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放假的节日又算什么节呢…

总有报题前,忐忑不安狂搜,最后横竖横一说,被一句就这样呛到无语凝噎,接着一脸狼狈。这点我好像还好。

总有搞不懂的选题、聊不来的采访对象,硬着头皮上,以及保持围笑。

总有被疯狂催稿的窘境,手机打打打、地铁的Wi-Fi蹭蹭蹭。

总有一个时刻,人家像抓住希望一样跟你讲着苦难,而无力感比责任感更强烈。当然我们还是能帮点忙的。

总有大姨妈不小心流在床单上,第二天起早,先洗床单再忍着疼面色惨白去开会的清晨。然后盼着散会吃东西。以及好希望自己就一直这么白。

总有手头拮据,看着购物车里的宝贝降价然后变灰色下架。

我有几个好朋友亦是前同事同行,对上海的角角落落充满独特的记忆,这里着过火、这里自动扶梯卡过裙子、这里之前是某店老板欠薪跑了……

我们记着所有这些琐碎,每每彼此聊起,都是嬉笑怒骂的畅快。

早上有人问我,某人那时为什么辞职,明明做得很开心。其实原因不那么重要,因为我们尽欢而散。所以不要悲悯地看着传统媒体的种种动态,时代的走到了这一步,所有的变与不变都蕴藏着个人转机。

这是我所经历最冷的记者节,没关系,冬天到了都这样。

「我亲爱的老师要求我每天都要发自肺腑地写作,今天就这样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