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尾房

“也许我到了地狱”。我踩在焦黑的土地上,默默对自己说。边走边望过去,眼所及之处无不是冒烟的土堆、断截的钢筋水泥、还有横七竖八已被烧成黑炭的木棍。一座一人多高的梯形土丘后,耸立着一座大棚式工厂建筑。我爬过土堆、蹲着身子钻进去,差点停止呼吸。

里面到处都是赤裸的人和尸体。有双手被钉于十字架但两脚被捆住的,两脚同时被塞进一台旋转机器里;机器不停左右旋转,人从脚到身体也被逐渐顺逆时针拧成麻花状,随着扭动的加剧,凄冽的叫喊声不断回荡。我躲在一张桌子下,双腿发软,一转头,看见一口大锅,直径大概有2米吧。往里一瞧,各种断手、断脚、脑袋煮成一锅,汤水猩红。旁边一个白大褂的人拿着勺不停搅拌。斜后方另一个白大褂推着一辆平板车过来,到我桌前突然停下了。我捂住嘴巴,只见一只沾满血水的手从旁边捡起一个脑袋,一边自言自语:“怎么会掉到这里了。”紧接着只见这个脑袋便被抛到锅里。“啪!”血水溅出,沾了我一脸。我已经控制不住大叫着从桌底跳起来,想要逃离。越跑脚越软,越跑呼吸越急促,突然脚下被绊了一跤。猛然惊醒。发现自己躺在酒店的床上。

“好险好险。”我迷糊着,感觉昏黄的睡眠灯光在眼皮前忽闪,心里想着:“早知道不应该住这个尾房,以前就听说酒店尾房阴气重,单身一个人最好还是不要住。下次这种情况一定要换酒店了。”迷糊中想起身喝水,确觉得身体沉重,四肢像似被人按压住。想说话,确又无法发声。我这是怎么了?难道是鬼压床。我开始用残存的意念默念观音心咒,一边念一边想观音菩萨护佑我,各种鬼怪远离我。正在此时,房门突然啪啪啪响起。敲声急促,一阵接一阵。我此时意念已清醒,却怎么也睁不开眼动不了身。敲声更加急促。我心里一急,大吼一声观音心咒。

然后眼前一亮,彻底醒了。窗外此时已是大亮,与我一同同行的同事看着我,“你怎么一头大汗?”我一边拍自己的心口一边说:“做了一个噩梦,还是梦中梦,太恐怖了。下次出差还是换个酒店吧。好在不是尾房,要是尾房估计更恐怖了。”同事笑着听我讲完了我的梦,打趣着我可以去写恐怖故事了。我却仍心有余悸,这么多年了,每晚都梦,且都梦到与现实生活毫无关系的恐怖事物。我到底是怎么了?


一元短篇小说训练营+训练营第三期35号+幸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引子 多年以后,在回顾当年的案情时,胡凯仍旧无法抹平心中的波动。 “人的一生像一条线段。”胡凯徐徐吐出空中...
    阿折阅读 2,231评论 0 12
  • 认识新词:啊哈时刻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道理听过无数遍,有时候就麻痹了。多少固若金汤的企业轰然倒塌,我们才发现所...
    梦幻剑晖阅读 357评论 0 0
  • “啊!我要减肥。”“哎!”某人又开始了。每天都要说一遍。大家好!刚刚那一个在叫的,是我舍友卜小雨,她是一个嘴上工天...
    易梦简说阅读 82评论 0 3
  • 微笑,是世界上最美好的特权。 你微笑着面对世界,世界便会回你以微笑。 5月8日,是“世界微笑日”,用绽放的笑容,舒...
    bde0353b4d12阅读 9评论 0 1
  • 偶然间,翻阅到一篇旧闻:范伟赢得金马奖最佳男主角。得奖影片为《不成问题的问题》。再一查,不得了,原著小说作者竟然是...
    东方无愧阅读 168评论 0 0
  • 手机随拍几张北海道夏日照片
    百分之十啊阅读 11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