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天宁寺

微凉的春雨伴着馨香淅淅沥沥地从天空飘下,没课的下午,着实是个出去逛逛的好时光。对于一个正在读仓央嘉措诗传的我而言,天宁寺,着实是个极佳的去处。


远远地,便望见同如今高楼大厦截然不同的风景。朱门同黄壁的结合,是那么的融洽。微雨笼罩下的寺院似乎被蒙上了一层轻纱。肃穆却又缥缈。我连走近亦是不敢,唯恐这只是一场动人的梦。自己又不不禁嘲笑自己。梦里的寺庙又怎会如此肃穆?让心头爬上一丝邪念也是不能。

图片发自简书App

似乎,寺外的花儿都被佛祖开过光。无论是裹着蕊的亦或是绽开了花瓣的,都在这细雨中挺立着,晶莹的水珠轻轻地划过那柔软的粉办,确没有为这玉兰添上一丝一缕的脂粉香味。深深地吸上一口气,意料中那甜腻的香味被淡淡的泥土气味取代。玉兰却没有轻摇着粉瓣轻笑,它仍旧挺立着身姿,默然地俯视着树下的质疑着它的不懂事的我。

图片发自简书App

踏入寺院,天王殿赫然映入眼帘。不过,与其说踏入寺院,倒不如说是踏入肃穆。不知怎的,刚把脚迈入寺庙之时,便不自觉地将从心头涌到嘴边的赞叹声默默地咽了回去。沾着雨珠的绿叶慢慢地从树梢飘落,裹挟着清风,缓缓地落到了地上。但,那碰触地面发出的“沙沙”声,却无比清晰的传入我的耳蜗。

慢慢地迈入天王殿。胆颤着仰着头,同怒目的天王相望。明明,是不信佛的,却不由自主的跪倒在天王的面前,抱着香炉中的檀香,慢慢地磕了三个头。心头没什么祈祷,也没什么杂念。只是怀着敬畏之心。先前害我在手中的手机静静地躺在口袋里,绝没有朝怒立着眉的天王闪起闪光灯的胆量。

刚出天王殿,便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慢慢地向大雄宝殿与玉佛殿迈去。......已数不清自己到底磕了多少头,但磕下的每一下,都饱含着虔诚。无论是对立着目的天王,瞪圆了眼的罗汉,亦或是侧卧这微笑的菩萨,心头的敬畏一丝一毫都未曾削减过。

“不敢高声语,唯恐天上人。”李白当时的心情是否也与此时的我相同呢?我原本以为,这只是诗仙的一句夸张的戏言,如今才知晓自己错的离谱。面对着这肃穆的天王罗汉,心头的敬畏是绝无法抑制一丝一毫的。即使是诗仙。

明明什么都没做,心头的那从未消停过的浮躁慢慢消失殆尽。或许这要得益于敬畏之心吧。即使是在过年的时候,朝着盆中燃烧的为天神送去的烈火磕着头,我的心头也从未想如今这样。从未觉得自己是如此的渺小,犹如一只蝼蚁。我突然觉得,这样也挺好。常怀敬畏之心。有时候,人类太自大了又太肆无忌惮了,才会自以为是。什么人定胜天?在广阔的天空之下,人类仍然是渺小无比的。

慢慢走出寺庙。渺小的我,心头却不禁涌起无尽的骄傲。这,是中国的。即便他国怎样地叫嚣,这,他们永远都多夺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