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罗同人文)有敌如此,何须朋友(五)

       比赛谈不上是好还是坏。尼日利亚到底是非洲雄狮,身体好得惊人。上一场他们赢了冰岛队,也为阿根廷的小组出线带来了希望。

  可冰岛虽然不是足球界的传统强国,但也绝对不是弱旅。两年前,他们在主客场双杀了荷兰队,高奏凯歌着闯入了欧洲杯的决赛圈,后来又在淘汰赛上击败了英格兰队。

  阿根廷与冰岛打了一场,他们知道有多难。冰岛队筑起的铜墙铁壁,他们没打穿。而能够赢了冰岛队,尼日利亚队的实力也可见一斑。

  梅西依旧在禁区边缘待着,用着一贯二挡的速度。看上去很像是闲庭信步,只是无论对手,还是队友,都不这么看。

  果然,巴内加在中场拿了球,片刻没停地给梅西送了过去。

  而梅西很敏锐地感觉到了什么,顺着球的方向,跑入了禁区。

  ***

  就在梅西冲向球门的时候,C罗坐在BBC的演播室里,浑身突然抖了一下。

  演播室里很舒服,有空调,他穿着西装,既不冷也不热,全都刚刚好。

  只是在那一刻,他非常不自觉地握紧了拳。他感到自己的手心里在冒汗。而他并不感觉到热。

  那不是梅西最熟悉的区域,离所有人都知道的梅西走廊很远。

  但当了他十年的对手,C罗很知道梅西喜欢什么,至少在球场上。他知道梅西最擅长的是在禁区里通过和队友的倒脚,还有相互间很妖的跑位,拉出空档射门。

  这才是梅西喜欢的。然而,在阿根廷队里,这些全都实现不了。而此刻的梅西,一个9号半球员,带着球强突到禁区里,做着一个纯前锋,一个超级前锋的活儿。

  随着那个进球,演播室里陷入了沉寂。谁也说不好从梅西拿到球的那一刻到他完成射门,再跑到角旗区一共用了多长时间。大概只有十几秒,但这十几秒就好像一个世纪那样的漫长。

  “呼……”终于,费迪南德呼出来一口气。他就好像刚刚从另外的一个世界里回来了一样。

  克林斯曼斜着眼睛瞟了瞟莱因克尔,而后问道:“你觉得,这个进球,和你当年进我们队的那个球,是不是有点像?”

  莱因克尔当年打入德国队的,是一个很不可思议的进球,直到后来的三十年里,还被人们一遍遍地回顾、提及着。

  “不一样。”这个进球创造者的莱因克尔却很肯定地说道:“梅西的这个球更难。而且,他并不是前锋。”

  克林斯曼也点了点头。这位金色轰炸机当年也是举世无双的超级前锋。他盯着显示器上一再放着的进球画面,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道:“不错。他虽然不是前锋,但他射门的时候,比我们都强。”

  “C罗,你怎么看?”莱因克尔从刚才的进球里稍稍缓了缓,想起来自己主持人的身份,又开始了工作。

  C罗很勉强地笑了笑,然后道:“很好。”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右手仍然紧紧掐着自己的左手,眼睛仍然停留在了面前的电视机上。

  他当然知道,现代足球已经进化到了如此完备的程度,完备到从传控,到保持阵型,再到快速传递,再到各种体系和系统,复杂严密到分毫不错。

  马拉多纳的单枪匹马已经成为解决战斗的怪物,而贝利的鲜明华丽早已成为远离时代的古董。更有纪律,更加严谨,更不出错,这才是现代足球的精髓。

  但是,这个世界上有个梅西。他是挑战了这一切的人。

  C罗深深地知道梅西的神奇。尽管他话不多,外表也安静而内敛。但C罗知道,梅西有多要强,多不服输,多颠覆一切,又有多霸气。

  他170的个头,接了一个长传。在不舒服的位置上,做着并不舒服的动作,甚至进球的,也是他用起来并不舒服的右脚。

  不是因为太了解,恐怕没有人会注意到。在这个体系至上的今天,在这个个人才华让位于集体足球的今天,还可以有个人把所有的一切都做到了极致。

  从跑位,到卸球,再到射门,一切的一切,完美得无可挑剔。

  这简直不可思议。至少,他做不到。

  C罗对梅西一直都不太服气。他总觉得自己可以去挑战他,可以更快,可以更猛,可以进更多的球,还可以拿更多的冠军。他一直都想去挑战梅西,直到今天。

  C罗盯着屏幕,不再说什么了。演播室里,莱因克尔还在调动着嘉宾们的情绪,引导着费迪南德和克林斯曼说着话。

  但这一切,都已经和C罗无关了。他依然沉浸在梅西刚刚打进去的那个球里。眼睛一遍又一遍地看着电视上的回放。

  以一种欣赏的眼光。一个球星对另一个球星发自内心的欣赏。他承认,还有一点点的妒忌。

  此外,还有一种别的什么,似乎已经超越了那个进球,在他心里升腾着。而他却说不清楚。

  好像,莱因克尔在这时又问了他一句什么。

  他顿了顿,正想着要不要再问问的时候,听到费德南德抢先说了一句:“如果换成是我的话,得再加上四个人,不然根本防不住他。”

  C罗觉得,他昔日的老队长,真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