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月乡愁(非真实08)

梦露做着拿手的芝士球,在她还叫诺玛简的时候就会做了。奶油奶酪50g细砂糖50g和在一起隔温水打滑。加入鸡蛋1个,加植物油40g,奶粉15g,搅拌均匀。加入筛好的粉类轻轻拌匀,再加入奶酪拌匀,搓成球,放入烤箱,160度烤20分钟左右。

自从梦露成为了一名驻月美人,很多在地球上生活的前程往事都像被装进厚厚的塑封袋一样,心里知道它们都收的严严实实的在那儿,桩桩件件又都隔着厚厚的膜,回忆起来不确切。她记得自己虽然风靡影坛,却没有演绎自己真正想要诠释的角色,在《濒于奔溃》和《埃及艳后》中,她再次被要求出演卖弄风情的前者。她这么一想之下发现并没调动起多少失落的感觉,程度就和在月球基地听其他美人诉说她们生前的故事是一样的,哪怕使用起她作为演员研读剧本时的想象力呢;她还记得自己向肯尼迪总统申请成为驻月的科学美人……是有这么回事,想起总统先生,是的还曾甜蜜的度过一些日子。然后就像睡了长长的觉,这很有可能也不是错觉,至少从月球上的日历看起来,距离她的申请日至今,已经过了100年了。

但芝士球的做法显然是个例外,这个记的非常清楚。这也是积木鼠军官凯撒最爱的食物。那还用说?所有的积木鼠们都喜欢芝士球!不用怀疑,在明天和凯撒的婚礼上,也会有许多梦露做的奶酪芝士球。

梦露和凯撒明天就要结婚了。不过对月球来说“明天”是个更长的概念,大概相当于地球上的30个自然日,也就是一个月的时间。凯撒还想藉着中间这段日子,征服一颗别的月球给梦露做结婚礼物呢,其实只是凯撒爱好征战的本心使然。梦露对宇宙战争没有兴趣,如果能够取得宇宙工签回故乡地球探访一次,那对她来说的意义将深远很多。凯撒是梦露所驻月球上积木鼠军官中的佼佼者。自从梦露住在月球上以来,了解到宇宙中有着无数颗月球,每个月球上都居住着来自地球的灵魂,所有男性的灵魂都住在了与人等大的巨型老鼠:积木鼠的体内,所有女性的灵魂都住进了不朽芭比的体内。梦露认出了其中的好多个灵魂:莎士比亚,荷马,阿伽门农,孙悟空,释加牟尼,女娲,桃乐丝,贝娅特丽斯,奥黛丽赫本……在月球上,真实存在过的人类与虚构的角色并存,所有的虚构人物也尽情的展现着他们的复杂性。但有一件令梦露非常在意的事就是,所有的人物,都不是唯一的存在,可能在10个月球上有着9个蒙娜丽莎,而一旦这些月球在宇宙战争中彼此吞并—那是一种真正的吞并,两颗月球从此合体成为一颗,胜利方当然会作为吞并者。胜利方的蒙娜丽莎也会吞并失败月球上的蒙娜丽莎。他们说这和死亡不一样,即使是被吞并的蒙娜丽莎的记忆也会继续存在于吞并那一方的一部分长存下去。梦露不明白为什么其他科学美人和积木鼠们都觉得这样OK,对梦露来说这个系统听起来却比干脆的死亡更恐怖。万一凯撒将要征服的星球上也有一个梦露该如何是好呢?可以放弃吞并吗?放弃总行吧?哎,他们那些积木鼠,整天就想着扩张宇宙领土,就好像被什么设定好了那样,真夸张。啊,已经搓出20来个芝士球了……

梦露是这颗月球上最光彩照人的科学美人,她自己早也习惯了这样的设定。凯撒是个一流的军事家,从历史书和剧本里梦露对他得知了很多。这个喜欢收割荣誉的王者当然会对梦露展开疯狂的追求。多么奇怪啊,在《埃及艳后》的选角中落败的梦露,却被凯撒大帝本人选中了?这倒像是在还愿了。

************************************************************************

诺玛简,也就是梦露,她的生母葛蕾蒂丝有家族遗传的精神病史,经常情绪不稳定,需要住院治疗。而且鉴于母亲当时未婚的婚姻状况,被判断无法抚养小诺玛,不得不把诺玛送到阿尔伯特和伊达·伯兰德养育之家。诺玛在那里度过了生命中最初的七年。这几年,她是一个“行李儿童”,被人像皮箱一样地从一个家庭“拎”到另一个家庭,相继在十几户收留孤儿的家庭里生活。 这样的成长环境造成她善于察言观色的本领,而居无定所的生活,也注定她的童年难于交到朋友,颠沛孤单。

这会儿,就是现在!梦露看着自己做出的芝士球儿,忽然回忆起童年时一段令自己始终不解,最后只能以为是错觉的怪异经历。非常的清晰,完全从塑封膜里拿出来的那么清晰的一段记忆!就是在她辗转各个不同家庭的那段时间,因为没有固定的朋友,她有一次随便为了打发无聊,拿厨房里的奶酪喂老鼠玩儿,那是只个子略大,一只耳朵上有点缺口的老鼠。也不知是不是错觉,诺玛后来又见过这只老鼠两次,她便深信这只老鼠是认得自己了。这本来是诺玛闲的无聊自己和自己开玩笑来着,但是当她搬家后再看到这只老鼠以后,便大大惊讶起来。老鼠和老鼠是很容易看混没错,但诺玛也特意注意到了,那只她喂的老鼠的个头是稍大一点的,而且经过她喂了几次芝士球以后越发的大了……耳朵上的缺口也是另一个证据!当然,没有大人会在意这样的事情,就连诺玛本身,也不太被大人们在意。理智上她也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事,就权且当作是幻想中的动物朋友度过了童年的很多时光。

诺玛每次见到残耳的老鼠必定以芝士球作为馈赠。而终于有一次,寄住的亲戚家发现家中奶酪无故减少,亲戚家的孩子也在抱怨夜晚墙壁的隔层间有窸窸窣窣的声响。亲戚找到了厨房的老鼠洞,用水泥封死了洞口。诺玛满心担心自己的小朋友走投无路,哪知这才是真正怪异事件的开始。后来诺玛趁家里没人,对着水泥封口说话,试探着里面的动静,想知道残耳老鼠是否还住在里面,还是因为洞口被封而死了?洞内没有反应,诺玛又担心又伤心。她做了两个芝士球,自己吃了一个,另外一个放在小碟子里留在桌上,然后她又去洞口说话,说自己将来的打算,说不同学校里的人有多不一样,净是闲扯……大人做完工作回家的时候,诺玛几乎忘记桌上还有一个芝士球,这一偷偷的举动要是被大人知道,当然就能解释前些日子的奶酪失踪现象了,虽然的确也是给老鼠吃了没错,但是喂老鼠吃奶酪这一主动行为的性质又是不一样的。直到大人走进厨房,诺玛才惊慌的想起还有颗圆滚滚,未处理的芝士球在桌上那!然而大人在厨房兜了一圈,看见诺玛也只是了无兴趣的示意“你在这儿啊”,然后又走了出去。诺玛心有余悸的朝桌上看过去,只有个干干净净的小碟子,芝士球呢?没有了?仔细看的话,碟子里有些奶酪残渣,的确是刚才用来装芝士球的碟子没错啊。难道还有另外的洞口吗?当时他第一反应是这样的。

又辗转了几处寄养的家庭以后,诺玛的看法有了点变化。因为有的家庭住在绝对不会有老鼠的房子里,但是每次诺玛做起芝士球,那芝士球就会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

再后来她嫁人了。

再后来她改名叫玛莉莲.梦露,生活变得越加大起大伏,便很久都没有再做芝士球了。

************************************************************************

奥黛丽赫本,这个和自己同时代的端庄美人。是什么时候出现在月球上的呢?有人说60几年前,和梦露出现在月球上差不多同一时候。但那时赫本不也同时活在地球上吗?她怎么能即在这儿又在那儿呢?

当梦露申请驻月的时候,总统先生答应的十分爽气。总统的登月面壁项目的科学专家会把梦露的意识从人类躯壳中抽离,注入到芭比体内。在芭比体内得到永生的梦露便可带着行李箱,通过虫洞到达月球,so easy!面壁项目此前曾多次成功的使用虫洞发送实验鼠上月球。这个登月通道已经被证明安全可行。但是所谓面壁,就是秘密进行的。被抽去意识的梦露的躯体会物理死亡,梦露的意识将从此住在同款芭比体内,梦露芭比会住在月球基地上,和先前已经在月球上的那些老鼠们在一起。你问虫洞哪里来的?老鼠们挖的啊!月球难道不像是一颗巨型的芝士球吗?

梦露是何其顺理成章的接受了登月面壁计划的原理。直到发现了赫本,模模糊糊中怀疑起来,自己是被人从地球上抹去了而已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