恶魔在人间。

鲁迅说,“我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测国人的”。人性的复杂、残忍是我们穷尽想象也无法全部说明的。光鲜的表面下,你永远不会知道底子里藏着多少肮脏和恶意。

今年发生了很多事情,一次次刷新着我们对人究竟能有多恶这一点的认知。人究竟能有多恶?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当一个人恶起来,没有什么事情是他做不到的。林爸爸事件,江歌事件,豫章书院,还有昨日被曝光的三色幼儿园事件……这些只是能够被曝光,袒露在众人眼前的事件,但是那些没有被揭露的,不为人知的,隐藏在黑暗下的事件呢?我不知道还有多少人正在承受着无穷无尽的恶意,有些人甚至都无法开口。

胡适曾说过有这样一句话:“你看一个国家的文明,只需考察三件事:第一看他们怎样待小孩子;第二看他们怎样待女人;第三看他们怎样利用闲暇的时间。 ”为什么?因为在这个社会,小孩和女人是相对的弱势群体,这里说相对,是因为这个社会存在着弱势群体,无关性别和年龄。

人,总是会将自己的恶意向相对于自己的弱势群体发泄。就像最简单的,你在权威群体里受了气,你只会像朋友、家人发泄,而甚少直接挑战权威。而一个人,最丑恶的嘴脸和欲望,也只会寻找弱势群体来发泄。

就像三色幼儿园,所谓的叔叔爷爷,对着一些三四岁的孩子,给他们打针,给他们喂药,对他们做活塞运动。我不知道,他们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是否有过那么一刹那想到过自己的孩子,孙子孙女,我不知道那些从犯,那些幼儿园教师在帮助那些 “叔叔爷爷”时,是否有过一刻想到过自己是一名人民教师,是孩子在这所幼儿园的依靠和信赖,我不知道这些教师是否有过一刻的良心不安,在看着那些还不懂事,还不知道自己面临着什么事情的孩子时,在看着孩子们单纯的眼睛时。

我国太需要进行防性侵的教育了,时代在发展,世界在进步,但是我们的陈旧观念到底什么时候能够被打破,在防性侵的教育上中国到底还要走多久才能够普及这些必要的知识?到底还要多少孩子被伤害,还要揭露多少事件才能够正视防性侵教育?

这些我都不知道,世界很大,阶层很大,我只是万千众生中微不足道的一个个体。但是世界上没有人能够成为一座孤岛,要进步,要改变,需要每一个人的发声,这样发出的声音才能够振聋发聩。

也许有人会觉得我只是一时的义愤填膺,并不是。因为我小学时候,也经历过相关的事件,当然严重程度完全不能和三色幼儿园里发生的事件比较,但是也是防性侵教育落后的一个表现。小学时候,学校经常有组织学生去探望敬老院的爷爷奶奶,送去礼品,帮忙打扫卫生。但是,那里有一个老人,会在我去敬老院的时候,接近我,用手摸我的下体。我不知道这么多人中他为什么会选中我,也许也有其他同学有同样的遭遇,但是同样的,我们都没有敢出声。我在被这么对待的时候,我知道这个行为应该是不对的,因为我感觉不舒服,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不对,我也不敢告诉老师,因为年幼无知,胆子又小,害怕被骂,害怕被嘲笑。这件事情对我的影响,就是我再也不敢靠近那所敬老院,每每路过就会想起那个老人猥琐的嘴脸和那双布满皱纹的手。

我相信世界上还有很多人和我有相同的遭遇,但是我可能比较幸运,因为我没有被拖到室内去,因为我只遭受了几次这样的行为,但是还有很多人,承受着更严重的事情,他们更无助,他们更弱势。

我始终相信国家会变得越来越好,但是今年发生的事情正在一步步击垮我的信心。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