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是个好东西

记得一年前,跟表哥和他的老同学,在西江河堤旁的小宵夜店喝酒。我已经忘了那酒叫什么,但味道炙辣清冽,烧心烧肺。

图片发自简书App


1.

表哥的同事叫余诚,他冲着我喊,“我警告你呀。那些女的,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说完又一大口酒下肚,在凳子上摊成一个大字型,仰头看着天空。我不知道他有没有流泪,但我想他应该是喝多了。所以我过了很久后想你,他当时仰头看到大概不是天上几颗稀疏的星星,而是眼里虚幻又真切的一堆往事。

那个女孩叫付颖,是“一个很普通的女孩”。跟余诚是高中同班同学,“真羡慕那个年纪,一颗棒棒糖就能暖人心。我当年偷偷放在他书桌里的一个棒棒糖,后来我自己都忘了,她居然能猜到是我放的”。

那是一个学校里每个人都穿着同样校服的岁月,每一个人都有权利喜欢另一个人。“我喜欢她,不用我说出口她就能知道。”毕业那天,他在网吧通宵上网,宣示自己脱离了高中的牢笼。付颖坐在他旁边,余诚让她先回去,她只是笑笑,然后岔开话题。

付颖上网很简单,看空间、听歌、看电影。看电影看着看着困了,把椅子朝余诚这边挪近,靠着睡了。余诚拿鼠标的手都不敢用力,生怕把她惊醒。那时候,他们谁也没有说过谁是谁的另一半。但余诚心里已经把付颖当成自己女朋友了,并且认为,付颖也是这么想的。

2.

大学时,因为家人的意见,余诚去了北方的一所工科院校,付颖则到了东南沿海念师范,天南地北,人各一方。

付颖生日,说想跟他一起去看海。他看看自己的时间表,那几天有领导来检查,校领导动员所有学校做好形象工作。学生会带头冲锋,他作为其中一员,忙前忙后。“你不知道当时我在心里操了多少次那领导的祖宗,我要是做反腐的话我第一个就查他!”

付颖说理解他,但在自己学校有了男朋友。对,他们俩重来没有确立过恋人关系,所以付颖当然有资格找男朋友。她说,“我们还是唯一的最好的朋友,对吗?”

电脑屏幕的另一边,余诚的眼泪止不住。没有回复付颖的问题,狠狠心,把她从那个只有一个人的分组里删了。

“那,给你看看是不是?但现在这分组还是空的。”余诚醉醺醺的模样掏出手机给我跟我表哥看,他心里真的有很多苦吧。

最后他们又联系上了,付颖一直道歉,余诚爱理不理的态度。付颖一直想修复关系,余诚只剩礼貌性的敷衍。最后付颖也累了,两个的联系也慢慢少了。

余诚几乎每天都看一遍付颖的网络动态,但几乎从不主动联系。仅有的几次情绪失控去找付颖,每次都短暂而尴尬。“说起来我自己都讨厌自己,那时我每找她一次,找完都会扇自己几巴掌。我多想把她的联系方式都删了,但却做不到。”

对于余诚来说,他觉得自己像一个小三,明知道别人有了恋人还去打扰,他讨厌那么卑微的自己。而对于付颖来说,她觉得余诚只是一个好朋友。余诚问付颖,“你难道没有喜欢过我吗?像恋人那样的喜欢。”余诚加了个“过”字,那时付颖已经跟她男朋友相处三年了,所以想来他们应该是相爱的吧。余诚奢求的是曾经,在他记忆里,那个美好的年纪是那么那么近。但付颖没有回复他,他想,他大概知道答案了。

3.

毕业时,很久没联系的两人再一次联系。是付颖先提问,“有什么打算?” 余诚说,“不知道,你呢?”。

“我本来想参考你的打算的。一起去北京吧?”

“算了,你自己去吧。”

余诚回家了,我本来已经拿到了北京一家不错的公司的聘书。但他妈妈病了一年多,他爸在电话里说,“你真的想去外地也不拦你,但没什么特别的话,回来替我分担一点也好”。第二天他撕了聘书,回了老家的那座小城。

我和表哥把烂醉的余诚抬回了家,出来后表哥点了支烟,说,“你别听余诚那小子瞎说,要相信生活还是美好的,爱情也一样”。

我点点头,说,“嗯嗯,好的坏的都会过去的,说不定过阵子余诚哥妈妈的病就好了。”

“他妈妈已经去世了”,表哥面无表情的说。

“那或者,这样他就可以放心的去找付颖了吧。我觉得世上很多事都是双面的,有失有得,调整心态,就像你说的,生活依然是美好的”。我感慨到。

“知道为什么今天我跑来陪他喝酒吗?”表哥问。

我摇摇头。

“付颖今天结婚了”。表哥把抽到一半的摇头丢到地上,踩灭。“我是说要相信美好,是怕你走向另一个极端,应该是相信有美好的生活有美好的爱情,但这些不一定属于你。就像余诚说的‘没有一个女孩是好东西’是太极端了,应该是有的女孩确实是好东西,但是你没有遇到的话,也可以找其他的好东西,譬如酒。”

“嗯,酒是个好东西”,我点头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