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锁红楼:宝玉偷看禁书

87版宝黛

不可否认,不同时期与不同的心情,去读《红楼梦》,会有不同的感触与领悟。如今再读宝玉偷看禁书这一段描写,不觉莞尔一笑,甚至在宝玉身上看到了曾经的自己。

因为《会真记》是当时那个社会的禁书,所以宝玉要偷偷的看。他原本整日于大观园中,“和姐姐妹妹一处,或读书,或写字,或弹琴下棋,作画吟诗,以至描鸾刺凤,斗草簪花,低吟悄唱,拆字猜枚,无所不至,倒也十分快意。

谁想静中生动,忽一日,不自在起来,这也不好,那也不好,出来进去只是发闷。园中那些女陔子,正是混沌世界天真烂熳之时,坐卧不避,嬉笑无心,那里知宝玉此时的心事?那宝玉不自在,便懒在园内,只想外头鬼混,却痴痴的又说不出什么滋味来。茗烟见他这样,因想与他开心,左思右想皆是宝玉玩烦了的,只有一件,不曾见过。想毕便走到书坊内,把那古今小说,并那飞燕、合德、则天、玉环的‘外传’,与那传奇角本,买了许多,孝敬宝玉。宝玉一看,如得珍宝。”

彼时,宝玉是一个正处于发育期间的男孩子,竟比姐姐妹妹早熟,有了心事也无人知,所以,他不自在起来,怎么样都不好了,只觉得发闷。忽然就有一个略懂他心思的同龄人,找来他不曾见过的东西给他玩,勾起了他的好奇心。于是,沉浸其中。而这件东西,就是禁书。因为是禁书,不能被家长知道,所以,宝玉私藏了几本文理雅道些的,放在床顶上,无人时方看。

古代的床,就像一个盒子似的,可以挂帐子,床顶可以放东西,而床顶是极少被人关注的,适合藏东西。所以,宝玉把拿进来的禁书藏在了床顶上。一般人藏东西,都会藏到床底下,可宝玉却藏在床顶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私密空间,床顶就是属于宝玉的私密空间,只有他独享。

这个时候,宝玉和黛玉已经不在一处住了,所以,宝玉应该多半是在自己的房间里读这些禁书。但青春期的孩子,哪里肯只在一处待着。于是,有一天宝玉就带着《会真记》走到沁芳闸桥那边桃花底下一块石上坐着,把书展开来,从头细看。正看到“落红成阵”,只见一阵风过,树上桃花吹下一大斗来,落得满身满书满地皆是花片。

这一段描写,让人感觉很美,我们可以想象一下,你正坐在石头上看书或者发呆,忽然来了一阵风,吹落了树上的桃花或别的什么花,落得你满身满地都是花瓣,该是多么美好、浪漫的画面。如果再有一个知己或爱人陪在身边,一起享受生命中这段美好的细节,真的可以称之为“最幸福的人”了。

以前对于《红楼梦》的理解,仅限于宝黛的爱情,根本无法注意到其他,即使宝黛一同出场,关注的仍是宝玉与黛玉之间亲密的举动或斗嘴,觉得那才是生命中最美的场景。如今,年岁渐长,阅历也较先前多了一些,再读《红楼梦》,感悟便会多一些也更深刻一些。


87版宝黛

原来,即便性别不同,仍然能够在宝玉身上,看到了曾经的自己。那些随风飘落下来的花瓣,“宝玉要抖将不来,恐怕脚步践踏了,只得兜了那花瓣儿,来至池边,抖在池内。那花瓣儿浮在水面,飘飘荡荡,竟流出沁芳闸去了。”

飘落在身上的那些花瓣,宝玉是非常的小心翼翼,唯恐脚步践踏了。这个端午假期的中午,再读到这里,心忽然就柔软下来。多年不再回顾的一段场景,再现眼前。不知我与黛玉有着怎样的缘分,很小很小的时候,我就觉察到自己的骨子里,有着天生的多愁善感。在秋意渐浓的时节,无数次走在路上,稍不注意就会踩在满地的落叶上,似乎能听到落叶被踩碎的声音,一向大咧咧的我会忽然变得格外小心,垫着脚尖,轻飘飘的走出落叶堆,然后,继续向前走的时候,就比较注意脚下的路是否有落叶。

我想,那个时候的我,是非常孤独的,就如同看禁书的宝玉,会感觉到没有人懂得自己心思的一种孤独。幸运的是,宝玉有黛玉。刚刚把花瓣都抖在池内的宝玉正踟蹰间,只听背后有人说道:“你在这里做什么?”宝玉一回头,却是黛玉来了,肩上担着花锄,花锄上挂着纱囊,手内拿着花帚。宝玉笑道:“来的正好,你把这些花瓣儿都扫起来,撂在那水里去罢。我才撂了好些在那里了。”黛玉道:“撂在水里不好,你看这里的水干净,只一流出去,有人家的地方儿什么没有?仍旧把花遭塌了。那畸角儿上我有一个花冢,如今把他扫了,装在这绢袋里,埋在那里;日久随土化了,岂不干净。”宝玉听了,喜不自禁。

所以,宝玉爱黛玉爱到骨子里,黛玉在宝玉的心里,无人能替代,即使完美如宝钗。这也是为什么宝钗始终无法融入宝玉世界的缘故,黛玉是可以跟宝玉一起分享生命中每一个微小的细节处的种种,而宝钗永远是教导型的,她见宝玉一百次,至少有九十九次是劝诫和教导。

一个拒绝长大、却又处于青春期的男孩子,即便他愿意公平、善意的对待每一个人,却仍不喜欢在享受生命的时刻,忽然就跳出一个人来讲大道理,时时劝诫与教导他。

他需要的,只是一同分享彼此的喜怒哀乐,只是那种孩童时期才会有的,非常纯真的亲密感。而黛玉,恰好能够满足宝玉这一最隐秘的精神需求,所以,宝黛之间的感情,是没有人可以割断的,就算黛玉死去、宝玉娶了宝钗,也割不断宝黛之间的情,这也是宝玉出家的重要因素之一,他明白,他的世界,已经在黛玉死去的那个瞬间,灰飞烟灭,他也承载不起世俗及家族加诸在他身上的那些重负。因此,他离家出走遁入空门。

有时候非常感动于宝玉做出的这个选择,他没有自杀或堕落,而是保留了这一具早晚化成灰的肉身,带着黛玉送给他的琉璃绣球灯,游走于人世间完结后半生。

文/费漠尘  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感恩您的支持与喜欢!

尘锁红楼:从宝黛的三生三世看因果不虚

尘锁红楼:宝玉爱黛玉并非只因三观一致

尘锁红楼:“小心眼”的林黛玉如何得人心?

尘锁红楼:晴雯为何能躲过宝玉的性骚扰?

尘锁红楼:黛玉早亡,最根本原因只有一个

更多尘锁红楼请点击下面链接:

尘锁红楼系列文章总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