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敦】Someone will find you(4)

春日的午后,微凉的阳光透过彩色格子窗,落在深绿皮质的座椅和桌角细长的桌面上。侦探社楼下的这家咖啡馆自昭和时代开始经营,默默在这个港口城市的一角呼吸存活着,每天负责招待偶然闻香驻足的客人,以及侦探社的各位社员。

光线恰好投至窗边的一位青年身上,睫毛的阴影在他的清秀的脸颊上颤动,太宰治轻摇手中的杯子,眼神始终没往他对面如坐针毡的中岛敦瞧去。


「啊,起泡了。」


中岛敦再次按捺住自己想起身告辞的冲动,这种被人故意撩拨又刻意忽视的感觉很不好,有人教导他任何时候都要听人好好说话,先不好好说话可能就会挨骂挨揍,但是太宰先生…………还请您先不要做向饮料里吹气的幼稚行为。

阻止了太宰治的羞耻行为后,中岛敦思前想后,认为太宰治会专调在侦探社所有职员结束午餐后的这段时光找他,想谈的除了那件事,也只有那件事。中岛敦双手放在膝上,他得先预设点心里台词,不能毫无准备,有了男友事小,私下与黑手党勾结的罪名他可就担当不起了。

至于太宰治是如何得知消息的他倒不怎么在意,反正在中岛敦心中太宰先生一直是个无所不知无所不能明察秋毫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的计划通,只要这世上没有无缝隙的墙,就没有太宰先生钻不了的洞。


「敦君」

「嗯,太宰先生。」您尽管说,反正什么我都不会听。

「敦君,敦君你觉不觉得,最近,你夜不归宿的次数是不是变多了呢?」

「然后,我很担心你的安危就私下先通报了一下社长,绝对没有打小报告的嫌疑哦。」

「然后然后,社长就让我交待你,暂时,就一段时间,先去东京的分社那边出一下差,剩下的问题我们会帮你解决的哦*^_^*」


中岛敦瞅着太宰治一脸笑眯眯却毫无玩笑意味的表情,后颈发凉。他人好端端的为什么突然外调?而且侦探社有分社这件事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太宰先生,你莫不是又想诳我?

不顾中岛敦的微弱抗议,太宰治开始苦口婆心地劝导,敦君我知道你很舍不得侦探社很舍不得我,但为了你的幸福我们不得不痛下决心。

被唬住的中岛敦差点没坐稳摔下去,嘴里不自觉念叨出熟悉的男人名字,耳尖的太宰治那好不容易酝酿一上午的感情破功,终于道出了他的潜台词。

中原中也…………他是个什么货色我再清楚不过,酗酒、抽烟、打架杀人放火,坏蛋应有的特质他都有,他怎么可能好好做人?尤其在喝醉后,他还能把全街长得好看的人都拉着,你也知道他四肢发达,逼着别人念他写的诗不念完不准走,然后蹲在街边放飞自我唱一晚上。敦君,你只是他路过花丛万千中的一朵,你可千万不能一时不清醒上了黑手党的车啊。

中岛敦学着平时国木田的样子扶了扶太阳穴,状似苦思烦恼令太宰误以为有人听见他的感召迷途知返。


「…………中也先生不是那种人,他不会骗我的。」

「他就是那种人!他不仅恶名彰昭他还非常矮!」


中原中也不仅选帽子的品味糟糕他还矮!不仅脾气暴躁动不动拳打脚踢他还矮!不仅喜欢炫富展示资产阶级丑陋的嘴脸他还非常的矮!

敦啊敦,请擦亮你的大眼睛,看清那漆黑小矮人图谋不轨的肮脏内心!

中岛敦望着刚才还温和优雅如画般的青年现在却恨不得站桌上大肆演讲,他其实有些想笑,但他看对方煞有其事的模样就不敢了,反倒是庆幸自己不用再解释如何和黑手党干部好上这事。是啊,他该怎么解释呢,怎么就上了那人的车着了那人的道。


「太宰先生……冷静。」


请注意这里是公共场合,隔两层便是侦探社,请不要这么大声说我的私事,其实他只是没来得及告诉其他社员,本打算找个合适的时机…………嗯嗯嗯嗯嗯……会有的吧?大概…………反正,若是太宰先生先不安分,那样只会给大家添更多麻烦。


「太宰先生才是,为什么那么执着于身高。」


身高既不是一个人的全部,善恶的界限恐怕也不如您讲的那么简单,如果性格啊三观啊思想行动力之类都藏在那副小小的身躯里,那样不就更能凸显那个人的特别和与众不同吗。

太宰痛苦地闭上眼,敦君,你这种思想很危险。

中岛敦他不知道,东方的某国有句谚语叫"情人眼里出西施",他现在看中原中也是哪个角度好看他往哪看,区区身高立场对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喜欢根本构不成什么威胁,皆是你情我愿。

人生阅历比常人丰富的太宰治当然明白这道理,可他偏不信邪,他就是要化作暴雨冲散这对龙卷风。敦君在这群魔乱舞的会社里堪称唯一的清流和他的心灵支柱,怎么可以如此随便地找只对家的蛞蝓配对,他作为中岛敦的最美丽帅气的前辈千万个不准。

而且,讲道理敦君最亲近的人不该是我吗?虽然我对男人没兴趣不打算和你发生点禁断之恋,但你也犯不着饥不择食选中原中也啊。

太宰痛心疾首,为了世界的和平,为了宇宙的安宁,他决心搬出自己曾经在黑手党时期小矮人的种种恶迹丑闻,也怪太宰治此人口才太好,像营救横滨这种事在他嘴里多半变得和新买件衬衣一样轻易,但像有人年少无知都做过的傻事就变成了天大的、足以耻笑一生的笑柄,添油加醋夸大其词听得周围喝茶群众暗自讶异偷笑,要说这世上什么八卦最生动有趣,当属异能者的八卦,尤其是这种三角纠缠的情感八卦。

奈何当事人中岛敦却一直精神游离,视线一不小心越过了正滔滔不绝的男人蓬乱的发梢,落在后面挂着的古老时钟上,耳畔响起老板放柜台上留声机传来的悠长女声,随着时光缓慢流动。

白发少年吮着杯中的冰凉奶茶,有一搭没一搭地回应,"嗯嗯,原来如此""啊啊,真是过分",太宰只顾自己讲的开心却不知有人心里早设有过滤网,只要是与"中原中也"相关的字眼,首先戴个有美化特效的深度滤镜,他再去听再去看。

中也先生,原来也有那般可爱任性的时候,他不知道啊,好可惜。

放在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中岛敦翻开查看最新短信,那无精打采的瞳孔仿佛落入了星星的碎片,闪耀得对面的太宰治回过神。


「不好意思太宰先生,我有事得先走了,下次再请你继续吧。」


他要继续干嘛?哦,骂中也,敦君竟然会如此期待,一定是因为他骂的太流利精彩天下绝伦,一定。

太宰治暗自感叹时,走到门口的中岛敦突然又倒退回来,仿佛想起什么重要的事,


「那个,太宰先生,就算没有我看着你,你也不会消失,对吧?」


少年的声音更像是在请求,太宰治愣了,随即低垂下那双鸢色眼眸笑着说,


「不会的,我哪也不去。」


中岛敦得到了安心的答案,满足地飞奔出门,惊得门铃儿叮铃作响。

太宰有些无力地趴在桌上,不顾压坏他那张唯一可看的脸。人都是会变的,中岛敦不再是河边那个无助的小孩,像以前一样把他的话句句当真理,眼睛里闪着花火般可爱。可是敦君啊,我都这般努力反对不支持了,你还情愿去乘风破浪披荆斩棘,想在这人心不安的横滨留下段浪漫谭,该说是勇气可嘉还是初生牛犊…………他突生绝望,仿佛被胆小鬼背叛的胆小鬼。

暗自神伤时被人拍了拍肩膀,太宰重新扬起得意的招牌笑容,打算再用他那条裹满蜜糖的舌头请求,美丽的小姐啊,你的光辉将驱散我心头的哀愁,所以这次也依旧赊在国木田名下吧。不巧的是,来者不是服务生,太宰眼前一片黑暗,仿佛这人已将自己的颜色渲染进背景中。

芥川龙之介,港黑的使者。


「可以坐吗?」


不可以,这是敦君刚才坐的位置,但说不可以你还不是坐下了,芥川君。


「鄙人暗中观察您和人虎已有段时间,侦探社的戒备性仅此而已吗。」


太宰治恢复平常作态,他怎么可能承认自己也有偶尔一次的疏忽大意,他喝了口杯中微凉的咖啡,轻皱眉,


「真是巧啊,芥川君也喜欢这家店的限时甜品吗?」

「…………鄙人更中意市博物馆旁那家的小豆汤。」

「诶~~芥川君真是有闲情逸致,黑手党现在都这么闲吗。」

「太宰先生,彼此彼此。」


期间,服务生来询问是否追加订单,二人纷纷追加了下午茶套餐和限定羊羹。


「太宰先生,前几天的回复现在还可做更改,回到您该处的位置,这样人虎的事自然也就不必多操心。」

「不去~~我哪里都不去~~~」


太宰治瞧着却像是心情好似得,丝毫不见刚才一瞬的颓废。

芥川回想起之前老师毫不犹豫的拒绝,心下突然也不觉有多可惜。


「得到您的回复不胜感激。今天是代替中也先生来传话的。」


听见讨厌的人的名字,太宰治停下切蛋糕的叉子,开始狐疑最近自己身边比以前更多眼线的真正缘由。


「中也先生说,"青花鱼,别小看了小鬼"。」

「………………突然觉得好火大,芥川君,可以把你的羊羹给我吗。」

「为什么。不要。」


芥川君,小矮人拿一百碗小豆汤和你做交易了吗?背着你的老师与魔鬼签下契约你的良心不会痛吗?太宰拿叉子将盘子里蛋糕剁碎成渣又一口吞下,丝毫没有对元部下做疑似撒娇的行为感到可耻。

芥川轻咳着,掩饰自己微微勾起的嘴角,太宰先生,中也先生才是我上级,我没有良心,我只有神经。




穿越三条白色的长街,右转两次,低头看自己鞋尖的灰尘,再等待二十九秒左右的红灯,人行道的对面就是他的目的地。中岛敦慢跑着,在穿梭人群与汽车轰鸣声中他不曾遗失方向,反倒越是靠近,心中越是清晰。

他刚出侦探社那幢大楼口时,撞上了最近因学校考试一直请假的直美,他先是感激直美最近又借给他的几本言情小说,虽是被强硬塞下,但他的阅后感观却与那花哨的封面初印象大相径庭,然后谁知自己竟跟直美站在门口聊起了剧情。

直美捧着脸说,恋爱啊,现实里要来的更加庞大,让人不知其所在,就像我对哥哥的爱那样…………敦君,希望你也能获得幸福哦。

令人时常琢磨不透的水手服少女神秘微地微笑告别了,中岛敦回想是否自己那太过明显的情绪有些失态,但随即摇头不去多想,他深吸口气,拉开漆黑的车门。


「中也先生,抱歉久等了。」


驾驶座上的人正翻看着手机的信息,荧幕倒映着他认真的神情,肯定是在处理工作上的事务吧,中岛敦轻手轻脚地进了车厢。中原中也简单回应声后随意问起迟到缘由,中岛敦迟疑几秒决心不能出卖自己的恩人。


「与太宰先生多耽搁了一会,您也知道,太宰先生话比较多。」


是的,我绝不会出卖借我小说又经常请我吃商店街蛋糕的谷崎妹妹。

中原中也表示怀疑得一哼,可这理由听上去也合情合理,太宰可不就他妈这么麻烦,况且根据芥川刚才汇报的情况,今日青花鱼还是那条作死的鱼,中岛敦却还是他那个傻傻的中岛敦,这便足矣。

准备载小情人去吃顶尖料理的中原中也心情不错,中岛敦实在太瘦了,并且难以长肉,让他严重怀疑武装侦探社集体虐待儿童。身为男友第一步,就是负责把自己喜欢的人养的白白胖胖健康可爱但却只有他能爱。

中岛敦说,中也先生你太宠我了,两天三头地各地跑,我会良心不安的。

中原中也说,良心是个什么东西,我需要吗?我都不要了你还捡着干嘛,再说我只是把我有的东西直接塞到你手里,而不是摆在你面前问你要不要。什么东西,你说呢?

别开视线的中岛敦数着手指玩,脸红到耳根也不知遮,哦对,他遮不住。

中原中也暗觉逗纯情的人别样好玩,逗几次都不过瘾,他本想多玩几次,可偏偏中岛敦是个不看气氛的,或者只是装作不看气氛好掩饰自己那点渺小的羞耻心。


「太宰先生今日与我说,社长要把我调去东京。」

「他骗你的,侦探社没钱开分社。」


中岛敦话没说完就被中原中也无情打断,他本想着照干部大人的脾性会不会说以后每天开车去东京见自己…………中也先生太没有浪漫细胞了,都不给他个机会幻想吗!

生起闷气的中岛敦拿爪子开始在车窗上盖起爪印玩,忽然脑筋一转,笑着问


「中也先生,您小时候是不是有过把pockey饼干棒当香烟玩,然后被尾崎小姐教训的事啊?」


中原中也差点一脚踩刹车,高速路上开什么玩笑,他心想自己以前觉着小鬼有装傻嫌疑是他错了,中岛敦是真傻,他完全不懂如何讨自己男友欢心即便他长得很可爱。


「谁告诉你的?」

「太、太宰先生…………」

「那滚蛋还说我什么?」


一五一十地把太宰治倒的黑水复述一遍,中岛敦双商不够直觉来凑,直觉告诉他,他如果不老实交待,恐怕今日会下不了这车。但中岛敦口才和记忆都不如他家前辈,总结起来就一句"太宰先生说中也先生你别有用心"。

有些人一旦错过了,还真是让人谢天谢地。中原中也一脸嘲讽意味,太宰治我以前做你搭档时怎么没发现,你不仅用心险恶还自作自受,没事喜欢给人挖坑却永远不回头看,还好早跟你拆伙,不然早晚得被你一并埋坑里。

别有用心?废话他能不有吗,他不仅对这小东西别有用心十分上心特别开心,以及,还对你们侦探社的过去未来现在都毫不关心,不如说中岛敦早日辞职安安静静上个学或者直接每天在家待着不再掺和你们的破事他更为乐意。


「小鬼,你有空操心太宰的事,不如想想自己是不是忘了什么重要的事,嗯?」


中岛敦急着想喊冤,他哪里在说太宰先生的事他明明只是觉着任性的中也先生也很可爱…………什么事啊?他不想听他不知道。


「你再不说我就倒回侦探社把你扔出去。」


打算蒙混过去的中岛敦很会读干部大人表情,瞧着中原中也心情似好转,他突然大起胆子,


「太宰先生还说…………告白是小孩子做的事,成人要用勾引。」


时间似突然静止,中原中也侧头看向副驾驶,缄默不语,深沉的海蓝色看得中岛敦心里发慌,这话是他瞎编私心扣在太宰头上的,他不想告白不止是他害羞,怀春少年总有些这样那样的秘密…………他假装镇静地回瞪那双危险的深蓝瞳,瞪得他眼睛酸,不过若是被识破他铁定会羞愤跳车。


「好啊,那我等着你来。」


中也先生,有人告诉过你请不要随便对人笑吗,尤其是那种不怀好意的,对心脏很不好。


您是故意的吗?他指的是谁难道你不清楚?中岛敦心里念叨着,如果换自已那距离成年就还有一年多…………他整个人红的快发熟,可能是平时肤色太白,现在则显得里外都似染上绯色。

暗地偷笑的中原中也继续开车,路线已经逐渐进入市城区范围,他其实私心觉着太宰没说错,不过这招不适用中岛敦,他太甜太单纯,就算送个火辣的美女到面前舞骚弄姿他也能问是不是吃错药然后直接把人送医院去。他先告白怎么了,对这种迟钝又自卑的人,不好好说清楚他是不会明白有人真心喜欢他,然后才知晓,他也大概喜欢着我。


「小鬼,下次你想去哪里玩?」中原中也突然问起毫不相关的事。


中岛敦心里默声,只要是和您一起,哪里都好,请先别对着我笑了。


「那就横滨游乐园吧,你不是之前提过那什么…………摩天轮?」


中岛敦记忆猛地倒退回几月前,依旧也是在中原中也的车上,不过不是现今这辆,起点终点也尽不相同。那时他们还只是在墓园偶然结成的饭友,彼此都很陌生,对方是港口黑手党,曾经来过侦探社闹事,颜值与地位都跟自己不在一个层次,因为过度紧张,中岛敦也有不断找话题避免尴尬的时候。经过一大型建筑物时,他没多想地提起了镜花曾跟自己来过这约会,说着生长于黑暗的镜花与被遗弃的自己站在天空之下心情有多激动时还第一次逗乐了那位看似严肃的黑手党干部。

自己其实那天还想和镜花去里面玩玩,只是时间有限,他们的故事剧情有限,到点就有人来收割他的性命与镜花的自由。

但为什么世上会有这么一个人,他总能从你潜意识下意识有深意无意义的言语行为中判断自己真正想要什么,渴望什么,然后再时机恰好地给你。虽然这些偶然都有中岛敦刻意幻想的成分,但如果他想去相信,那便是恋爱了吧。

正值下班高峰期,等交警疏通人流车流等的不耐烦的中原中也手指在方向盘上敲打着,他正想抽空看看突然间沉默不语的人,脸颊突然迎来一个湿热而幼稚的吻。

中岛敦说,这是提前的勾引,请您以后做好心理准备。

中原中也心下咯噔,啊,闯红灯了。





*假装自己是个番外*


终于等到了和中也先生的首次约会!!

而且,地点真的是,游!乐!园!!!

中岛敦兴奋得快要爆炸,平时他对年长的中原中也还有份不越界限的拘谨,今天他主动牵起对方的手,拉着人到处蹦跳。

中也先生,你看你看。

中也先生,那个看上去好吃诶。

中也先生,那是什么东西啊??!!!

中也先生,中也先生,中也先生

本来对这种浮杂的地方不甚感兴趣的中也任着中岛敦将自己东拉西扯,眼眸里多了些包容,小鬼在外面和他亲近,他能不高兴?


「话说中也先生,戴着帽子您不觉得热吗,很容易被风吹掉的哦。」

「哈?这帽子是我的标志物,走哪都知道是我中原中也大人驾到。」

「可是没有帽子,中也先生还是中也先生啊。」

「………………」


二人戴上游乐园专卖的动物耳朵头饰,逛了一天,吃了一天,玩了一天。

他们不远处的后方,有位米色风衣男子,发型凌乱身高九尺,嘴里念念有词。

而在男子的身后,还有名黑衣病弱青年,死盯着前方不曾眨眼。

结束了期盼的首次约会,中岛敦像是耗尽全身力气,竟歪到在中原中也身上睡着了。中也啧嘴,纳闷刚才打鸡血的人怎么说睡就睡,但看着那张幸福的睡脸,他认栽。


「果然还只是个孩子…………」


夕阳下,重新戴上帽子的青年轻巧地背着比他高却比他轻很多的少年,慢慢往出口走。


至于后面的两只虫子,也该消停了。

中原中也抓住某个时机突然开始加速,很快消失在后面二人的视野内,跟重力使比速度?可笑。往哪去?家去。


「敦啊啊——————」

「太宰先生………………」


落日下只余一声呜呼与一句叹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