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说“认真”

不知从何时我开始,我就认真,非常的认真,直到后来“认真”成了我的缺陷为止。

仔细回忆,小时候父亲经常对我们说的话就是“要认真”,清楚的记得,他的一个学生写了篇文章就叫“认真”。

“认真”本来是优点,但是过度了,就成了“缺点”。

我现在看书根本就看不走。

不会读的字、不理解的词、声调拿不准都会去一一百度,时间不够用,精力更是跟不上。

雨娃学习跳舞,我要求她的动作跟老师一样,同事说:“你还未卜的整个专业的出来啊?!”

在车上和同事说唱歌,低音低不下去,高音高不上去,她要我变哈,没得必要那么专业。其实以前我都不敢唱歌滴,经常跑调,现在不分地方的杀羊子。

今天和同事说我自己说话口腔没打开,普通话也不标准时,她说很多大咖普通话也不标准,但并不影响他成为大咖啊。是滴,今天听清华大学教授们的音频,偶尔个别字不是特准,但并不影响我对他们的喜欢,并不影响他们讲课的完美和他们个人的形象。

任何东西都不能过度。是时候,放弃“偏执”了,“完美”的感觉并不太好,残缺也是一种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