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匪”题材的人类考古学意义

96
勇行天下
2018.06.22 09:32 字数 2784

“土匪”题材的人类考古学意义

——张子良《用中国哲学道家思想来反土匪》的书评

张子良新作《用中国哲学道家思想来反土匪》,为我们呈现出一部极有特色的“土匪”人类考古学场景,历史与现实的存在,使“土匪”这个名词,极富张力,概念外延、内涵的不明晰,常常使谈论的话题出现在不同的轨道之上。“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是同一轨道上的差别;“各说各话”,则是不同轨道上的言说自由,全球化的视野,中西文化的迥异,文明的多样化,都使“土匪”产生歧义和含混的根源所在。

记得前不久看到一本书,是关于沈从文研究的一本新书,现在怎样找也找不到了,记得是用沈从文的著作或者语言来解读沈从文的。这一下子就把张子良新作《用中国哲学道家思想来反土匪》和这部研究性作品联系在一起,因为张子良的这部新书(或者论文)写作意图和那样的一种作品竟然这样相似,让我不由自主回想起那部书来。

用沈从文自己作品来证实其思想,远比别人的想象来理解其思想更贴近作者本身或者是思想本身,这是不可比拟的优势。张子良新作《用中国哲学道家思想来反土匪》,文中大量引用已有资料来考证、研究关于“土匪”的演化变迁,可谓有异曲同工之妙。

沈从文是个有趣的灵魂,他关注的重点自始至终是普通人;路遥是长久的,因为他关注平凡的人生、生命,充满了凡俗的真诚和琐碎。正是此,成就了伟大作家的盛名。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张新颖认为:

“在沈从文一生中,如果有什么一直没变,那就是他的‘自我’,以及形成‘自我’的方式。”

在张新颖看来,20世纪以来中国人大都在外在理论的催生下认识“自我”,转而否认从前的“自我”,但沈从文不是。“他的‘自我’是从自身经验慢慢长起来的,是连续的。他一直对自己的过去充满肯定。”这样的“自我”,无论于沈从文的文物研究,还是文学创作,都可见一斑。

转过来,我们来看张子良新作《用中国哲学道家思想来反土匪》,也是从“自我”、“自身经验”慢慢长起来的,是连续的,只不过这个“自我”就是关于“土匪”的“前世今生”,处于主流文化传统与民间文化传统之间的“亚文化传统”——“土匪”话语系统。

这一探索极具现实意义和学术研究价值。

咋一看,“土匪”是个无恶不作的流氓,不讲道理的以暴制暴的范例,让人骇闻。其实通过本文的解读,让我们了解到“土匪”“正义”的一面,且不说西方国家以“海盗为荣”:

作者转述《西方海盗的另一张面孔》海盗在中国文化里从来不是什么好词,我们印象里的海盗,就是那些侵犯东南沿海的凶徒与倭寇。但在西方社会里,“海盗”不仅仅是指横行海洋的盗贼,而是一个影响久远的文化符号。这个词语,往往意味着英雄主义、自由主义、冒险精神和实现梦想的传奇。

甚至还讲到:

西方世界刮起得“海盗风”,说明历史上古典式的海盗活动虽然早已结束,但在海上、市场、球场、文坛、展览馆、娱乐场所,以及天上与宇宙空间,仍然飘荡着海盗的“影子”。

这是张子良新作《用中国哲学道家思想来反土匪》最为精彩的地方,作者不动声色,完完全全引述资料,作者的意图表现得一览无余,这是上帝的视角,无所不在无所不能。

然而,此书不足的地方也是很多的,不容回避。

首先,文不对题是大忌。用中国哲学道家思想反土匪,道家哲学是啥?道家思想的精髓,道家思想如何应用到反土匪上,这样的逻辑思路并不能令人信服。这也许是作者刚开了头,只是一个引子而已,我们只有期待更好地逻辑能贯穿下去,给读者一个清晰的路线图……

标题非常重要,好的标题等于成功了一半。用中国哲学道家思想反土匪,这标题恰当吗?根据此书的意图,土匪这个概念,因时代不同而不同,因国别不同有所区别,这是典型的“以小框大”的误区,换言之,可能适合中国某个时期,却不能代表也适合中国各个时期,甚至与国外的某些说法向抵牾也未可知,这是问题所在。

其次,道的核心是什么,可能是个哲学的命题,也是个广泛争议的话题。在我看来,“道”的精髓在于“无为”,“无为”基础上的“无不为”;“土匪”,在于秩序失衡下的反抗,无所不用其极的反抗,反抗既是手段又是目的。

然而,作者以如下典籍作为旨要:

《鬼谷子》有云:“故墙坏于其隙,木毁于其节,斯盖其分也。故变生事,事生谋,谋生计,计生议,议生说,说生进,进生退,退生制,因以制于事。故万事一道,而百度一数也。”

《庄子》有云:“道之真以治身,其绪余以为国家,其土苴以治天下。”

《道德经》有云:“将欲取天下而为之,吾见其不得已。天下神器,不可为也,不可执也。为者败之,执者失之。是以圣人无为,故无败,故无失。夫物或行或随;或觑或吹;或强或羸;或载或隳。是以圣人去甚、去奢、去泰。”

好在文章刚开了头,精彩还在继续,我何尝不愿意探究以后的精彩?只是开篇某些观点,尚需材料的验证,以及作者遣词造句的功底乃至思想的表达,岂不全在字里行间?

复次,作者观点与引述材料观点的相悖之处,也是值得重视的一个现象。一种是作者观点包含在引述材料之中,作者引述材料带有倾向性;一种是作者在引述材料之中,进行分析,得出自己独到的发现,洞察常人所未见,这是最为精彩的地方。

因为本文,引述材料过多,可能涉及到观点抵牾相悖之处,这些都需作者精心选择,考订史料,分析观点,才能既有逻辑性的严密,更有独特主题的妙趣横生,希望作者能做到善始善终,各有所长、各有所优。

最后,可能涉及到人类考古学、社会治理学、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的边缘科学问题。唐隐的“大唐悬疑录”系列——《兰亭序密码》、《璇玑图密码》、《长恨歌密码》、《大明宫密码》扎根于中国传统文化,引领中国文化悬疑小说的新风向,力求将最精彩的唐朝故事筛选出来讲述给读者;何慕的《暗战定军山》《三国谍影》扎根于三国文化,引领中国文化悬疑小说新风向;时晨的《水浒猎人》讲述梁山好汉的另一种可能,全面呈现北宋末年盛世乱象下的水浒世界!

张子良新作《用中国哲学道家思想来反土匪》能否用《前世今生话土匪》作为标题,突出土匪作为人类学、考古学、文化学、社会政治、经济、伦理学等众多学科的边缘性科学加以系统总结,回顾,或许就是以文化着意的一部旷世杰作,或未易量?!

因为刚刚开了头,希冀更多精彩的章节接踵而来,给这个空白领域做一个完满的解答,相信很多读者是抱有极大的期待!

可谓:未来可期!此书可期!


张勇,男,1972年出生于河南新野县,硕士研究生毕业于宁夏大学,文学评论者。多年教师经历、房地产开发企业、医院、媒体工作经验,现从事企业文化策划、宣传、企业内刊、自媒体矩阵布局,作品多发表于《中国作家网》、《陕西作家网》、《文学报》、《中华读书报》、《新华书目报》、《宁夏大学学报》、《华中师范大学研究生学报》、《昌吉学院学报》、《科技创业月刊》、《商情》、《东莞日报》、《宝安日报·打工文学》、《宁夏大学校报》、《普州文学》、《安徽文学》、《躬耕》、《六盘山》、《山东商报》、《新消息报》、《香港文艺报》、《永平回族》、《半岛都市报》、《贵阳晚报》等刊物。

豆瓣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