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心的梦里醒来_20190927

昨天早上4.20起床,看书学习,给杰准备早课。
5.55,杰起,准备早课。
6.10-6.35,杰一口气讲完《一鸣惊人》的故事,做了自测题,练习魔方、飞叠杯。
7.35-7.55,送杰去学校。
遇到他同学的妈妈,一直聊着关心的事情,并且同时报名了那个阅读理解和速读速记。

白天我上班,很忙,跨国的事情还是有些复杂的。
中午时候,有个之前的保险朋友来公司送资料,这人对我的过去有些了解,可能是同情还是啥得,他说我头发白了,老了很多,老的很快。这个我自己也知道,这几年一下子压力好大,而且多重压力。自己还想能改变一点,进步一点,也是有给自己学心的压力,因为不提升,就是后退。
他责怪我,为什么不去给儿子改姓,改跟自己姓氏,孩子爸爸一分钱都不出,说我的付出最终都是跟我没有任何关系,孩子都是别人的。
我曾经也试着咨询过改姓改名的事情,得到的回复是必须是父母双方签字,才有可能改名,如果我去改姓,更难,要得对方同意放弃让孩子跟他姓,我才有可能改过来。
想想,好难,怕折腾自己还遭为难,影响心情,浪费时间,就没有再去做这个事情。
这个走了,我继续忙我的工作。

孩子放学到家做完作业,打电话跟我说他去我楼上的小弟弟家里玩一下(我同事家的),我怕他打扰别人,让他不要在别人家吃饭,一会下班,妈妈就带好吃的回去,他同意了。
可是去了,同事的爱人又太客气,非要打电话让他先在她家吃点,有些不好意思,我就勉强同意了。
晚上回来,上去叫儿子,他是不回应我的,一直是这样,在人群中你叫他,他总是不会第一时间回应你。
儿子因为早起,也有些累了,读完经典和新概念,做了情绪能力自测题(5分),就让他早早洗洗睡了,那时候大约有20: 30。
从早到晚,坚持下来,陪完孩子,当天的学习都没有力气,自己也非常累,就早早睡了。

3.30不到,因为我的闹铃设置的是3.27,我被一陈伤心的梦境惊醒:
可能是带孩子出去集体活动,中间会涉及到一些游戏环节,有时候,孩子也会跟我不在同一个路段,有些游戏可能是挑战人性的,好像有个游戏设计的几乎是把一个人推向绝境,甚至死亡的可能。我非常绝望,但我从困境中好不容易走出来,孩子却在一个很多人在好吃好喝的环境中海吃海喝,人群里我眼睛找不到孩子,就呼叫着他的名,但是没有回音,却有其他好心人告诉我孩子的位置,我去到孩子身边,表述我的焦急与关心,他只是看着我,没有任何对话回应,他的身边的人或是现在对他好的人,但他似乎认为那些人就会终身为他付出,而不屑于与我是否母子关系。我好伤心,哭着说:“孩子妈妈可能给不了你这么丰厚的饭菜,妈妈的能力有限,但是妈妈会给你所有,甚至生命。你现在可能感受不到,总有一天你会感受到的。”说完,眼泪已经止不住,我也就掉头离开了那里,走向外面,似乎脚步再也迈不动,手里却有个很尖的利器,刺向自己,有种释放的痛快感。
这时候,我醒了,好伤心,好心痛,也很迷惑,我到底哪里又错了吗?结果又是这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