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满闲谈|孩子啊

其实想过很久,少爷这个名字呢,知道的最广,但是用起来是真的有点儿别扭,就让它存在于雷励圈子吧。上大学的时候大家叫我玥哥,其实也没有太喜欢,因为总觉得这两个名字都有一点摆身份谱的感觉ㄟ( ▔, ▔ )ㄏ。

牙满是一只小狮子。大象rov的经典作品象扑君中的一个角色。

当然了,它并不长这个样子

牙满是一只奶凶且柔软天真的小狮子。

长这个样子

其实微博一直叫这个名字好几年了。就叫这个名字吧。最近一直心烦意乱,日记本天天带着却也无法能够沉下心,写几个字。

也许焦虑是现代人的常态。但是,当学生就容易吗?写作业到十一点多的我表弟,(对,这里强调表弟,后面会说到为啥)就容易嘛?也不是。

今天要回上海了,下午的车,中午去往姥姥家,大约到了放学的时间,下午三点四十,去接表弟回家。现在孩子放学一定要家长过去接,小学的年纪,外面的家长几乎一水儿的爷爷奶奶的辈分,偶尔的年轻人是各种跆拳道,书法,晚托等机构的年轻人们。这里有个特别不长眼神的小孩儿问:姐,给你家孩子报个跆拳道班儿呗~我的心情真的是我报你奶奶个纂儿啊…ヽ(⌐■㉨■)ノ

终于,等到了放学……期间老人们的聊天就不多说了……放学了,四年级一班的队伍终于出来了,一哄而上的家长,终于盼到崽子们放学的心情ㄟ( ▔, ▔ )ㄏ

表弟和他同学一起回家,一群奶奶级别的加我,再加几个07.08年的孩子,真的闹腾的不行不行的……不要跑,不要闹,快点走都是家长常说的。期间,终于弄明白了我是谁的奶奶们也开始按住我问东问西,这都按下不表。来聊一聊孩子们。

一开始,表弟是拽着我和姥姥的手离开了队伍,那一刻的我心里还是有一些当姐姐的温暖之类的。然后和同学混在一起之后,我听到了挺多他们觉得小声但真的能听见的言论:同学A:这是你姐姐啊。

表弟:嗯。表姐,姑姑家的姐姐。

同学A:表姐,怪不得。像那个XXX似的。(我知道这就开始嫌弃我胖的问题了)

表弟:嗯,不像,她/他太废物了(谢谢我弟啊……)

其实我挺能理解这个年龄段孩子的心态,这个年龄段会有一定的攀比心态和自尊心的建立影响到他们的行为。这种能够评判别人的心态会有一种优越感。

但这里想谈的是引导。弟弟常常会说一些很扎心的话:“玥玥姐姐你又胖了”我能感受到,他知道这句话说出来是让我难堪的(好吧这个减肥的事儿我们有机会另外再说。)但是他会这样说,而且老人会补一句,你看你这孩子说的话。

后来就有一次会说“姐姐你来就来吧,人来了就行,带什么东西”这就是一句学习和准备后的结果。

今天还会说,姐姐你很strong,我就不说fat了。(谢谢了啊我弟,每次都这么刻意的扎我心)他能明白这句话带来的尴尬,但是他会认为批评别人会让自己有一种好的感觉。

十岁的孩子,还需要通过很久的引导和教育,更好的成长,更小的孩子也一样,比如,现在正在高铁上大吼大叫的小朋友,当然了对于自己也一样。

今天特别不对的一件事儿就是:把一张宣传单页给弟弟以后,在他们打闹的时候,弟弟把单页扔到了地上,我捡了起来,后来扔到了垃圾桶,弟弟说,别扔啊,还能卖钱呢。听着他们说了我半路的份上,没有能够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吼了一句:刚才是被谁扔掉的!弟弟马上就被那个口儿并不太干净的大一岁的同班同学嘲笑了,没处理好,嗯,我下次会考虑再改改,挺不好的方式。像弟弟一样在感觉丢了面子的时候做出了批判他人的决定,看来大这么多也没有什么长进。

最后说一下今天高铁上的孩子,真的是,高铁飞机三排以内有孩子真的是常态。应该也是奶奶一辈儿的人带着,有一段儿时间跑跑跳跳,唱个儿歌什么的也还好。到南京南站的时候,扯着嗓子给爷爷发微信“到南京南站了!”“爷爷你睡了吗!”奶奶还教她说:你怎么不理我呀。喊了五分钟,喊一遍,奶奶还再放一遍。我能清楚的听到我后排乘客的不耐烦,但大家谁都没有站出去指责孩子。一方面说,良好的素养,另一方面,大家还是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儿。

就像今天在出租车上和司机聊的,对待孩子,我现在非常认同父亲小时候的做法:立规矩,不听话可以有一定的训斥或者更甚。老郭有句话,大概意思是说,自己的孩子就得自己管教好,在家管教不好,以后出了门,社会会替你管教他。

老韩之前在家庭成长日记里写过,自己和妻子都是老师,却没有真的认真研究过家庭教育。当当满百减50的时候,我推荐了《正面管教》《游戏力》这两本虽然我自己都没有看过的书给了韩老师,包括《非暴力沟通》。在后续的家庭成长日记里,我看到了一个认认真真看书学习的韩老师,和一个第一次做父亲,也认真学着做父亲的父亲。

于是再说回来这次端午回家,三天假期,恰逢老董生日,父亲节,端午。我和阿姨给父亲买了一部新的手机。也不太贵,小米6X。【本人真的觉得红蓝厂有点儿亏】想着以后如果我和老董都有网的时候,发短信啥的都不要钱钱……【这是后话了】,新手机收拾好以后,我还是默默的下载了吃鸡。也算是新手机的测试,或者是对于660系统的尝试。其实也是想玩儿一局不卡的游戏。跟老董说,我玩儿两天你的新手机啊~

第一天,玩儿到1130,还了父亲手机。虽然有点儿不够灵敏,但是绝对比我自己手机强太多了,凭借我的绝地鸡王,还成功的吃到了一局鸡~

第二天,再想玩儿的时候,我爸说,游戏我卸了。一个不争气眼泪就下来了,那一刻我其实并不知道为啥那么委屈。其实自己手机也能玩儿,除了发热严重和卡顿。老董还一直说,你再重新下一遍,又不费事的。我那尴尬的自尊心也不允许我再重新来一遍了,就这样,我就愣是用一块儿湿了水的小方巾给手机降温玩儿了一晚上,真的太卡而且操作差一晚上没能玩儿的畅快。电脑下载了模拟器,刚加进老白的队伍,就被吐槽而默默的退了出来。离开家之前的最后一个晚上,就在早早收场的游戏和无尽的沮丧和委屈中过去了。我真的那么想玩儿这个游戏?那我早就颠儿颠儿的重装游戏了好吧。我在乎的,就是我说过的话,老董并不在乎,虽然是无意的,但是在我心里会无限的放大,放大,直到非常委屈。更忧伤的是,给朋友说,也没有人能get到我伤心的点在哪里@_@。好吧,总有一些伤心自己才能消化。

亲子关系,亲密关系,一生都需要去学习和成长的课程。平和的心态,成长和包容的心态。愿知世故而不世故,在阳光下保持微笑,在风雨中屹立不倒。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这个天有点过分了……
    沃雷塔尔阅读 66评论 0 0
  • 脱下平日里的面具 找回熟悉而又陌生的自己 夕阳已经西去 霓虹照映了黑暗无光的城区 let's go baby 让我...
    韬奋岁月阅读 6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