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鬼

字数 1236阅读 191

我是一只鬼,我的名字叫....,哦,我好像没有名字。

最近几天越来越记不起生前的事,也开始忘记我叫什么了。

当人的时候特别害怕鬼,等当了鬼后我还是特别害怕鬼。

阿吊是只上吊自杀的鬼,它的脖子上缠绕着一圈麻绳,舌头很长,很长很长,每次说话的时候都很费力。

阿吊说喝着台泪了(活着太累了),八如四了好(不如死了好)。

阿吊问我我是怎么死的,我摇摇头说不知道不记得了。

阿吊说,还是人的时候看过一本书,书上说当鬼的记忆开始消散的时候,代表着这只鬼已经被遗忘了。

是被遗忘了吗?我有些难过。

那要是我一直都记不起来该怎么办呢?我问阿吊。

阿吊说:“拿泥灰四迪奥的。”(那你会死掉的)

我拍了拍阿吊的肩膀,笑:“可是我已经是只鬼了。”

不不不,阿吊摇头,他说鬼死掉后就没有灵魂了,烟消云散。

“是变成一朵云吗?还是化作一阵风?”我问。

阿吊摇摇头说不知道,它还没死过。

告别阿吊后我开始游荡在一座座城市,我还是想找找我的记忆。

路过一个小镇的时候,有丝很奇异的感觉。我停了下来,准备去看一看。

我不能出现在太阳下,所以只能晚上出发。

等到了星星出来的时候我才敢上路,因为我胆子小。

镇上的人们热闹的聚在一起,手挽着手唱着歌。

咦,今天是什么节日吗?

“哎呀,中秋的月亮果然是圆又圆呐。”我看了看身旁说话的小姑娘,她穿着一身绿色的裙子,真好看。

“你的裙子真好看。”我说,我不知道她能不能听见我说话。

“谢谢。”小女孩转过头,笑的很可爱。“你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呀?”

“我当然是.....”咦,我低下头看了看自己,只剩下一个影子的形状。“我记不起来了。”我说。

“啊,真可怜。”小女孩将手中的东西递到我面前。“这是什么?”我好奇的打量着她手中圆圆的橙黄色的东西。“好像月亮呀。”

“这就是月饼呀。”小女孩说。

“谢谢你,可是我拿不到呀。”我有些难过的看着她手里的月饼。

小女孩歪着脑袋想了想,忽然往人群集聚的地方跑了去,“你等等我呀。”小女孩说。我点点头,在原地等着她。

过了好一会,小女孩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弯着腰将手中的一个口袋递给我。

“这是?”我有些好奇的。

“月饼呀。”她扬了扬好看的眉毛,咧着嘴笑:“我请爷爷把它烧了,然后再装在口袋里,这样你就可以吃到了。”

接过口袋的时候我的手有些颤抖,我看了看她的眼睛,低下头打开了手中的口袋,里面是一个圆圆的月饼。

我把它捧在手心里,嗅了嗅,没有味道,咬了一口,没有味道。

“好吃吗?”小女孩一脸期待的看着我。

“好吃,真是太好吃了。”我使劲的点点头,想抱抱她。

小女孩笑了,甜甜的:“那就好,爷爷还在等着我回家呢,我要走了哦,拜拜鬼先生。”

“拜拜。”我不舍的摆摆手,看了眼手中的月饼,和已经跑开的小女孩,我忽然大声的问:“你喜欢云吗?”

“喜欢呀,好喜欢呢。”小女孩转过身笑着大声回答,随后消失在密集的人群里。

“那就好。”我捧着手心了还剩一半的月饼,傻傻的笑了。

从那以后,无论小女孩走到哪里,晴天还是雨天,总有一朵云默默地跟着她。

可是天上云那么多,小女孩不知道那朵云的存在。

可是那朵云知道,她就是那个像月亮一样甜的女孩,是它的女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放逐山下,青烟缭绕。 “哎,小鬼,你怎么这么小就成鬼了?”饿鬼双眼凹陷,似两个大黑窟窿,盯着他说道。 “我说饿鬼啊...
  • 前言 Mybatis中可以使用一个interface加上一个xml文件,通过这两种东西可以操纵数据库,其中xml文...
  • 一、股权众筹的“领投+跟投”模式 根据报道,京东股权众筹将采取“领投-跟投”模式,即在众筹过程中由一位经验丰富的专...
  • 自从上班以来已经很久没有在早上看过新闻了,今天早上无意间看到央视的早间新闻在讨论这样一个话题“最好的时光”。...
  • 在医院的他,选择了逃。 星点的光在他指间唇间忽明忽暗,他站在那排房子的不远处,口袋多了包烟及打火机,不知觉的晃了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